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4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丁,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
  丁二狗笑笑没说话,带着徐娇娇走进了市政府后面的一条小巷里,那里有一家天山烤肉,羊肉都是现杀的,吃着放心,因为是中午,所以丁二狗也没有喝酒,两人对坐着吃串和烧饼,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今天的徐娇娇看起来没有了前段时间的白领气质,倒是很有点青涩的味道,虽然胸不是很大,但是勉强可以盈盈一握,当然了,这是目测,而且下面的紧身牛仔裤将两条长腿勾勒的原形毕现,上衣是一件开衫,同样是很修身的那种。
  “看什么看?没见过?”看到丁二狗盯着自己看,徐娇娇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看我女朋友关你屁事,哎,这可是你说的,你是我女朋友,别想耍赖”。
  徐娇娇白了丁二狗一眼,没有说话。

  赵庆虎坐在自己宽大的老板椅上,对面站着赵刚。
  “刚子,桌子上是两个账号,往第一个账号里打五百万,第二个账号里打五十万,这件事你负责办好,如果财务上问的话,你就说是我让你办的,不行的话直接给我打电话”。
  “是,叔叔,这钱……”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去找过蒋文山了,现在湖州到处都是抗洪的宣传,好像这场洪水在所难免,我虽然提了和蒋海洋之间的误会,他没有说什么,还说生意竞争是好事,没有竞争哪有发展?其实我也听得出来,这是客套话,所以我表示既然湖州遭遇百年一遇的洪水,卫皇集团作为湖州市的本地企业,为家乡的抗洪做贡献责无旁贷,这一百万是我们卫皇集团捐的,过几天很可能还会有捐款的仪式,到时候我再以个人的名义捐一百万吧”。

  “叔叔,太多了吧?”
  “唉,多吗?买个平安吧,趁这个机会把郝佳这件事摆平,蒋海洋把目标对准郝佳,目的还是郝佳的公司,毕竟那是几个亿的资产,而且这些钱来路是什么蒋海洋不会不知道,现在王森林倒了,蒋海洋就撕掉了最后一层纸,公然开始抢了,无本买卖做的好啊”。
  “蒋海洋的胆子太大了”  。赵刚愤愤不平的说道。
  “他胆子大是因为他有个市委书记的爹,可惜了我们赵家,偌大的财产没有一个人能够保护,虽然有些钱来路不正,但是这些年我看都在尽力洗白,但是最关键的还是在官场上没有强有力的外援,这件事是最大的麻烦,我听说你最近联系过石爱国的秘书?”赵庆虎虎目一瞪,差点将赵刚心里那点小九九吓出来。

  “嗯,他今晚期跟我吃饭”。
  “他请你吃饭?”赵庆虎有点讶异。
  “他的一个朋友在庄园里乱串,被保安抓住了,我那天请示过你,把她放了,他这算是感谢我吧”。
  “哦,这个人你接触过吗?怎么样的一个人?”
  “叔叔,你看上的人还有错,斌哥结婚那天,你不是给了他一张黄金名片吗?”
  赵庆虎眼睛一闭,想了一会,点点头,这才想起来那天在喜宴上自己确实给了那个叫做丁长生的年轻人一张名片,这几日他精力不济,每晚都要和何晴做好几次,自己身体严重透支,这点精气神全靠鹿血维持,色是刮骨的刀,果不其然啊。
  但是没有办法,根据医生的测算,这几天正是何晴的排卵期,赵恒斌虽然也是他亲生儿子,可是这样一个傻瓜是不可能继承自己的商业帝国的,而侄子赵刚呢,虽然狠辣有余,也够聪明,但是这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儿子,他不甘心啊。
  所以他想让何晴给他生个儿子,哪怕是女儿也好,那样赵恒斌有了后半生的依靠,而他也可以死而无憾了。
  这些事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娶何晴当儿媳妇是一箭三雕,既能迫使何红安为他的洗钱计划一路绿灯,又能满足自己的欲望,因为在赵庆虎第一次去何红安家里送礼时,他就相中了当时那个小女孩,那个时候何晴刚刚上高一,说起来已经十多年了。
  “那这五十万呢?”
  “不知道,蒋文山给的账号,不管是谁的,打进去就是”。赵庆虎疲惫的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会,今晚还得继续战斗,想要一个儿子的欲望使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洪峰正像指挥部接到的上级通知那样如期而至,蒋文山没有像石爱国那样亲临一线,但是他也是住在指挥部里好几天没有回家了,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看起来这位强势的市委书记也是一位可以干事的人。
  蒋文山刚刚喝了一碗面条,昨晚又是大半夜没睡,所以即便是吃了一点饭,还是精神不振,这个时候,电话铃刺耳的响了起来,江平贵急忙上前接了起来。
  “喂,哪位?”
  “江主任,请尽快通知蒋文山,骆马湖漫堤了,按照预定方案,进行最后一次清场,很可能,骆马湖的大堤很可能保不住了”。杨华安异常疲惫的喊道。

  “杨副市长,我马上向书记汇报”。江平贵迅速的挂了电话,看向蒋文山,不用他说,杨华安的声音够大,蒋文山听得清清楚楚。
  “唉,骆马湖啊骆马湖,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落凤坡死凤雏,骆马湖不知道会让谁落马?骆马湖要是决堤了,第二道堤从来没有经历过水,不知道会怎么样,第二道堤坝是湖州的最后一道屏障,万一决口,不单单是市区被淹,整个开发区也将被淹没,这个后果太严重了”。
  “书记,这事是不是要向省里汇报?”
  “汇报是肯定的,这样吧,给羊司令打电话,需要军队支援,另外告诉杨华安,骆马湖大堤必须死守,人在大堤在,大堤不在了,人也不要回来了,我也马上上大堤,另外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必须把一道堤守住”。  蒋文山把身上披着的一件外套扔在了沙发上,拿起桌子上的红色电话拨通了省里的电话  。

  “喂,文山吗?”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虽然低沉,但是给人一种上位者的威压感,就连蒋文山也不由得挺直了身躯。
  “老领导,是我,我有重要的事汇报,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您”。
  “文山,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直接说,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抗洪出现了问题?”
  “嗯,骆马湖大堤刚刚漫堤了,我担心第二道防洪堤根本挡不住这样的洪水?能不能请省长协调一下,让我们把骆马湖的闸门关上,哪怕是关一个上午也行”。蒋文山字斟句酌的说道。
  罗明江是蒋文山的老领导,这一点是没错的,要不是罗明江在省里撑着,蒋文山这个市委书记干不到今天,所以他这是没有办法了,背后就是上百万的湖州市民,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求一求老领导,希望你能将闸门关上一个上午,让洪峰顺流而下,这样即便是漫堤了,湖州也能将骆马湖的水消化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