《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6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里好像来人了,正在调查洪水伤亡人数的事情,这件事你知道吗?有没有什么问题?”蒋海洋问道,和蒋海洋勾勾搭搭的湖州干部可不只是康明德、谭大庆两人,所以蒋海洋虽然不问政治,但是在私底下聚会喝酒时,这些人还是有意无意间会透露出很多的信息,所以虽然这次洪水的伤亡数字是蒋文山亲自定的,但是下面传的数字可不是这么少,所以蒋海洋就对这件事上心了  。
  蒋文山听到这话,心里一阵发苦,脊背上顿时感到凉飕飕的,拿着手机的手都开始抖了起来,如果这个时候蒋海洋看到他老爹的样子,他会感到更加的惊讶,因为这时的蒋文山脸色苍白,完全没有了湖州市皇帝的威风。
  “爸,爸,你在听吗?”蒋海洋说了之后好久没有蒋文山的消息,于是又问道。
  “嗯,来的是什么人?”

  “好像是一个记者,据说是中南法制报的,爸爸,这件事怎么办?”
  “怎么办,你问我怎么办,这个记者来采访和我们这里的宣传部门联系了吗?是不是真的记者?简直是胡闹”。蒋文山渐渐恢复了状态,在电话里咆哮道。
  打完电话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随即操起桌子上的红色电话打给了宣传部长何莉莉。
  何莉莉在接到蒋文山气愤的电话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老板语气里的愤怒和恐慌倒是令她印象深刻。
  “何部长,省里记者来采访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
  “记者?蒋书记,我不知道这件事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何莉莉紧张的说道,虽然蒋文山没有说记者来采访什么,但是她从蒋文山的语气里听出来,好像记者来采访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无论见的人见不得人,只要这件事存在,她这个宣传部长都是脱不了责任的。
  “那,既然你不知道,还不去查,现在是湖州的非常时期,灾后重建是我们当务之急,但是这些记者唯恐天下不乱,最容易忽视我们的成绩,而片面夸大我们的失误,你是宣传部长,这件事你要负起责任来”。蒋文山说完就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她辩解的机会。
  虽然何莉莉不知道记者在哪里,哪里来的记者,到底是来采访什么事情的,但是既然老板吩咐下来了,她就得赶紧处理,于是试探着给蒋文山的秘书江平贵打了个电话。
  “江主任,到底怎么回事啊?刚刚书记发火了,说是省里来了采访的记者,你知道这事吗?记者现在在哪里?”何莉莉平时都是称呼江平贵为小江的,但是这一次居然叫他江主任,这让江平贵都感觉到有点受宠若惊了  。
  “哦,这个,我不知道啊,什么记者?”江平贵开始时心里一惊,但是随即就平静下来了,他相信丁二狗不会出卖他,而且他提供的那些东西都是下面各个街道和区县报上来的文件的复印件,原件都已经销毁了,即便是这件事查证不实,也不会找到他的头上来。
  “江主任,是这样的,请帮帮忙再问一下书记吧,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记者在哪里,我怎么办呢,好弟弟,等这件事过去了,姐好好请请你,帮姐一把,啊”。何莉莉还真的没有这么低声下气的求过人呢。

  “别别,何部长,我这就去问,你稍等”。江平贵急忙谦虚道。何莉莉虽然只是一个宣传部长,但是人家那是常委,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在常委会上那是有发言权的,自己要想在湖州混,这样的关系永远都少不得。
  江平贵推开门进去时,蒋文山正背着手站在窗户边看着远处的景色,虽然远处景色还可以,但是冬季的苍茫还是令人感到沮丧,尤其是经历了一场洪水的侵袭,湖州市可以说一片破败,毫无生机可言。
  “什么事?”蒋文山头也没回的问道。
  “书记,何部长想问问记者现在哪里,她已经出门去处理了,但是现在街上乱哄哄的,不好找”。江平贵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平缓一些,毕竟自己跟了蒋文山也是十几年了,当提到记者的事情时,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心慌的,背叛这个东西,真是很折磨人的。
  “不用理她,让她自己去找,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尸位素餐,真是不知道她是干什么吃的”。蒋文山语气里毫无生机可言,好像是一个机器人在讲话。
  江平贵无可奈何,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蒋文山又给蒋海洋打了个电话,关键时刻还是自己儿子比较信得过,任何人都不行。

  “海洋,记者的事比较麻烦,派几个人盯着他,看看他都采访到了什么东西,接触了什么人?明白吗?” 
  葛虎坐在金杯面包车的副驾驶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盯着龙港街道办的大门,他的老板蒋海洋吩咐他,有个省城来的女记者就在里面采访,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人带回去。
  至于这个人是哪里来的,到底是什么人,他一概不问,在他眼里,只有蒋海洋一个人。
  但是这些人不都是葛虎这样的亡命之徒,驾驶汽车的光头看了看葛虎说道:“虎哥,这人是哪里来的,要不要让兄弟们先去问问,这个时候敢来湖州采访,不是一般人,要不要小心点”。
  “怕什么,出了事有蒋老板顶着,放心吧,别和个娘们似得,唧唧歪歪的”。葛虎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光头不再说话,但是心里还是犯起了嘀咕,可是他一向是跟着葛虎混的,既然老大说没事,他也就没有深究。
  虽然肖寒是一个老记者,而且又做了这么多年的副主编,但是面对基层的这些官场老油条,还是有些力不从心,而且她以为自己手里掌握了那些资料就能够打开突破口,可是龙港街道办的这些人分的清轻重,如果是市里让报伤亡情况,他们肯定如实汇报,因为这一次没有他们的责任,这是一个普遍性的灾难。
  可是要是把这个情况报给记者,只要他们的脑子不是猪脑子,肯定会坚决的阻扰肖寒的采访,而且龙港街道办的书记黄友生立刻将这件事报告给了区里。
  “黄书记,你以为你们不告诉我,我就不能调查到真实情况吗?这么多人死亡,你们隐瞒不报,这是渎职你们知不知道?”肖寒气愤的说道  。

  “肖记者,不是我们不想告诉你,而是这就是事实,至于你说的情况,我真是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些消息,反正我们是不知道的,我是龙港街道办的书记,我敢以自己的党性保证,这些情况是不存在的”。黄友生指天发誓道。
  肖寒笑笑,说道:“黄书记,请记住你今天的话,我相信有一天会有人向你检验你的党性的”。肖寒觉得自己在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意义,还不如自己去死亡家属家自己调查呢。
  杜山魁在部队做过侦查员,虽然不像丁二狗做丨警丨察那样警醒,但是丁二狗一再嘱咐他,一定要保护好肖寒,如果她有任何的闪失,他都担待不起。
  所以当杜山魁发现那辆金杯车一直停在龙港街道办门口不远时,他就感觉似乎有些问题,更何况车上有个家伙居然还下来抽了一支烟,而且虽然隔得很远,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葛虎,因为在卫皇庄园远远的跟踪过这个人。
  这个情况很重要,于是赶紧打电话给丁二狗。

  “怎么了,杜哥,你和肖记者在一起吗?”这个时候丁二狗正在整理刚刚开会时石爱国的讲话材料,这些材料要尽快形成文字,下发到各个局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下面这些领导也喜欢把自己的讲话结集成册,下发到自己的下属单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