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6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他不能成功上位,那不是为别人做了嫁衣,这样的事他肯干?”仲华疑惑道。
  “嗯,他当然不会告诉我了,只是我猜测,他需要您的帮助,再怎么说老爷子在中南省呆了这么久,即便是离开了江都去了京城,人脉还是在的,失去了乔阳的庇护,他现在很容易投到某家队伍里,我是想,既然老爷子到了外地,咱又不能跟着去,干么不找找老爷子的关系,把他收了呢,这样既为你在湖州打下了基础,老爷子这一脉也不至于随着老爷子走而散了人心”。
  仲华听了丁二狗,好久没有说话,他明白的很,自从把这小子从梨园村带出来,就是看中了他的机灵,他是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但是自己还是低估了他在政治上成长的速度,就单单刚才这几句话,就不是一个在官场混个十几年的人都总结出来的,可是这个小子在官场呆的时间不过是三四年时间,居然能看的如此透彻和具有战略性,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仲华对丁二狗的认识  。
  “说实话,老爷子走之前,是把咱们省一些能够帮得上忙的人介绍了一下,可是到底能够帮到什么程度,特别是老爷子走了之后,这些人是个什么态度还真是不好说啊”。仲华考虑了一下说道。
  本来这些人是仲枫阳留给仲华的,说到底,是为了将来仲华在升迁时留下的能够说得上话的人。但是话是这样说,毕竟仲枫阳已经离开了中南省,这辈子回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过去多少年,等仲华真的用得着的时候,这些人还在岗位上吗?到时候仲枫阳估计都已经退了,这些人还顾忌当年仲枫阳的情分吗?
  政治是最现实的活动,别说几年的时间,就是上午和下午,一个人所做的决定都不会一样,更何况那么多的世事变迁呢?
  所以,在政治上,储存人脉是明智的,但是如果储存机会,那就是愚蠢的,这玩意永远没有保质期,爱用不用,过期不候。
  “他现在就是一个会游泳的人,但是在水里游泳时,突然发生了意外,就是暂时性的抽筋了,这个时候,别说是一棵大树,就是一根稻草,他都会抓住,所以即便是不成功,到时候他也不会忘记谁给他扔过稻草,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要好得多啊”。丁二狗看出了仲华的犹豫,而且他意识到,仲枫阳在中南省经营了那么多年,不会没有殷实的人脉关系,单单从让自己的侄子和中南省的钢铁大王谢家联姻就可见一斑,虽然这桩联姻一度产生了副作用,可是在利益面前,分歧是可以弥合的。

  “你小子,把你领到说成什么了,要是让他知道了,非得先把你开了不可”。仲华笑着说道,但是他的心里很高兴,至少在谈论他现在的领导时,丁二狗不是绝对站在对方立场上的,在他面前说他的现任领导的笑话,这也是对他仲华表明的一种态度,那就是丁二狗和他之间还是亲密无间的,还是以前的关系。
  “领导?呵呵,无论到哪里,您都是我的领导,你可不要想着把我推出去就算完了,你可得管我,不然的话,说不定哪天我就被人家开了,到时候还得找您混饭吃”。丁二狗捏了一颗葡萄放嘴里,呜呜咽咽的说道,但是仲华却是听得异常清晰。 
  “嗯,长生,你这几年的成长真是远远超乎我的预料,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你是不是适合这个尔虞我诈的道路,但是你没有让我失望,而且还给了我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我希望你继续努力下去,不要骄傲,也不要气馁,政治这种东西,需要有韧性的人来把玩,没有韧性的人只能是被它玩,明白吗?”仲华语重心长的说道。
  仲华的话让丁二狗有点脸热,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刚才自己没有将所有的事告诉仲华,这个时候他真想把自己的所有事都告诉仲华,但是理智阻止了他这样做。
  “谢谢领导,我丁二狗无论走到哪一步,都离不开你把我从梨园村带出来的这个起点,所以,没有领导你……”
  “打住”,仲华摆摆手说道:“以后这些话不要老是挂在嘴上,机会都是个人抓住的,我把你从梨园村带出来,也是为了工作,以后的表现,那都是你自己的能力,和我没有关系,长生,你记住,政治很残酷,需要人扶持和提携,才能走的更远,但是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你和我虽然认识的早,而且你也一直很尊重我,这一点我心里明白,你一直把我看成是你的恩人,其实大可不必,我把你再次从白山要过来,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在政治上相互扶持,我相信你的前途一定会很远大……”

  仲华将这番话说出来不容易,如果是在昨天,他一定不会这么说,但是今天丁二狗给他的印象让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之后再也不能像以前指使下级那样指使丁二狗了,因为丁二狗已经逐渐成熟,对于像丁二狗这样的人,早早的给他同等的对待比做其他任何事都更能收买他的心
  这就意味着仲华主动放弃了在对待丁二狗时那种恩主的姿态,两人现在是一种平等的地位,虽然在很多方面丁二狗远远不能和仲华比,甚至没有可比性,可是仲华毅然还是这样做,目的很明显,你我是合作的关系,而纽带不再是恩情,而是利益。
  丁二狗虽然说不出去什么来,但是他也深深意识到,仲华说得对,世间的任何事情,唯有利益联系在一起才是最稳固的,这是因为人太多,而利益太少,要想共享,必须结盟,自古皆然。
  而且自己今天来找仲华寻求仲枫阳留下的人脉的支持不也是问为了自己的利益吗?仲枫阳的人支持石爱国,石爱国反过来支持仲华,而他丁二狗在中间间接得到石爱国的赏识,而且这样也能更加紧密他和仲华的关系,很难说这个过程谁对谁有恩情,细细捋一捋,不都是利益使然吗?
  “领导,你这样说,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了,我一向都把您当做我的保护伞,您,这是不要我了?”即便如此,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的,前面也说过,政治上的人,哪一个拉出来都是好演员,如果让这些人去演戏,也不愁中国的影片得不了奥斯卡金像奖了,因为他们本身的经历就是生活在戏里,而不是刻意去演。丁二狗已经深得其髓。

  “长生,你说错了,我从来都不是你的保护伞,你要学会自己判断一件事,也要学会这里面的生存,事实证明,凡是生活在保护伞下面的,虽然不需要经历风雨,但是也永远长不大,正因为如此,你虽然有这样的心态,但是你一直都是生活在风雨里,这才有你今天的成就,明白吗?”
  丁二狗离开仲华家时,已经是深夜了,清冷的风从各个方向包围了他,使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世界上的冷,仲华的话没错,可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虽然他明白仲华今天话的意思,那就是他们不再需要用恩情来维系,他们现在是朋友,是兄弟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