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4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赞成富冈课长的看法,反对实施这一计划。”第二个发言的是第五航空战队司令官原忠一海军少将。身材高大的原忠一在日本海军界有着“金刚”之称,他是即将组建的第五航空战队的司令官,按计划“翔鹤”、“瑞鹤”号航母将参加这次对珍珠港的奇袭。相对于富冈而言,来自联合舰队内部的反对更具穿透性。

  日期:2016-05-12 22:11:20
  (正文)
  连续出现的反对声音使得整个会场鸦雀无声。眼看会刚开始就冷了场,山本环视了一遍众人,镇定自若地说:“我承认是有点冒险,希望大家能够无所顾忌地畅所欲言。”
  “本人坚决反对这一计划。”发言的是第一航空舰队兼第一航空战队司令长官南云忠一海军中将。如果该计划最终成行的话,南云中将就是计划的具体执行者,他的反对无疑具有更大的杀伤力。“我对该计划的实施有诸多疑问。试问,当局势紧迫处于一触即发的时刻,美国舰队还会呆在珍珠港内不动吗?另外太平洋各岛屿美军基地的巡逻机恐怕也警戒森严,要通过敌人的警戒幕而不被敌人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要被一架敌机或者一艘潜艇发现,必然就会受到阻击,作战势必受挫。这样不但会连累南线作战,也会导致整个战局陷入不可收拾的尴尬境地。”稍作停顿后南云中将补充道,“我认为后勤补给问题根本无法解决,这次战役很可能使我们损失大量的航空兵力。我依然赞成在沿途不断消耗美军、最终在日本近海决一死战一举歼灭敌军的原作战方略。”南云一连串的发言更使大家面面相觑。

  南云海军中将最后望了一眼山本长官说:“本职认为这个作战方案本身就包含着过多的冒险因素。”
  “我赞成以上各位的看法。”发言的竟然是计划制定者之一的大西泷治郎海军少将。“虽然我参与了该计划的制定,但本人坚决反对这一计划的实施。日本攻击菲律宾或者其他美军占领地如关岛、威克岛都是可以的,但就是不能去进攻珍珠港,这太危险了。”
  军令部作战部长福留繁少将原来就是山本的参谋长,这时候也不由皱起了眉头:“之前军令部通过慎重研究和讨论,也对这一计划表示反对。我们当前急需的是南洋地区的资源,攻击珍珠港不能取得掠取资源之效。军令部的任务是总体协调,因此不能仅仅着眼于局部,应从全局出发衡量轻重缓急,将力量和物资用于达到战略目标的至关重要的作战方向。”作为仅次于总长和次长的第三号人物,福留繁的话可以说基本上代表了军令部的态度。

  南云还嫌不够刺激,火上浇油地进行补充:“大家想想,一个庞大的偷袭部队,要在海上航行5000多公里,能够保证不被发现吗?一旦被敌人发现,这支部队就成了鱼口之食。”
  第一航空舰队参谋长草鹿龙之介海军少将也站起来慷慨陈词:“进行夏威夷作战那就好像跳进了对方的口袋里。这是关系到帝国生死存亡的第一战,我们绝不能做这样不负责任的冒险。”
  四周是一片反对质疑之声,山本大将依然是不动声色,面无表情。
  “本人完全赞同这一作战计划。”所有人的目光“唰”地一声转了过来,发言的是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官山口多闻海军少将。在太平洋战争中,很少有军人可以获得包括敌人在内的一致赞誉,山口少将就是其中之一。山口是日本海军中首屈一指的航空专家,对海军航空兵的使用深有研究,被美军认为是日本海军中和山本一样的优秀将领。杰出的领导能力使得山口在海军中享有极高的声望,被公认为山本大将的接班人。和斯普鲁恩斯在美国海军中被称为“海军上将中的上将”相对称,山口在日本海军中被称为“水军提督中的提督”。

