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5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你当我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吗?放心吧,只是她这样对你,岂不是对你很不公平?”
  “这有什么不公平的,我们只是朋友而已,至于怎么想的,那是她自己的事,反正自己的事自己知道,我只要坚持自己的主意就是了,我不想伤害她,但是我也不想做他人的替身,嫂子,这一点你明白吧”。
  肖寒点点头,没说话。

  不能说所有的秘书都是领导肚子里的蛔虫,但是作为领导的身边人,要时刻注意领导的一举一动和情绪如何,不然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秘书  。
  很明显,江平贵做到了一个秘书该做的所有事。当他看到走出省长办公楼的蒋文山的状态时,他就感觉到,蒋文山这一次是真的完了,蒋文山进到大楼里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再出来时,他仿佛已经老了十岁。
  精神萎靡,步履蹒跚。 
  江平贵急忙上前,接过蒋文山手里的包,打开了车门,扶蒋文山进了汽车,他再一次从近距离观察了蒋文山的状态,真的非常糟糕。
  “老板,去哪里?”江平贵轻声问道。
  “回去吧”。蒋文山把头倚在后面,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江平贵朝司机使了个眼色,汽车稳稳的划出了省政府,向湖州市驶去。
  其实人都有老的一天,即便是权力欲望再强烈的人,也都有这个意识,但是给蒋文山最大打击的不是他即将离开湖州,而是省里竟然会考虑让石爱国接自己的班,这一点让他尤为恼火。

  在他眼里,石爱国算是个什么东西,十足的一个小人,要不是这次他出事,让自己替他背了这个黑锅,省里怎么会让他这么快离开湖州,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完了,说到底还是自己大意了,他这才明白,这十几年自己太顺了,世界上还真的有自己办不了的事,就像今天自己无力回天一样。
  这两年来,石爱国虽然是市长,但是市里还不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又有哪个人听他这个市长的,可是一旦让石爱国接任书记,自己在湖州经营的这些年的成果,还能剩什么东西呢?不行,决不能让石爱国这个小人接任,一定要阻止他。
  就在蒋文山考虑这些事时,江平贵也在考虑,只不过,江平贵考虑的是丁二狗的话,到如今这个时候了,自己这个老板依然没有问一问自己的打算,难道他真得想将自己带到坟地里去吗?
  想到这里,江平贵心里不禁一阵气恼,做领导自私到这个地步,还真是不一般的少见。
  思虑再三,江平贵终于拨通了丁二狗的电话,此时的丁二狗还在省城,没有办法和江平贵见面,而且如果这个时候也不适合与他见面,既然他动了心,那么主动权的天平已经悄悄的倾向了丁二狗这边  。
  “哥这件事做得很不地道,你可不要骗哥哥?”江平贵最后说道。
  “江哥,说实话,这件事上,于公于私,你都是在玩外摘自己,既然他不为你考虑,你何必要为他考虑呢,这是其一,江哥,这件事你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到时候一旦查出来,他依然摆脱不掉干系,恐怕到时候你也受牵连,有这两点,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家里人考虑吧”。
  “嗯,小丁,你说的没错,那些东西我怎么给你?这件事不会弄得满城皆知吧,那样的话,你哥哥我可真是没法做人了”。江平贵犹豫道。
  “我现在还在省城办事,这样吧,我发个地址给你,将这些材料寄给这个人,这是我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朋友,你放心吧,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知我知”。
  “那你那天说的领导答应的事,不会黄了吧?”江平贵还是放不下开发区主任这件事,丁二狗心里不由得苦笑,到目前为止全都是两头忽悠,虽然石爱国答应了,可是那是在石爱国成功上位的情况下兑现承诺,照目前的情况看,石爱国能不能顺利上位还真不能确定。
  可是这个时候决不能犹豫,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稍微犹豫一点,江平贵很可能会打消背叛蒋文山的念头,那么蒋文山一旦倒而不死,之后的很多事就不是那么好处理,而且即便是蒋文山离开湖州,只要还在中南省,他的影响力一时半会还不能从湖州消失,那么就是石爱国真的能够接手,还是要把大把的精力去消除蒋文山的影响和掣肘,这也是丁二狗不愿意看到的。
  “江哥,你就信我一次,只要有我在,就没有问题,我就是保证,这下你放心就是了,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快”。
  于是肖寒很快就收到了来自湖州的快递,而这件快递里所列举的问题和之前丁二狗说的有些是吻合的,但是更多的是丁二狗没有说到的,这些事更是触目惊心。
  “湖州的环境现在怎么样?这些天你跟着我吗?”

  “当然,为了预防狗急跳墙,我全程护送你,放心吧,他们只要敢动,我就斩断他们的尾巴,到时候这些尾巴就是想缩都没有办法缩回去了”。 
  “你现在能耐不小了啊,敢帮着领导跑官要官了,小心好心没好报”。仲华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给他倒茶的丁二狗说道。
  “领导,我可是冤枉的很啊,我倒是想夹着尾巴做人,但是别人不让啊,而且你也告诉我说,老爷子到京城去了,这里发生什么事也是鞭长莫及了,咱还得靠自己,这可是你你教导我的,我没有记错吧”。
  “嘿,臭小子,学会用我的话堵我了是不是?怎么样?说说吧,效果如何?”
  “唉,不太理想,我到现在才知道,石市长背后的人是常务副省长乔阳,可是看石市长的意思,好像不愿意去麻烦这个靠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按说这关键时刻,即便是石市长不找上门去,乔省长也该过问一二吧,看看现在的情形,很不大对头啊”  。丁二狗叹息道。
  “噢,原来乔阳是石爱国的恩主,但是乔阳这个人很邪性,不是那么好打交道,既然他已经明示不愿意替石爱国出这个头,那么石爱国上位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这个还不好说,但是顾青山和石爱国最重要的一个目标就是拉蒋文山下马,这件事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据说他们得到了对蒋文山很不利的证据,这个证据一出,蒋文山必将离开湖州,而且很有可能会被追究领导责任”。  丁二狗小声说道。

  有些事他不可能一点不让仲华知道,但是有些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比如说找周红旗牵线省委书记安如山的秘书邸坤成的这件事,因为牵扯到周家,而仲家和周家不和,这在省城的圈子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告诉仲华了,而且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死敌,这一点相信仲华也是应该明白的,只是如果当面说出来,可能大家都尴尬。
  还有一点,通过这几年的历练,丁二狗早已不是那个政治白丁,你对我好,我对你更好,你给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就把心窝子掏给你,通过经历的那些事,政治的黑暗慢慢把他练成了一个话说三分,事做一半的人。
  说到底,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不适合在官场上混,这样的人不是被人害死,也会害死别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