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门再次被打开,一名护士推着手术床走了出来,旁边还有一名医生跟着。楚天齐正要上前,被高副院长挡住了:“楚助理,病人还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还需要到重症监护室观察。你不要触碰病人,以免发生感染。我们还要到重症监控室工作一会。”
  “哦”,楚天齐木然的应了一声,看着手术床从身边走过。只看到父亲头上缠着纱布,嘴上扣着氧气罩,一点也看不出他原来的样子。他迈动双脚,跟在后面,只到高副院长一行进了重症监护室,他才停住脚步,隔着门上留出的窗口大小的玻璃向里面张望着。他什么也没看到,因为里面还有一层玻璃,玻璃里面是什么样子他并不知道。
  “回房间吧。”雷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背后,“一会儿我招呼高副院长等人吃饭。”
  楚天齐没有客气,点了点头,到服务台问了楚礼瑞的房间号,然后径直向病房走去。
  弟弟的病房就在套间的隔壁,套间是高副院长给父亲预留的。病房里弟弟已经睡着了,输液瓶中的液体在一滴一滴的流着。母亲坐在病床旁,双眼盯着输液瓶,她的脸上还留存着清晰的泪痕。尽管楚天齐脚步很轻,母亲依然感觉到了,扭过头看着走进来的楚天齐。
  “睡着了?”楚天齐指了指弟弟。
  母亲点了点头,然后亲切的轻声道:“你爸怎么样了?”

  “手术很顺利,我爸脱离危险了,高副院长说还需要在监护室里待一晚,避免细菌感染。”楚天齐尽量避开了“重症监护室”几个字,“明天应该就能到隔壁套间了。”
  “那就好。”母亲又抹了一下眼角说道,“对了,他脑袋里的东西是不是弹片?现在在哪里?”
  “是弹片,说有好几十年了。”楚天齐如实回答。
  “怎么会有弹片呢?”母亲也很疑惑,随即又说道,“刚才护士让去采血室取你弟弟衣服呢,我怕你弟弟没人看着就没去,你去吧。”
  “好。”楚天齐走出了病房,直奔采血室而去。

  已经快晚上十点了,整个病房楼都很安静,楚天齐尽量放缓脚步,避免动静太大,影响其他病人休息。
  采血室就在一楼大门的右侧,此时里面亮着灯光,楚天齐径直走了过去。就在楚天齐准备上前敲门的时候,里面传出了对话声,对话内容让他收住了脚步。
  “刘姐,你说那个乡长助理是楚玉良的儿子吗?”
  “怎么不是?他不是叫楚天齐吗?自称是伤者的儿子呀,有什么不对吗?”

  “我也在奇怪这个事,可是楚玉良是O型血,他儿子怎么会是AB型呢?”
  “你听谁说的?不是弄错了吧?”
  “不会错,是院里的‘爱较真’给做的,怎么会错呢,而且她做了两遍的。”
  “那就奇怪了,正常情况O型血的人绝对不会生出AB型血的子女的。”
  “嘻嘻,也不一定呀,前几天报纸上不是说法国出了一个类似的特殊情况吗?”
  “那样的概率可能是几亿分之一吧,再说了,真假还不知道呢。”
  “那今天的事就没法解释了。妈呀,不会是媳妇跟别人私通生的吧?”
  “你又八卦了,别瞎说,万一是抱养的呢。”
  “那也没准,反正肯定不可能是亲生父子。要真是的话,那就有鬼了。”
  “咣当”,从采血室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刘姐,怎么回事?不会是真有鬼吧?”
  “瞎说什么,出去看看。”
  “等等。”
  又过了有两分钟,走廊里没了声响,妇女和女孩才走了出来。微弱灯光映衬下的走廊没有一个人影,有的只是拐角处的暗影和病房门口的垃圾筒。忽然,一阵大风从楼门吹了进来,女孩惊呼一声“有鬼”,又冲进了采血室。
  此时,楚天齐已经走在了回病房路上,他的心好乱,从来没有这么乱过。“咣当”,他又碰到了一个垃圾筒。
  “有病吧?”旁边的病房里有人不满的嘟囔着。声音通过虚掩的门传了出来,楚天齐没有理会别人的不满,实际上他根本就没听到,他现在只在心中默默的重复着一句话:“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哥们,等等。”雷鹏从后面追了上来,“叫了你几声都不答应,怎么了?”
  “没怎么。”楚天齐的回答透着疲倦。
  “怎么成了霜打的茄子了?这可不像你的状态,现在大叔的手术做的很成功,你弟弟明天就缓过来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雷鹏劝解道,“你不在屋里陪大娘,一个人跑出来干什么?”

  是呀,我爸和弟弟还在医院躺着哪,妈妈身体又不好,我怎么能听风就是雨呢。想到这里,楚天齐挤出了一丝笑容:“没什么,刚才正在想事,走神了。对了,和医生吃饭回来了?这么快?花了多少钱?”
  “没有,高副院长马上要开会,其他人自然也就不去了。”雷鹏说道,然后,举了举手中的打包袋,“我去给你们叫外卖了。”
  “还真有点饿了。”楚天齐接过两个打包袋,和雷鹏快速向病房走去。
  弟弟醒来了,已经输完了液,楚礼瑞正和母亲说着话。毕竟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虽然抽出了六百CC的血,经过输液,又睡了一觉,马上精神了不少。
  “礼瑞,精神头不错嘛。”雷鹏把打包袋和装饭的小桶放在了桌上,“你们赶紧吃点吧。”
  “孩子真是细心,我不饿,你们吃吧。”尤春梅惦记着老伴,根本吃不下饭。
  此时,楚天齐也把手中的打包袋放在了桌上,打开了里面的一次性餐盒,摆在桌上,又把稀饭桶的盖子取下,往里面倒了一些稀粥。

  “妈,先喝点稀的,再吃点菜和馅包。”楚天齐扶起了母亲。
  楚天齐一家三口吃的很舒服,尤其是楚礼瑞更是吃的一个劲儿打饱嗝。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雷鹏接起了电话:“好,我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雷鹏起身说道:“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把吃饭现场收拾干净,一家人开始说话。

  “狗儿,你弟弟的衣服拿回来了吗?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尤春梅问道。
  “哦……,采血室锁着门,没人,我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人,就回来了。”楚天齐撒了谎。
  “楚玉良家属,楚玉良家属,现在可以去探视病人了,现在可以去探视病人了。”病房内的呼叫器响了起来。
  一家人穿好衣服,起身向外走去,楚天齐在前面带路,母亲和弟弟跟在后面。很快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里面出来了一名护士。
  “你们是楚玉良的家属吗?”护士问道。
  “是”三人都答道。
  病人情况很稳定,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但要隔着玻璃探视,不要发出声音,时间只有五分钟。
  三人点点头,随着护士走了进去,透过玻璃隔断,大家看到了里面的楚玉良。楚玉良平躺在病床上,头上裹着纱布,纱布外面用网子罩着,脸肿着,两只眼睛露在外面。身上盖着印有“玉赤县人民医院”字样的白色被子,一根根管线从被子下面伸出,连接到旁边的检测仪器上。
  日期:2016-05-10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