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83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去,胖子,你和三炮守摊吧,我先回家了,晚点老师还要过来吃饭呢……”方逸摇了摇头,他来摊子这也就是给胖子和三炮说一声自己要先回去。
  “那行,你小子可别后悔啊……”胖子点了点头,看到方逸正想走的时候,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对了,那串珠子的事情怎么说?我看你怎么还挂在脖子上啊?”
  “是啊,方逸,满哥他卖不卖?”三炮的眼睛也看了过来,刚才方逸去找满军的时候,胖子已经将这事情给他说了。
  “胖子,这串珠子可能是我拿错了……”
  方逸今儿这是第二次撒谎了,“我昨儿收拾了一下师父的箱子,可能把师父留下的那串星月挂脖子上了,我现在回家就是找找去,看满哥给的那串星月还在不在?”
  到现在为止,方逸也不敢肯定这串星月所产生的异变是自己带来的,而且这事儿也太过荒谬,就算方逸肯定了之后他也不会告诉胖子和三炮的,因为这种能力已经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
  “啊?是老道士留下来的?”

  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一拍大腿,满脸懊丧的说道:“早知道我就不当兵去了,要不然老道士死之前我守在他身边的话,说不定也能得到几件宝贝呢……”
  对于方逸的话,胖子倒是没怎么怀疑,因为当时方逸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的确见到有好几串珠子,只是那会胖子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值钱,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现在自然也是分不出来的。
  “你有这功夫做白日梦,还不如多卖几串珠子呢……”方逸笑着看了胖子一眼,说道:“晚上回去之前要是卖不到十串,你小子以后就别吹自己是那什么销售奇才了啊……”
  “嘿,哥是个暴脾气,你还别激我,十串就十串……”
  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嘿嘿笑道:“三炮中午卖了两串,刚才你去找满哥我又卖了五串,只差三串就到你说的十串了……”

  要说胖子这张嘴,真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刚才的时候从博物馆出来了一个旅游团,是西北地区的一个高校老师组的团,里面都是些知识分子。
  在那些老师逛市场的时候,三炮是开动了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将男人戴手串说成了是一种时尚,彷佛这些老师们给学生上课不戴手串的话,那就不能为人师表了。
  胖子的一番话说的几位老师是头晕眼花,再加上这手串200多块钱一串,也不算很贵,他们都能负担的起,于是当场就有三个老师掏了钱,等这三个老师回到团里一说,又有两个男老师专门跑过来分别买了一串。
  “胖子,你还真行啊……”听到胖子说完卖珠子的经过后,方逸的那张嘴巴也是吃惊的半天没合拢,看来做买卖这一行还真是胖子这一生的事业了。
  “这算什么?看胖爷晚上再泡个女朋友回来……”胖子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不过这话也就是在方逸和三炮跟前说说,真到了那女孩面前,胖子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行,胖子,我看好你,一定要加油啊……”
  方逸冲着胖子竖起了大拇指,顺手将他脖子上挂着的满军家的钥匙给取了下来,一边转身一边说道:“胖子,你今儿要是能找到女朋友,那明儿我就给你租套房子让你们过二人世界去……”
  “靠,看不起胖爷啊?”
  胖子不满的嚷嚷了一句,看到方逸头都没回,连忙又喊了一嗓子,“哎,我说这一天太短了吧,你给胖爷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准能找到女朋友的……”
  “行,一个月就一个月……”方逸这会急着回家去论证那串星月的事情,哪里有功夫和胖子扯淡啊,当下一口答应了下来。
  “哎,老板,您这串星月菩提怎么卖啊?”

  从摊位上离开后,方逸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走进了靠近市场门口的一家出售文玩杂项的古玩店里面,指着挂在墙上的一串略微有点发黄的星月问道。
  方逸之前给胖子说是回家找昨儿那串星月去,但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脖子上戴的这一串,就是昨天满军拿出来的,至于为何会从一串新珠子变成老珠子,这还有待方逸去验证。
  不过在验证之前,方逸还必须买一串星月带回去,否则这事儿他根本就没法解释,你说这串是你师父的,但满军给的那一串总不能不翼而飞了吧?
  “那是五年的陈籽,正宗的海南老星月,你要买的话,一千二……”正低着头看书的老板抬头瞅了一眼方逸,随口报出了个价格。
  “一千二,这价格有点高啊……”方逸不置可否的自言自语了一句,又指着玻璃柜里面的一串金刚菩提,开口问道:“那这串金刚手串怎么卖呢?”
  “这串是十二瓣的金刚,尺寸在二十一左右,六百……”
  老板这次连头都没抬,做买卖的都是人精,眼力尤其好,从方逸身上穿的衣服这个老板就能看出来,站在柜台外的年轻人,并不是那种有钱有闲玩文玩的人。
  “老板,两串加起来,一千块……”方逸从兜里掏出了一叠钱,说道:“我身上就这么多,我有心买,愿不愿意卖在您……”
  方逸身上的确就这么多钱,这还是三炮硬塞给他的,说大老爷们的身上要放点钱,方逸推不过才装兜里的。

  “一千块,少了点啊?”
  看书的老板这次终于是把书放下了,说道:“小伙子,什么样的东西什么样的价,我这里的星月虽然卖的价高了点,但确实是海南星月,这金刚菩提也是尼泊尔过来的,你要是想买便宜的,外面越南籽的星月一百块一条,你又何必买我的呢?”
  “呵呵,老板,我说的也是实诚价啊……”
  方逸呵呵一笑,开口说道:“海南籽的星月是贵一点,但您拿货价绝对不超过四百吧?这金刚是按斤卖的,这一串才十二颗,能值两百块钱就不错了,我给您一千块,您还有赚的……”
  方逸这一中午的学习不是白学的,赵洪涛不仅教了他一些文玩杂项的基础,另外对这些文玩的市场行情也说了说,是以方逸才知道现在各种文玩珠子的进货行价。
  “哎呦,遇到个行家啊?”听到方逸的这番话,那个老板不由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行,一千就一千,咱们也算是交个朋友……”
  做古玩买卖的人,做的都是熟客,而熟客大多都是一些对古玩有些了解的玩家,因为只有这样的玩家才能发展成为熟客,如果方逸今儿说不出那番话来,这古玩店的老板未必会一千块钱就把东西卖给他的。

  “老板,不用包装了……”看到店老板准备拿个盒子将金刚装起来,方逸出言制止了他,直接将那串金刚戴在了手腕上,星月则是挂在了衣服里面的脖子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