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5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即便是这点到为止,在江平贵心里也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开发区主任,那是正县级单位,而且还是市里极力扶持的一级政府,各方面的待遇要比原来湖州的老区新湖区还要好,王森林是副市长,担子很重,根本没有精力操持开发区的工作,而几个副主任都是因为各式各样的关系进来的,比如石爱国的前任秘书陈庆龙。
  “唉,湖州的开发区真是烂透了,不好弄啊”。江平贵接了这么一句,再也不说话了。
  承诺已经许下了,接下来就是谈条件了,既然你想改换门庭,怎么着也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吧,不然的话,连个投名状都没有,谁信你?
  “嗯,谁说不是呢,就像这次的抗洪救灾,死了这么多人,毁了多少家庭啊,唉,真是湖州的不幸,好在是苍天有眼啊,江哥,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帮忙”。
  江平贵精神一震,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我有个朋友是省里的一家报纸的主编,接到了咱们这里群众写的举报信,特地来市里采访报道的,找我帮忙,我没有参与指挥抗洪,不是很清楚啊,所以我就想到了你,你一直跟着蒋书记抗洪,肯定知道我们这些外人不知道的事,所以想请你帮帮忙”  。
  “记者?他想知道哪方面的事,总得有个大致的方向吧?”

  “这次洪水到底死了多少人?”丁二狗目光如炬,盯着江平贵问道,其实哪里有什么记者,只不过是借这个话头把要说的话说出来而已。
  江平贵内心剧震,原来最终的戏肉在这里,可是这不单单是改换门庭这么简单了,这是在蒋文山背后捅刀子,要是死亡人数这么一旦爆出去,蒋文山别想风平浪静的退休了。
  这顿饭吃的一点都不尽兴,尽管丁二狗点到为止,可是江平贵心里已经起了防范之心,所以再也没有在这件事上吐露一个字。
  可是诱惑已经在江平贵心里牢牢的扎下了根,他还需要一个掂量而已,掂量哪头轻那头重,可是无论怎么掂量,背叛的种子一旦发芽,忠诚的土壤就再也挡不住它钻出地面。
  但是现在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不是江平贵会不会出卖蒋文山,关键的是丁二狗是在假传圣旨,他的这一切行为根本没有得到石爱国的准许,他只是在和顾青山之间达成了共识,原本是想让顾青山去说服石爱国的,但是考虑到一旦湖州的政局发生变化,丁二狗要极力促成石爱国和顾青山的合作,如果这个时候顾青山找上门去,就等于是自贬身份,绝没有到合作的最佳时机。
  丁二狗也在掂量,如果借此机会将蒋文山搞掉,那么石爱国上位的可能性有多大,这里面的变数有多大?这完全不在操控之中,如果此时仲华的叔叔仲枫阳在的话,还可以了解一下消息,但是目前他在省里的关系……
  等等,省里的关系,对了,怎么把她忘记了呢。
  “我知道,反正接到你的电话准没好事,说吧,你这次想干什么?”肖寒接通他的电话之后,不等他开口,就先数落了一顿。
  “寒姐,你为什么每次都冤枉我呢,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唉,你是不知道,被冤枉的感觉是很难受的”。
  “别给我提这个,找我干什么,是让我替你找红旗吗?她就在我这里呢,要不要和她说话?”肖寒说道。
  “她在你那里?她怎么在你那里啊?” 
  “这你不要问我,你问她自己吧,你们两个,搞得和小孩子过家家似得,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老是这么唧唧歪歪的有意思吗?”肖寒又继续说道。
  “不是,嫂子,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啊?”
  “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啊?少装蒜,红旗,你的电话,说曹操曹操道,正说着呢,这小子自己来电话了”。
  丁二狗心里暗暗叫苦,周红旗怎么在肖寒那里呢?另外肖寒刚才的话明显是有所指啊,而且看这意思就是和周红旗有关系,难道周红旗又出了什么事了,肖寒的话后半截就听不很清楚了,因为电话已经递给了周红旗了。
  丁二狗来不及多想什么了。
  “喂,红旗吗,你怎么在嫂子那里啊?”
  “她是我嫂子,我来这里很奇怪吗?倒是你,我记得好像我先认识你的,有什么事不找我,倒去找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的眼里只有我嫂子啊?”
  “死丫头,说什么呢,回来让你哥把你的嘴缝上”。肖寒急忙撇清自己,虽然自己和丁二狗之间从来没有发生什么,但是确实有几次是很暧昧的,想起那些,肖寒心里就是一阵激动,可是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是激动而已。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想联系你,但是你也知道你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而且从事的都是关系国家机密的事,说实话,每次找你,我都得想想这事是不是涉及到国防安全,压力很大啊”。丁二狗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被女孩一说就结巴的小屁孩了,这些年游历花丛,早就知道了该怎么对付不同性格的女孩子了,而刚才这番话,恰恰挠到了周红旗心中的痒处  。
  “这么说,是我对不起你了,全是我的错了?”
  “哪能呢,是我的错,我应该通过你找嫂子,是我坏了规矩了,我道歉,我赔礼,好不好?”丁二狗急忙服软。
  “这还差不多,唉,你以后找我就不用费那么多劲了,我换了工作了”。周红旗幽幽叹道,听起来有无限的伤感。
  “换到哪里去了,在家搞内勤了?”
  “要是还能留在部队里,搞内勤我也认了,我复员了,所以现在闲得很,有的是时间,你有时间吗?有时间来省城玩玩吧,我也没有多少朋友,你勉强算是一个吧”。
  “复员了,真的假的?”
  “你不信?”周红旗这次倒是没发怒,只是显得很无所谓,不像之前那个英姿飒爽的女人了。
  “不是,不是我不信,只是这事太突然了,为什么呀?老爷子的命令?”
  “哼,除了那个军阀还能有谁?”周红旗突然来气了,语气也不是刚才那么有气无力了,显得异常气愤。
  “好了好了,复员也好,至少我能知道你在哪里,对了,去省城没问题,我要和领导请个假,你也知道,秘书没有自己的时间,他现在住院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定好时间我联系你,这次我找嫂子是真有事,而且还是大事”。
  “那好吧,嫂子你的电话”。周红旗拿着手机走向肖寒,离的还很远呢,直接就朝肖寒扔了过去,多亏是肖寒反应快,要不然肯定是掉地上了。
  气得肖寒白了她一眼,也没有再说话,知道这些日子是这个祖宗的倒霉日子,所以她也不愿意再去招惹这个倒霉蛋,宁愿离的远远的  。
  “什么事?说吧”。肖寒站在离周红旗不远的地方接电话,目的就是避免惹得这个小姑奶奶不高兴,虽然周红旗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肖寒作为女人,深深的知道,这个小姑子内心里有极强的嫉妒心,她可不愿意去招惹她。

  “嫂子,前段时间湖州发大水,死了不少人,这事你知道吧?”
  “知道,电视上不是报道了吗,死了六七十人,要说你们市里也是够混蛋的,都什么时候了,又不是突发灾难,怎么还能死这么多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