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4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王说道:“这种人,你不会想到他下一步要怎么走。”
  我说:“霸王龙也让我们想不到怎么走。维斯要和霸王龙打就好了,我们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龙王说:“他们地盘没有互相连接,也没有生意上的冲突,怎么会打得起来。”
  我说:“呵呵,我也就说说。”

  龙王说:“回去休息吧,没事的,有事再考虑对策。”
  我说:“好吧。”
  回去路上,我跟林小玲说明白了,林小玲对我道谢,然后约我道:“后天看电影去吧,有好看的我想看的电影上映,我不想一个人去。”
  我说道:“唉,我真的没空啊。”
  林小玲说:“你什么时候都没空吗。”
  我说:“是真的没空。”
  林小玲说:“你要是想来,就肯定有空,不想来,那一定没空。”
  我说:“唉,算了,你不会懂的。”
  她已经挂了电话。
  我呢,确实没什么空,更没什么心情看电影,而且,也很危险,现在的我,哪敢到处跑啊。
  回去了监狱,又是老老实实的上班。
  不敢胡乱出去。
  在监狱里,我一直想着如何对付康雪,康雪不出去了,我在外面干掉不了她,可是在监狱,我也拿她没办法,可她为什么总有那么多能弄死我的招放出来呢!
  不可否认,她的脑筋真的比我的好使。
  难怪黑明珠说,连这么个对手都干不过,更别说面对更加凶险的对手了。
  可我真的是想不出来用什么方式能干掉康雪。
  百无聊赖的时候,我拨通了贺兰婷办公室的电话,她接了,我说是我,没想到她来上班了。
  她没说话,直接挂了。
  靠,她生我气吗。

  我过去找了贺兰婷,看贺兰婷,仿佛这些天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我想问候她,她父亲怎么样,但却出不了口,因为她都不想和我谈这些,我也不知道谈什么,好像我和她变得陌生了。
  当我要离开的时候,她才问我道:“找我做什么。”
  我看看她,说道:“其实是想问候问候你,你爸没事吧。”
  贺兰婷说:“这不关你事,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别来管我那么多。”
  我说:“哦。”
  贺兰婷说道:“江湖凶险,我以前后悔不该带你进入其中,可我已经警告你,让你离开,你自己不愿意,如果出事了,你别怪我。”
  我说:“我不怪你。”
  贺兰婷说:“一旦出事,我连我自己都保不住,别指望我以后还能什么事都能罩着你。”

  我说:“嗯,我知道。其实你有什么事,也可以和我说说,我可能一些小忙还是帮得到你。”
  贺兰婷说:“管好你自己吧,滚吧我要忙了。”
  我看看她,好吧,只能离开了。
  曾经的确是贺兰婷把我带进了这深不见底的泥淖中,现在她自己说她自己遇到一些危险的事自身都难保,更别说保我了,好心提醒我早日滚蛋,可我却不愿意退,我不会退出来的,我坚定的相信我是最后的胜利者。
  下午,下大雨,整个监狱都笼罩在大雨的水中。

  我抽着烟,无聊的看着大雨。
  大雨过后,又出了太阳,下班了,我决定出去。
  出去后,我又如平常一样,去街上走走,好久没去街上转悠了。
  转着转着,进了一个精品店,随便看看。

  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王达的。
  我喂了一声,问什么事。
  那厮却不说话,发出哭声。
  我急忙走出店外,问:“什么事。怎么了。”
  王达说道:“老子,老子被人揍了!”
  我说:“不会吧,怎么回事啊。”

  王达说:“这还不都怪你。”
  我说:“怎么呢。”
  我想到了上次他说的去环城被打的事。
  环城,那是维斯的地盘,维斯可拽得很啊。
  王达说道:“去送货,刚才,被打了,刚回来,在医院里面呢。”
  我急忙问:“哪个医院。”
  问了后,我马上打的过去。
  那家伙,躺在外科部的病床上。

  我看到他,吓了一跳。
  一只眼睛都被打肿了,而且血红,嘴巴也肿了,都不像人样了。
  我说道:“没事吧。”
  他说:“刚擦了药。兄弟啊,你可把我害惨了!”

  我说:“靠,我也当他们开玩笑,他们真的打你?”
  王达说:“那不是啊。我一过去,搬完了货,就有人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揍我,上次那帮!哎哟我不能太激动,疼。”
  他摸着嘴巴。
  我说道:“直接往死里揍?”
  王达说:“都这样子,还不是往死里揍。还好我爬得快,冲上了车子,开车跑了。”
  我说:“他们是特意等你的吗?”
  王达说道:“他们好像就在对面,我放车子在超市门口,他们就看到了我。就过来了。”

  我说:“他们不会是看场子的吧?”
  王达说:“我怎么知道。”
  我说:“饿吗?”
  王达爬了起来,说:“去吃东西,我一天没吃了,昨晚打游戏打到早上,睡到下午,去送货,什么都没吃。”
  我说:“妈的你还活得真是舒服。没有猪的样子,却过上了猪一样的好生活。现在好了,这里也肿了,那里也肿了,也有了猪的样子。”
  王达下了病床,拿了药,然后一瘸一拐走过来。
  我扶着道:“脚也伤了?”
  王达说:“被踢了几脚,疼死我了。”

  我说:“看来,这帮人下手真的挺狠啊,该不是真的要你死吧。”
  王达说:“死倒是不会,可真的是狠狠地揍了一顿。”
  我说:“嗯,估计看你样子像陈世美,专门甩女人那种。”
  王达说:“那女的,应该是他们的大姐大,肯定被男人甩过。可是她误会我了,靠。”
  我说:“你样子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渣男一个。”

  王达说:“你他妈更不像什么好东西。”
  护士走过来,拦着道:“哎你怎么走了啊,还没打吊瓶呢。”
  王达说:“打什么吊瓶,又不会死人,还要打吊瓶,我饿了。我要出去。”
  护士说:“这药都开了啊。”
  王达说:“没事。”
  我说:“还是打完吊瓶吧。”
  王达说:“打什么打啊,没事。以前啊,被十七八个人围着打了半个钟,我都没死,这点小伤算什么。”
  我说:“还是先治一治吧。该不是被打到脑子都坏了吧。”
  王达一拉我,说:“走了,没事!”
  然后拉着下了楼。
  出去了外面,两人找了个小饭馆,点菜。

  王达还叫着上了一瓶白酒,剑南春,王达说:“白酒止痛,止痛。”
  我说:“嗯,我懂,我懂。”
  倒进了杯子里,菜没上,他就拿着白酒,冲着医生开的药吃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