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15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胡老板呵呵一笑,用正宗纯粹的京片子说道:“唷,这怎么话说的,您可千万别介。要说起来,还是母们不请自来,给高老板添麻烦了呢,呵呵,别客气,别客气。”
  高紫萱听后淡然一笑,心情却没有放松,反而更担忧了,这位可是自打京城来的大古董商啊,却对自己一个居住在偏远乡下小城靖南市的小女人如此亲热,甚至还透着几许谦卑,说明什么?说明在他纡尊降贵的表面之下,内心深处有着更大的需求与野心。说白了,他这次来靖南,说是看看那颗玳瑁开开眼,实则还是想要千方百计地把它弄到手里面,不然何必对自己如此客气?
  胡老板看着李睿,笑呵呵的问道:“这位朋友也是珠宝行的行家吗?”
  李睿笑着摇摇头,没等说话,高紫萱说:“他是我老公。”
  李睿闻言,心里如同喝了蜜一样甜,笑得眼睫毛都开花了,心说这位小老婆可真好啊,知道当着外人面给自己长脸。
  胡老板哦了一声,笑道:“失敬,失敬!”说着起身跟他握手。李睿也忙站起身跟他握手。

  二人握手过后,胡老板又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名片,两手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李睿接到手里看时,上面写的是“北京金玉坊文物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胡一波”,而这张名片本身也是质地精美、高端大气,甚至用金粉镶了边,上面还散发着股股的幽香,不说别的,只从这张名片上看,这位胡老板就是个有钱人,这张名片成本价怕不就得有百十来块钱。
  二人重新落座后,胡一波说道:“大老远的过来给您二位添麻烦了,我事先准备了两份小礼物,一是表示歉意,二来呢,算个见面礼儿,从此以后咱们就是朋友,是吧?哈哈。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二位笑纳啊。”说着对旁边那年轻男子使了个眼色。
  那男子从旁边提过一个公文包,放到两腿上,打开后,从里面摸出了两个绘有古代云纹图案的赭石红色纸盒子,纸盒子不大,长度比苹果手机还要小上那么一圈,方方正正,上面用红色丝带系了个好看的花结,乍一看很有点意思。他站起身,将这两个盒子放到李睿与高紫萱身前茶几的中间,示意是给二人的。
  高紫萱惊奇地说:“胡老板也太客气了吧?”胡一波笑道:“你知道吗,这不是客气,这是我老胡交朋友的规矩。我老胡交朋友,不管东西南北,也不管国内海外,但凡是打交道的,那都要送上一份见面礼。礼轻人意重,多少是这么个意思,是吧?呵呵,我这人信奉老理儿,礼多人不怪,对吧?呵呵,两位,瞧瞧吧,看看喜欢不喜欢?”
  高紫萱对他笑了笑,探出柔荑,将身前盒子拿到手上,将花结解开,再把盖子掀开,里面摆放着一条长方形的田黄玉石。这块田黄石,通体金黄,表面光滑,晶莹如玉,在屋顶灯光的映射下,散发着亮闪闪的光芒,令人眼前一亮。

  高紫萱与李睿先后看过这块田黄石,彼此对视一眼,都想,好家伙,这位胡老板出手可真够大方的,田黄石不值钱不值钱的,眼前这么一块,按品相按材质,怎么也得上千甚至几千块吧,他却只当见面礼送出,真是豪爽啊。
  高紫萱不动声色的把这个盒子放回到茶几上,又把另一只盒子打开,里面放的却不是田黄石了,而是一只圆形玉佩,小儿手掌大小,质地雪白,温润腻滑,静悄悄的躺在盒子里,虽然低调,却掩不住的一股子雍容气度。玉佩上面有孔,孔上系着一条白绿色的丝绦,丝绦颜色已经陈旧褪色,看上去像是老辈子传下来的饰物。
  胡一波介绍道:“这块玉佩,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去河北省易县西陵镇里收购来的。你们应该听说过易县西陵镇吧,清西陵就在那儿。清朝皇室入关后,一共形成了两个陵墓群,都在河北省境内,其中清西陵在北京西南的易县西陵镇,葬有雍正、道光、光绪等皇帝;清东陵在北京东边的遵化,葬有顺治、康熙、乾隆、慈禧等十几个皇帝皇后……”
  高紫萱与李睿听他随便说了这么几句话,就涉及到清朝皇陵的诸多知识,都是暗自佩服,心说不愧是来自北京的大古董商,说起历史来真是如数家珍一般。
  只听胡一波续道:“……咱们只说清西陵。我当时为什么要去清西陵呢,因为八十年代吧,河北省文物部门对被盗的崇陵、也就是光绪老儿的地宫进行了清理性工作。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才知道崇陵还有珍妃墓都在解放前被人盗过,而且盗墓贼很可能就是西陵镇本地的村民。我一想,崇陵是皇帝墓,珍妃墓是妃子墓,里面陪葬的可都是宝贝啊。如果被盗的那些宝贝就在当地村民手里一代代的流传下来,那我要是过去淘一淘,说不定能收上几件来呢。随便一件,就得让我成为万元户啊。

  抱着这个心理,我就往西陵去了。结果去了以后,我在陵园附近的村子里一扫听,你还别说,真有点古董文物什么的,不过品质都不高。我千挑万选,才挑出这个玉佩来。卖给我玉佩那个村民说,这块玉佩是他爷爷传下来的。他爷爷又是怎么得着的呢?是当年崇陵被盗的第二天早上,他爷爷赶早儿去易州城做买卖,不知道怎么走路碰对付了,正好走到盗挖崇陵那帮盗墓贼昨晚上走的那条道上,也不知道踩着什么了,脚底下一滑,就给摔倒了,爬起来一看,原以为是块石头呢,谁知道是块玉佩。他估摸着是那帮盗墓贼不小心掉下来的,当时也没声张,就自个儿偷偷眯了,然后就一代一代的传下来了。

  收着这块玉佩之后,我就回了京城,到琉璃厂找了个老掌柜帮忙掌掌眼,结果人一瞧就说,你这是皇宫里的物件吧,你运气可真不赖,怎么得着的?我就说是去清西陵跑了一趟收来的。那老掌柜就夸我运气好。在当时那个年代,老掌柜给这块玉佩估价是一万块。也就是说,我只要卖了它,当时就是万元户。可我一直没卖,当个宝贝收着,一直收到现在。”
  李睿插口问道:“那现在它价值多少?”胡一波冲他扬起右手手掌,五指叉开,随后又反过来晃了晃。李睿疑惑的说:“十万?”胡一波呵呵一笑,道:“再乘以十!”李睿失声道:“一百万?”
  高紫萱莞尔一笑,当机立断,把盒子盖上,将这个盒子推了过去,道:“这么珍贵的宝贝,咱们可是不好意思收。胡老板你还是拿回去吧。”胡一波忙又伸手将盒子推过去,陪笑道:“一百万或许算个钱,可在我老胡眼里边,不算什么。咱最珍惜的是好朋友。”高紫萱道:“那你这礼物也太贵重啦。”胡一波道:“礼物贵贱不用说,我认为吧,宝贝就得送有缘人,是不是?今天咱们一见面,我就觉得跟两位投缘,因此呢,这礼物送的是一点不心疼。您二位也就别矫情了,成不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