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4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5-10 21:45:37
  (正文)
  历史就是如此地充满玄机。就在山本给及川海军大臣写信的差不多时间,在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基地珍珠港也发生了一件与此紧密相关的事情。
  早在1940 年11 月22 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海军上将就发出了一份由作战计划局局长理奇蒙.特纳上校起草的文件,文件指出:“夏威夷水域最有利可图的偷袭目标是以那里为基地的舰队,”同时建议,“在港内敷设防鱼雷网是否更妥当?”

  这一文件并未引起当时太平洋舰队司令官詹姆斯.理查德森海军上将的重视。对于斯塔克的提醒他认为基本上属于杞人忧天,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也。1941年1月7日,在写给斯塔克的一份还算礼貌的备忘录中理查德森说:似乎找不到一种更实用的办法,在港内敷设防鱼雷障碍或防鱼雷网,以保护停泊在港内的舰船免受鱼雷的攻击,同时又不限制港内舰船的自由活动。只要珍珠港是这个区域的舰队可用的唯一军事基地,任何这类能进一步限制基地使用的被动防卫措施都应避免。考虑到这一点,再加上在目前条件下这种攻击的不可能性,以及在战时面对积极活动的舰队,敌人似乎没有能力把航空母舰开到足够近的地方,敷设这样的网被认为是不必要的。

  山本和理查德森发给领导的信件和备忘录都是1941年1月7日。考虑到时差的因素,两者之间的时间相差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这难道是天意吗?
  不久之后发生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如果刚才那件事发在煮酒论史还勉强可以的话,这件事儿真的应该放到莲蓬鬼话去了。山本在信末留下了“仅供阁下一人阅,后请立即销毁”的字样,及川海相看完之后也确实马上销毁掉了,今天我们看到这封信的影印件并非山本手迹而是临摹版。即使如此小心翼翼却还是走漏了风声。1941年1月27日,秘鲁驻东京大使里卡多.施赖伯博士对他的朋友、美国驻日使馆一秘爱德华.克罗克说,他在一次鸡尾酒会上获悉了一个重大信息,日本企图倾全力“对美国重要海军基地珍珠港进行一次大规摸偷袭”。闻听此信的克罗克大惊失色,立即将这一消息报告给格鲁大使。格鲁自然不敢怠慢,迅速将这一消息报告给华盛顿。情报辗转来到了海军情报部,情报部在经过可能很认真的研究后认为,“根据所掌握的日本海陆两军部署情况,日军对珍珠港采取行动似乎并不迫在眉睫,在可预见的将来亦未可能有此计划”。

  格鲁的电报就这样被束之高阁,但是秘鲁大使的消息从何而来迄今仍然是谜。
  有了“革命”的思想,还需要有“革命的计划”。这样重要而秘密的任务交给谁去办呢?山本思虑再三,想到了当时第十一航空舰队的参谋长大西泷治郎海军少将,这家伙肯定行!2月1日,山本非正式地给大西写了一封信,扼要阐明了他的想法,并要求大西秘密研究实施这个计划的可能性。
  这位大西在太平洋战场同样是赫赫有名。他的出名并不因为他一直是航空制胜论的倡导者,而在于他在战争末期创建了一支魔鬼筋肉人部队,那就是十死无生、让盟军闻风丧胆的“神风特攻队”,这支部队的恐怖程度恐怕连今天的基地组织或者IS都望尘莫及。又一个惊人的巧合是,大西和马上就要出场亮相的源田实、黑岛龟人恰恰是神风特攻队的三大创始人和倡导者,届时详叙。
  出生于1891年的大西比山本小七岁,同样先后毕业于“海兵”和“海大”,之后一直在与空军有关的部队或部门任职。大西对海军航空兵战术有着浓厚的兴趣,这正是山本选择他的主要原因。大西反对传统的大舰巨炮思想,极力主张优先发展航空母舰和舰载机。他反对建造“大和”和“武藏”号战列舰,认为造一艘“大和”级战舰的费用足够建造3000架飞机。大西的名言是,“用3000架飞机我能把十几条‘大和’炸沉到海底去”。他曾预见到空军独立时代的到来,还是日军统帅部《关于航空军备研究》的主要执笔者。在日本军界,大西有“修罗外道”之称,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个善茬儿!

  在中日战争中,大西竭力主张使用海军航空兵部队对中国主要城市进行大规模战略轰炸,以彻底摧垮中国军民的战斗意志。在担任驻汉口的第二联合空袭部队少将司令官期间,大西曾亲自带队轰炸陪都重庆。在这里他又留下一句名言:“大佐以上的军官阵亡了几个?没有高官的死哪有士气?”重庆大轰炸后,大西奉调回国升任日本海军第十一航空舰队参谋长。接到山本信件的大西不敢怠慢,很快就来到了“长门”号上。

  尽管大西的思想已经足够激进,但相对于更加激进的山本司令官来说还是小巫见大巫。听了山本司令长官的详细介绍,大西被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得目瞪口呆。从内心里大西并不认可这一计划,这太冒险了,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但出于对司令长官的敬重,大西还是勉强接受了制定作战计划的任务。
  回到位于鹿儿岛的第十一航空舰队司令部后,大西第一时间秘密召见了舰队首席参谋田孝成大佐。田大佐是日本海军中著名的航空战术参谋,享有“空投鱼雷专家”之美誉,他同样被山本的想法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末了田大佐说:“这种攻击基本没有可能性,除非在鱼雷攻击上能创造奇迹。如果能在鱼雷上捆上降落伞以防止鱼雷沉入水底或者卡在淤泥里,或者从非常低的高度投放鱼雷”,说到这里田大佐一脸痛苦地摇了摇头,“这样的镜头只能出现在睡梦里”。

  大西知道,让一个本身就没有激情和信心的人去完成这样具有创造性的作战计划是不现实的,他摆摆手打发走了田大佐。历史和大西都给了田大佐难得的机遇,可惜田大佐没有抓住,从而失去了流芳百世或者遗臭万年的最佳机会。
  老大干不了不代表就没人干得了,大西第二个想到的是第一航空战队“加贺”号航母的航空参谋源田实海军少佐,他迅疾给源田拍了急电“立即来鹿岛有急事相商”。就这样,这位后来在太平洋战场声名显赫的海军参谋戏剧性地走上了历史前台。
  源田接电后马不停蹄地赶到鹿岛。头年秋天,源田在担任日本驻伦敦使馆海军武官期间曾经详细研究了英军袭击塔兰托的报告,这对他接受山本的观点是个有益的帮助。阅读着山本大将的亲笔信件,源田少佐激动得两眼放光双手颤抖,他深深为山本司令长官的胆识和谋略所折服:“这个计划尽管存在很多困难,但是并非不可实现。”大西要的就是这句话,他马上命令源田在最短时间里拿出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源田欣然接受了任务,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

  相对于已经成为高级将领的山本和大西而言,出生于1904年日俄战争那年的源田还是个新兵蛋子。俗话说“鸡找鸡、鸭找鸭、乌龟爱找老王八”,大西之所以找源田正是因为这小子和自己一样是航空制胜论的鼓吹者。源田1924年从“海兵”毕业,1928年就被编入霞浦航空队,1930年6月又编入“赤城”号航母的航空分队。在此期间,源田不断发表航空制胜论的观点,还组织在日本各地进行飞机航行特技表演,使得广大普通民众大开眼界,他的表演队伍也因此被称为“源田马戏团”。1938年11月源田被任命为日本驻英大使馆候补海军武官,期间亲眼见证了英吉利海峡上空惊心动魄的不列颠生死大空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