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三个女人的样子,楚天齐都有要撞墙的想法:这该怎么办?想到撞墙,他的头部毫无来由的疼了一下,这时他有了主意。就见他一抱头,伏在床*上“哎哟,哎哟”的叫了起来。
  三女一看此景,暂时抛却嫌隙,急忙围拢过来问候着:“怎么啦?怎么啦?”
  就在三人忙着关心楚天齐时,宁俊琦走了进来。她一眼看到屋里的情形,以为楚天齐有了什么危险,也急忙跑了过来。

  “楚天齐,你怎么啦?我去叫医生。”宁俊琦说着,又返身向门口走去。
  听到宁俊琦说要去叫医生,楚天齐的“难受”好了很多,但还是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不用了,现在不疼了。”
  宁俊琦收住脚步走回来,当确认楚天齐确实已经不“难受”了,这才和屋里的人打招呼。
  柳文丽只是叫了一声“宁乡长”,就不再说话,倒是宁俊琦和她亲近的聊了好几句。
  王晓英很排斥宁俊琦,但也不得不打招呼,宁俊琦只是简单的给予了回应。在内心里,宁俊琦更排斥王晓英,看不上这个女人的那股轻浮样。
  宁俊琦和欧阳玉娜对视了几秒钟,几乎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欧阳玉娜”
  “宁俊琦”
  原来,她们二人认识。其实,不光是她们认识,她们家里的长辈要更熟识,只是她们不说这些,现场的其他人都不知道罢了。
  “玉娜,你怎么来了?”宁俊琦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我是来看看他。我们……认识好几年了。”欧阳玉娜给了一个很模糊的答案,但这个回答却会让人们产生很多的联想,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不过他们确实是在几年前认识的,只不过她一直记得那件事,而他却没放在心上罢了。
  宁俊琦略微怔了一下,说道:“哦,我还纳闷是谁能请到省报大记者呢?”宁俊琦的语气酸溜溜的。
  宁俊琦和欧阳玉娜谈的很投机,很快又把柳文丽拉过来,参与他们的话题。

  王晓英被尴尬的晾在了一边,待了一会儿实在无聊,她先走了。
  就在王晓英离开后,屋里的三女进行了一番对话,这让楚天齐哭笑不得,因为她们都是讥笑他的。
  王晓英离开后,大约过了有五分钟,正聊的火热的三女忽然提高声音,进行了一番对话。
  欧阳玉娜:“俊琦,他们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宁俊琦:“大概很久了吧,办公室挨着,也方便呀。”
  欧阳玉娜:“谁先主动的呢?”
  柳文丽:“这事哪能说的清,日久生情呗。”
  欧阳玉娜:“可得给他治治眼了,要不品位太——差了。”她故意拉长声调说着,还伸出了小拇指。
  宁俊琦:“唉,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只怕难啊。”

  柳文丽:“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呀,总不能让他就这么堕落下去吧!”
  宁俊琦:“好吧。那就让我们做一回天使,拯救那滑向深渊的灵魂吧!”
  欧阳玉娜:“阿门,主保佑!请原谅他丑陋的罪恶吧!”
  柳文丽:“阿弥陀佛,佛保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宁、柳、欧阳异口同声:“救救这可怜的孩子吧!”

  楚天齐当然听得出他们是在拿自己说事,是说他和王晓英的事,可我们屁事也没有啊,再说了,我躲她还来不及呢?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楚天齐忍不住红头胀脸的问道。
  三女先是一楞,接着给出了答案:
  宁俊琦:“指桑骂槐。”
  欧阳玉娜:“含沙射影。”
  柳文丽:“打,打狗骂鸡。”

  “哈,哈……”
  看来“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句话说的太对了,原来觉得王晓英会演戏,现在看来女人都会演戏,而且有的还会自导自演呢,眼前的这三位不就是嘛!
  你们演戏我也演。想到这里,楚天齐用手指着三人,“义正词严”的说:“俗话说的好“好男不跟女斗”,我呢就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了,只要你们不再埋汰我,我就不予追究了。”
  面对着楚天齐的“宽宏大量”,三女根本就不买帐。欧阳玉娜直接回敬道:“做贼心虚吧。”
  “看来不光灵魂需要救赎,脸皮也需要重生啊!”宁俊琦补充道。

  就这样,楚天齐抛出了一个个论点,结果都被三人“胡搅蛮缠”的给挡回来了,虽觉得她们是“胡搅蛮缠”,可楚天齐却找不到更有力的说辞来反驳她们。
  他想到了好多俗语,比如“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尤其还是母狼。楚天齐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的理由,其实是他在她们三人凌厉的攻势下,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于是,他决定用无数革命先烈与敌人斗争的手段来对付她们,那就是“打死也不说”。甚至他还躺下来,用被子蒙住了头。
  果然,在他顽强的意志力下,“敌人”们的嚣张气焰被打下去了,过了一会儿,竟然没了声音。
  “嗯,不对。这也太静了吧。”想到这里,楚天齐掀开头上的被子,这才发现三个女“敌人”都不见了。他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中午前后,尽是搞接待了。先是黄敬祖带着宁俊琦、刘文韬、郝晓燕、蒋副乡长来探望。刚送走了乡里一干人等,法院刘院长、信用社欧阳主任也先后来到。大家除了表达一些问候外,就是嘱咐楚天齐安心静养、调养身体。
  楚天齐下午的时候办理了自己的出院手续,床位退了回去,也拿到了交押金剩下的余款。他决定明天就回去上班了,现在已经出来十多天了。
  吃完晚饭,弟弟和姐姐出去洗澡了,姐弟俩晚上就在洗浴大厅休息,这样楚天齐和母亲正好就在父亲的病房陪床和休息。
  时间是夜里十点多了,母子二人已经聊了很多生活中的家常里短。二人没有睡意,继续说着话。
  “狗儿,妈想问你一句,哪个是你对象?”尤春梅终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事。
  “什么这个那个的,我还没对象呢?说点别的吧。”楚天齐含糊道,想转移话题。

  “前晌来了那么多女孩儿,就没你对象?”尤春梅不依不饶的说道,“我可听说了,来了好几个呢。有文丽、小宁姑娘,还有什么记者、委员的,好像都对你有点意思。你可不能挑来挑去,最后挑花了眼。”
  楚天齐笑着说:“妈,你别听礼瑞瞎说,他总是听风就是雨,我能有那么大魅力吗?这不过是朋友间正常的人情*世故,除了女的,还有男的来了呢。”
  “你不用拿话应付我,我就知道你该找对象了。原来你说有了女朋友,我们天天盼着你往回领,结果到头来说吹就吹了。现在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再考虑了。我知道文丽那孩子一直稀罕你,你对她也不错,我都看在眼里了。这次看小宁姑娘对你也不是一般的关心,你别说你们是同事关系,就算是同事关系,哪有一个乡长对副乡长这么关心的。又给找车,又亲自接我们,还给联系医生,这不更像是对象应该做的事嘛!还有记者……”尤春梅有理有据的分析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