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714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平宇严厉地向他讲明这个道理,张伟强看着叶平宇的面孔,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向他袭来,虽然他心里还是存在着一点希望,但是叶平宇的亲自到来,让他这一点希望破灭了,他是走不出这里了,无论是怎么幻想都是徒劳的,任保安还能怎么做?能把叶平宇这个检察长给撤了吗?
  张伟强坐在那里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叶平宇看着他,沉声道:“交代吧,交代完之后你也就放松了,有什么事说什么事,不要有遮遮掩掩。”
  叶平宇说完,韩桂祥也是向张伟强施加着压力,结果在强大的压力之下,张伟强终于交代了自己收受他人贿赂,以及违规为他人办理土地证的事情。
  等到张伟强交代完之后,韩桂祥走到一边又和叶平宇说起了事情,经过刚才张伟强的交代,他意识到他一个副局长决定不了那么多的事情,这里面肯定还有着其他的内情,但如果这样查下去的话,就有可能牵扯到任保安了,任保安是局长,影响力比张伟强大多了,所以他要和叶平宇说一下。

  一听到韩桂祥说有可能牵连到任保安,叶平宇在心里想了想,他刚来到这里就查处了张伟强,如果再把任保安查处了,其他人会怎么想?这个事才真正需要慎重。
  想了想便对韩桂祥道:“这个事你认真地分析一下,如果确有问题,你再向我汇报,如果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就不要再往下查了,案子要一个个办,不要想着一口吃个大胖子。”
  感觉叶平宇说的话有道理,张伟强的案子还没有办完,先不要去想这事会不会牵连到任保安的事情,再说张伟强现在都不怎么交代,任保安会交代?如果查不到任保安确实的证据,就有可能拿不下来他,那产生的问题就严重了,检察院和纪委不一样,纪委可以给党纪处分,而检察院却是将犯罪嫌疑人送上法庭,是需要证据的,如果查不到犯罪的证据,是不可能依党纪处分了事的,人家会反过来告你,那样就是被动了。

  听了叶平宇的话,韩桂祥就专心办张伟强这个案子,叶平宇安排好这个事情之后,就不再管了,转而去处理院里的其他事情。
  检察院不光是反贪反渎,还有着其他的业务,不过现在他基本上把事情交给其他的副检察长,只有重大的事情才会报告到他这里,叶平宇现在想着要把两件事情给好,一件事是把办公楼给盖好,二是把院里的人事调整给调整好。
  只有把这两件事情给办好了,检察院的工作才能理顺,徐兴市检察院现在的干部年龄比较老化,中层干部的年龄不光是韩桂祥偏大了,而且其他中层干部的年龄也偏大了,所以得把人事上的事给理顺,徐兴市检察院在全省的名次这几年一直是倒数第一第二,这也是叶平宇要面临的压力,在全省没有成绩,他这个检察长还能干啥?
  必须扭转徐兴市检察院的落后局面,这是叶平宇最重要的任务,就好比担任县委书记时,一定要把经济搞上去一样,在检察院工作,就是把在全省检察系统的位次提升了,否则叶平宇这个检察长就是没有干好!
  出差了,只能两更了。
  第五百七十四章分歧
  叶平宇先去找了市委书记高亚伟,高亚伟是市委书记,年龄在五十岁左右,担任徐兴市委书记已经有三年,也没有什么仕途了,顶多调到省里担任个闲职,市长史共宇倒是年轻一些,想着接高亚伟的位子。
  叶平宇去找他是想让他协调一部分资金将检察院的办公大楼给盖起来,总不能让楼一直烂尾着,检察院现在没有钱,而要把楼盖好并且装修好,至少需要八千万元,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高亚伟对叶平宇的到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知道叶平宇是跨省交流干部,看来有一定的背井,不然怎么也不会跨省交流到这里来,但是叶平宇来到这里只是担任一个检察长却是让他感到很纳闷,跨省交流一般交流的是丨党丨委政府的职位,现在怎么还交流成了法检的职位?
  看着叶平宇那张年轻的面孔坐在自己的面前,高亚伟观察着叶平宇的表现,叶平宇之年轻出乎他的意料,即使是担任检察长一职也是让他感到惊奇了,他这个年龄不过还在副处级的职位上徘徊。
  “平宇同志,盖楼的事情市委也了解这件事情,但是市财政也不是很宽裕,我们可以再拨一部分钱给你们,但是剩余的钱还要你们自己想办法筹措。”高亚伟听了叶平宇的要求后就对叶平宇说道。
  叶平宇听了之后说道:“高书记,市里面能给我们多少钱?”
  高亚伟道:“市里面顶多给你们五千万,剩下的三千万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听了高亚伟的话,叶平宇想了想觉得能给五千万也是不少了,比一分钱不给要强,要知道现在各个部门都需要钱,给谁不给谁,他原来担任县委书记的时候也是不好办,现在高亚伟能同意给他五千万,也算是支持他的工作了。

  不过有了高亚伟的同意还不行,钱的事情得市长签字,叶平宇还必须去找史共宇,史共宇一直以来对检察院有偏见,此时叶平宇来找他,听了叶平宇的要求,眉头一皱,并没有说什么,嘴上答应好好好,但是等到叶平宇走了之后,却是不见有什么动静,让叶平宇很是纳闷。
  一边在筹划钱的事情,另一方面叶平宇需要对院里的人事进行一番谋划,院领导一级的人员他是动不了的,这些人必须是市委进行研究,他能动了的就是中层的干部,当然对院领导一级的人员,他可以向市委作出建议,但是他刚来不便采取这种手段。
  中层的干部大多数年龄较大了,除了韩桂祥之外,其他人的工作积极性都大大缩水,但是这些人都占着院里的位子,他们不让出位子来,其他的年轻想干事的同志就上不来。
  这个事情比较伤脑筋,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坑是不可能种萝卜的,而且还是这么多的中层干部,如果一下子把他们全部免去了,容易引起不稳定因素,何况他刚刚来到这里,更不能如此办理。
  正当他想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市政法委的人又来找到了他,这次不是陈平来找的,陈平现在很生叶平宇的气,与叶平宇结仇了,自然不会再来找他,而来了另外一个副书记,向他说明韩桂祥免职的事情,这个事情组织部已经谈过话了,得把韩桂祥免去。
  一听现在就要免韩桂祥,叶平宇就表示不同意,张伟强的案子正在办理之中,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免去韩桂祥的职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