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4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我走,不用游泳”。丁二狗拉起郑小艾的手臂向走廊深处走去,瞬间她就知道了丁二狗要带她去哪里,那是前任校长朱红军的办公室。
  “我,我不去,我害怕”。郑小艾向后缩着手,坚决不愿意再过去,因为那里是朱红军一次次*暴她的地方,最终又把她送给了蒋文山。

  “走吧,没事的,有我在,一切都会过去了,相信我,姐,开始的地方也是结束的地方”。
  虽然湖州一中的教学空间很紧张,但是有一个地方谁也不愿搬过去,那即是前任校长朱红军的办公室,既然连房间都没有人愿意用,更别提里面的东西了,所以朱红军屋子里的东西几乎和丁二狗上一次潜入式一样,只不过桌子上和沙发上全是灰。
  丁二狗用钥匙环上的曲针捅开了办公室的门,里面一股霉味扑面而来,丁二狗用手扇了扇,上前推开了窗户,外面的新鲜空气顿时涌了进来,他拿起门后面的脸盆要到楼下接水,郑小艾也是紧跟着他,丝毫不敢离开半步。
  将屋子里打扫干净之后,又悄悄的关上了门,黑暗中,两人的眼睛都早已适应了黑暗,所以丁二狗慢慢向郑小艾走去,郑小艾步步后退。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干你一直想干的事啊”。
  “你,不行,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想着做那事,要是有人突然进来怎么办?还有那个胡校长,待会她会找我们的”。郑小艾边退边拒绝着。
  “我已经告诉她了,让她看好各年级学生,我要休息一会,还告诉她,郑局长和我在一起呢,不用她管了,你说她会不会理解我说的话,嘻嘻”。黑暗里,丁二狗奸笑着,愈发显得瘆人。
  终于郑小艾退到了办公桌前,后面已经没有路,她已经是退无可退了,这个场景和几年前第一次被朱红军叫到这里时一模一样,很可能是冥冥之中的巧合吧,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丁二狗见她不再后退,上前搂住她的纤腰,将自己的嘴巴凑上去,强行去吻左右摇头想要摆脱他的郑小艾  。
  见她不肯就范,丁二狗反倒是不着急了,然后把自己的头抵在了她脸的一侧,轻声说道:“我这个人嫉妒心很强的,凡是我的东西,我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天王老子都不行,告诉你吧,即便是朱红军没有东窗事发,我也会找到他的命门搞死他,不过,便宜他了,但是蒋文山这个家伙太大,不好搞,所以我要利用机会,这一次就是机会,你明白吗?”
  “可是我担心你”。郑小艾终于不再躲闪,搂住了丁二狗的虎颈,有点动情的用自己的脸庞摩挲着丁二狗的脸。

  “不用担心我,他马上就要完了,到那时你将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虽然从你和我发生关系第一天起,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他是否又找过你,但是我心里难受的很,每每想到我的女人要被别的男人占有,我的心里就如刀绞一般,所以,这个男人必须死,蒋文山这次离开湖州,我也不会放过他,放过他就等于给自己埋了一个定时丨炸丨弹,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炸响,我绝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郑小艾不再说话,在黑暗里怔怔的看着丁二狗,他也不再说说话,因为此时实在是没有必要再说话。
  丁二狗两手紧搂住郑小艾。嘴凑近郑小艾红艳的嘴唇,吻了上去,郑小艾娇哼一声,闭上眼睛,慢慢地体会这难言的情感。
  唇舌交缠,唇来唇往,丁二狗吸取着郑小艾口中香甜的唾液,吸着她那条柔滑无比的小香舌,郑小艾发出了压抑地闷哼声。
  同时,丁二狗双手伸进郑小艾的衣服,摸着光洁的背部,顺着柔滑的脊背下移,抚摸在郑小艾浑圆挺翘的臀部之上,使劲地揉捏着。
  激情在燃烧,欲火在上升。郑小艾也紧紧地搂着丁二狗,手在丁二狗身后乱摸乱弄不已,紧紧地闭着眼睛,一脸的潮红。口中小舌与丁二狗的交织在一起,带起了一阵唾液四溢。不知过了多久,郑小艾松开抱在丁二狗身上的手,推了丁二狗一把,嘴角还留有着一丝垂线,“狗子,我爱你!”
  丁二狗将郑小艾整个的摁在朱红军的老板桌上,嘴唇凑了上去,狠狠地吻着。郑小艾身体一阵僵硬,然后变得柔软,也激情地反应起来。口舌交缠,唾液互生。慢慢地,不知道什么时候丁二狗的手按在了郑小艾胸前的高耸之上,轻揉慢捏,隔着衣服,都可以感受到那两团柔软在自己的手中不停地变幻各种形状。 
  洪峰在一夜之间经过了湖州市,这使得湖州终于有时间喘口气了,老城区大部分地方都被淹,具体伤亡人数还在统计中,可是因为整个市区都被洪水浸泡过,经济损失难以估量。
  “有具体数字了吗?”蒋文山疲惫的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他前面站着秘书江平贵。
  “嗯,书记,很不乐观”。
  “说吧,我承得住”。蒋文山下意识的挺了挺自己的腰部。
  “四百七十人”。江平贵艰难的吐出了这个数字。
  “什么?怎么会这么多?统计数字准确吗,有没有一一核实过?”蒋文山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问道。
  “都已经核实过了”。江平贵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暗示他还是要说出来,最终定什么数字还是要由蒋文山自己决定,谁都知道这样的数字会有水分,而且只会多不会少。

  “再去核实,我就不信会有这么多人死了,怎么会死这么多人呢?”蒋文山咆哮道
  江平贵转身离开了,一言未发,蒋文山也知道这个数字恐怕也是经过层层隐瞒的,但是隐瞒过后的数字还是这么多,这令他简直不能接受  。
  最终定下来的数字是七十人,这个数字是蒋文山亲自定下来的,也是最后只能向媒体公布的数字,原来的统计数字是绝密,任何人不得向外透露。 
  于是报纸网络上电视上公布的数字是此次百年不遇的洪水共造成湖州七十人死亡,是湖州历史上自然灾害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是一次惨痛的教训,各方面要进行深刻反省。
  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或者是掩饰一下这场洪水给湖州带来的巨大损失,蒋文山大会小会将灾后重建的重要性,而且接连在电视台作讲话,号召有能力有爱心的企业和个人积极捐款捐物,帮助受灾的群众渡过难关。
  在蒋文山这样的强力宣传下,湖州的社会情况还算安定,但是注定有些事是瞒不住的,而且有些人注定也是要极力将这件事翻出来的,因为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再也没有这个店了。
  “干爹,这件事非得从内部捅开不可,但是这内部人员,知道的也就那几个,所以不太容易打开口子,要是没有大的本钱,估计没人敢做这事”。丁二狗和顾青山对坐着,一边吃顾晓萌刚刚端上来的油炸花生米,一边说道。
  “你有人选了?”顾青山问道。
  “嗯,不知道行不行,但是要做成这件事,必须下血本,到时候你得答应让他当开发区的主任和书记,估计这有点门”。
  “嗯,代价不小,就怕老石不同意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