  山口少将与山本有着类似的经历,除了“海兵”和“海大”之外都曾经到过美国学习,山本去的是哈佛大学,山口是普林斯顿大学,两人都出任过美国驻日使馆的海军武官,对美国的国力和战力有着清醒的认识。和海军中那些盲目相信“皇军不可战胜”的大舰巨炮主义者们不同,山口对于日本与美国开战持反对态度。他和山本都认为一旦与美开战日本或许能在最初取得一定的战术优势,但只要美国正式转入战争体制,凭借其庞大的工业机器,战争长期化将使日本必败无疑。与实力雄厚的美国开战必须突然袭击先发制人,开战之初就使对方彻底崩溃,这样或许会有一线生机。

  山口少将开始侃侃而谈:“诚如南云长官所言,珍珠港作战的确很冒险,这毋庸置疑。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我们仅仅集中于南方作战,美国太平洋舰队势必会纠结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的虾兵蟹将对我们南进的侧翼实施进攻,本土的安全也无法保证。到那时候我们将腹背受敌,局面势必难以收拾。何况我们的主要敌人是美国海军,我们只有放手一搏以求一役歼灭美国太平洋舰队才可以保证南方的顺利进军,也可以确保本土的安全,这才是正题。为了确保成功,我希望尽快研究一套万全之策。本人坚决支持珍珠港作战,为此不惜以身殉职!”

  山口赞成的第一炮打响之后,黑岛、源田等山本的支持者纷纷发言附和山口,但无疑反对者还是占据了明显上风。
  一直听着大家争吵的山本大将此刻微微闭上双眼,凝思片刻,突然睁大双眼精光四射:“诸位听我一言,”山本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极具穿透力,四周的声音瞬间停了下来,“各位对珍珠港作战的见解我都听到了。我的意见是,只要我还担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一天,这一仗就非打不可。”
  一片肃静之中山本接着说:“大家都知道,我是一直反对日本与美国作战的。如果当局坚持要打,那就只有采取奇袭的方式先发制人,一举摧毁对方的主力,使之半年或一年之内无法参加西太平洋的作战,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稍微停了一下,山本一字一顿地说:“如果军令部不能同意此作战计划,我将不惜辞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职务。”——众皆愕然。
  山本缓缓将头转向了南云忠一,直视着南云的双眼良久,然后平静地说:“如果南云将军对此持有异议的话,那么请由我亲自带领航母舰队出征珍珠港!”——众皆失色!
  既然山本有了如此的决心和誓言,军令部顿时慌了手脚。做不了主的福留繁部长和富冈课长只好上奏永野总长和伊藤次长,总长和次长商量了半天也拿不定主意。为了缓和紧张的对峙局面,永野提出将每年例行的图上军演由11月提前到9月,到时将针对珍珠港计划实施特别图上军演,视军演结果再做最终决定。
  海军的争议甚至惊动了陆军参谋总长杉山元。杉山大将为此专门飞到“长门”号战列舰上会见了山本。山本以自己特有的魅力和出众的口才说服了杉山。山本保证,珍珠港作战只会对陆军有利,该项行动完全由海军承担,绝不动用陆军的一兵一卒。正在为兵力不足大伤脑筋的杉山总长闻听此言龙心大悦,他慷慨而毫无用处地向山本做出庄严承诺:陆军完全赞成山本的珍珠港作战计划,——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呀。

  1941年9月11日早晨,在从东京山干线目黑站步行不到五分钟的海军大学里,已集中了将近两百名海军将佐。为了此次大型图上军演,学校的学生已全部提前离校,寂静而空阔的校园里冷清中透出一股莫名的肃杀之气。到这里的很多人都有着一张被日光晒得黑黝黝的脸孔,一看就知道是在军舰上长期服役的海军军官,其中大部分人都佩带着令人羡慕的参谋肩章。
  这些无疑都是日本海军的精英,他们集中在一起是为了进行南方作战的图上作战演习。11日这天先就图上作战演习问题进行理论研究,随后从12日到16日进行为期五天的图上作战演习。
  对于南方各作战区域菲律宾、马来亚、荷属东印度、新加坡、威克岛等地的作战方案很快达成一致意见。让参演军官们大惑不解的是,在如此重要的南方作战中,帝国海军那几艘精锐重型航母自始至终连根毛都没露过。
  它们到底去哪儿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