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1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跳着脚骂我不尊重老人家,准备跟我决裂,结果回头我在车上买了包泡面,却又激动地瞪着那泡开了的杯面,一边吸着作料的香味,一边吸着忍不住流出来的哈喇子,虎视眈眈。
  呃……

  这熊孩子也就这点儿追求,对方便面有着一种近乎信仰的热爱。
  一路风尘仆仆,几番转车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五哥的老家,句容天王镇的一处庄子前来。
  我并不是第一次来句容,上一次是跟旅游团一起来的。
  那个时候我刚刚从缅甸回国,得知了陆左出事的消息,什么门路都没有,傻乎乎地跑到那茅山脚下来,投路无门,仓皇无措,而此刻我早已不是当时那个陆言了,自然不会像无头苍蝇一般乱撞。
  五哥怕我找不到他家,特意在村子口这儿等待,当瞧见我从出租车前带着屈胖三下来的时候,不由得一愣,说陆言,哪儿拐来的小孩儿啊?
  我们许久未见,不过彼此并不陌生,他一边说话,一边过来与我紧紧抱了一下。
  旁边的屈胖三将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中,咕哝着说道:“陆言,你们是基友么?”

  呃……
  屈胖三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说得五哥顿时就够呛,忍不住咳嗽了好一会儿,方才哈哈大笑,说这孩子果真有趣。
  熊孩子傲然说道:“我有名字的,叫我大人,屈老三大人!”
  五哥一愣,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认真地问道:“为什么叫你大人呢?”

  屈胖三理所当然地说道:“因为我牛波伊呗!”
  哈哈哈……
  五哥忍俊不禁,说好好好,叫你大人就是了,屈大人——陆言,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一孩子啊?
  我捂着脸苦笑,说五哥你别问我,孩子没娘,说老话长。
  五哥又笑了,往旁边一让,说喏,你看看都有谁来了。

  他一闪开,有两男一女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瞧见这些人,我忍不住惊喜地说道:“楚领队,路涛,小郭姑娘?你们怎么来了?”
  这三人却正是我在当初进藏车队认识的朋友,小郭姑娘是茅山执礼长老雒洋的俗家后辈,曾与我从茅山宗出发之时就结伴而行,楚领队是驴友团的群主和领队,而路涛则是驴友团里面的土豪,没想到过了许久,居然还能够再见面。
  我显得十分惊喜,上前与每个人握手寒暄,述说往日情谊。
  路涛与我握手的时候,没有立刻收起来,而是哈哈笑道:“我们本来是在五哥这儿做客,都准备走的,他说你准备过来,我说得,我还欠你五十万的救命钱呢,得留下来,当面交给你。”
  若是往日,我或许就笑纳了,不过经历过拍卖会一事,我的手中十分宽裕,自然不收,说不过戏言而已,前往别当真。

  路涛板着脸,说那可是我亲口答应的,怎么能不作数呢,难道我的命就不值五十万?
  他执意要给,我无奈,说要不然你回头帮我捐了吧,红十字会,希望工程啥的,拿来做公益,多好?
  路涛扶额叹道:“你倒是豁达,不过红十字会就算了,我可不想捐给郭美美买包……”
  小郭姑娘插了一句话,说那都是谣言,网上都澄清了,郭美美跟红十字会根本没关系好吧?
  路涛还是猛摇头,说空穴怎么可能来风?
  小郭姑娘跟他争论一番,落落大方地过来跟我握手,说道:“陆大哥,好久不见,感觉你的精神气质又变了许多啊?”
  我知道这小姑娘对我有那么一点儿意思,不过瞧见她一脸释然的样子,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坦然笑道:“受了些苦,看起来粗糙一些罢了。”

  几人在村口寒暄几句,这个时候姜宝找了过来,先是朝我问好,然后说师父在宅子里张罗了饭,等我们过去呢。
  再一次瞧见姜宝,我的心跳都加快了,有心问一下我离去之后的事情,旁边又有这么多人,思前向后,终究还是按捺下来,准备人少的时候再找他好好了解一番。
  众人往萧家走去,胖嘟嘟的屈胖三立刻得到了小郭姑娘的热烈追捧,被这妹子给抱了起来。
  五哥却故意落在了后面,指着那熊孩子又对我说道:“这孩子你哪儿找来的?”
  我说一言难尽,是个故人的后辈,我暂时带着。

  荒域的事情,一言半语是解释不清楚的,而五哥瞧见我并没有打算说出来,也便不再追问了。
  来到萧家,方才发现是一个大宅院,几进几出的院子,有着老派大家族的气象,姜宝将我们一路引到了里间,萧家三叔走出来迎接我们。
  我们之前也是有过交情的,倒也不算陌生,一番寒暄过后,来到饭厅落座。
  酒菜早已准备妥当,就等着人入席。
  萧家老爷子身体不适,萧家便由萧家三叔主事,领着我们进了饭厅入席之后,开始招呼众人,虽然我再三推辞,还是落座在了主宾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气氛便开始热闹起来,不过因为驴友团的几个人在,倒也不好深入聊些什么,随意叙叙旧罢了。
  小郭姑娘和楚领队等人倒是对我挺好奇的,问我后来都干嘛去了,我也是随便解释几句,并不多言。
  一顿饭吃得热闹又温馨,屈胖三给小郭姑娘伺候着,当尽了大爷,眉开眼笑。
  吃过了饭,又聊了几句之后,楚领队、路涛和小郭姑娘都知道我有要事需要跟萧家谈起,便都识趣地告辞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互留了联系方式,欢迎我以后去他们那儿玩。
  这些人走了之后,屈胖三瞧着这屋子挺有意思的,便四处溜达,萧家三叔让姜宝带着,然后拉我入暗室叙话。
  五哥自然也跟入其中。
  那暗室的门一关,我立刻开门见山,将那毒龙壁虎的半边心脏给拿了出来,讲明功效,然后递到了五哥手上来。
  听到我说完这话儿,五哥将信将疑,说我的手臂断了已经有了好几年了,真的还能重新生出了?

  我摇头,说我也不确定,不过可以试一试。
  萧家三叔瞧见这玩意,显得有些疑虑,说陆言你老实跟我们讲,这东西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我说你们听过荒域么?
  五哥一脸懵懂地摇头,而萧家三叔却皱起了眉头来,说你是在荒域得到的?

  我点头,说对。
  五哥听得心痒痒的,说三哥你知道?
  萧家三叔点头,说我也是最近从故纸堆里面翻出的一些端倪,据说那荒域是上古巫族铸就九鼎镇山河的时候,分离出去的一片土地,散落在东海之滨,曾经多次出现在佛经道籍和杂家野谈之中,有叫做“墟”,有叫做“离岛”,也有叫做“荒域”的,之前有人怀疑就是东海蓬莱岛,不过又被推翻了,应该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如同灵界一般的空间。
  日期:2016-02-2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