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楚,你可让我怎么活呀?”随着这一声悲泣,母亲尤春梅的身影出现了,楚天齐赶忙快步迎了过去。她的身子软软的瘫在扶着她的宁俊琦身上,司机小孟一手扶着尤春梅,另一只手拎着两个提包。
  “妈,你怎么来了?”楚天齐扶住了母亲。
  “你爹怎么样了?”尤春梅紧紧抓着儿子的手,哭着道,“他不会有事吧?咱家可不能没有他呀。”
  楚天齐还没来得及安慰她,传来了护士的声音:“让开,让开。”
  众人赶快向旁边让了让,护士推着手术车过来了,楚天齐一眼看到手术车上躺着的弟弟,众人马上围到手术车旁。
  “让开,让开,不要影响抢救病人。”小护士的话,一下子让大家明白过来,向后让开了。楚天齐看到了弟弟脸上闪现着兴奋的神采,与刚进来时的焦虑大不相同。

  尤春梅目光呆滞,口中喃喃着:“我的儿呀!老楚……”
  众人簇拥着尤春梅坐在了手术室外的排椅上。
  楚天齐向母亲讲述了父亲的病情,当然大部分情况都是楚天齐猜测的,并在此基础上说的情况更乐观一些。果然,母亲听到丈夫“人很清醒,只是流了一点血”的情况后,情绪一下子稳定了很多。
  “宁乡长,你怎么来了?”楚天齐这时才想到只顾忙了,还没问候宁俊琦呢。
  “你给我留的纸条我看到了,当常海打来电话的时候,说是你父亲受伤了,他联系不到你。我就让他把人往乡卫生院拉,同时给乡卫生院打了电话让他们做好准备。又按纸条上的号码给雷鹏打电话,不通,给公丨安丨局打电话,对方说不知道雷鹏去哪了,我只好先联系了医院高副院长。好不容易给你打通了,我就没有急着往这里赶,又把大娘和你弟弟拉上了。”宁俊琦说的轻描淡写,但楚天齐却明白她做了大量工作。

  “我得先回去,路上接到县里电话,明天有省领导要经过乡里,我得马上回去准备。你安心在这里陪大叔,有什么事再找你。”宁俊琦站起身说道,又转向尤春梅,“大娘,多保重。”说完,向外走去。
  小孟急忙走在前面,去外面发动车子了。
  楚天齐赶忙站起身,又看着母亲,站住了。
  “快去送送”尤春梅对着楚天齐说道,“我自己没事。”
  楚天齐稍一犹豫,迅速跟上了宁俊琦的脚步。
  “大叔情况怎么样?不是像你刚才说的那么简单吧?”宁俊琦边走边问。
  “唉,我也不知道,已经进去三个小时了,医院的血都输完了,要不是礼瑞及时赶到,我父亲就会很危险。这都要感谢你。”楚天齐说道。

  “谢谢!”楚天齐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
  “拿开你的狗爪子。”宁俊琦打开了楚天齐的手,随即想到了什么,脸一红,“别来那些没用的,以后少给我惹麻烦,少让我给你擦……就行了。”
  楚天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一笑:“一定,保证!”
  “咕咕”
  什么声音?楚天齐看到宁俊琦抚了一下肚子,就明白了:“你没吃饭吧,我请你吃饭。”
  “行了吧,快忙正经的吧”宁俊琦挥了一下手臂,说道。
  很快到了院里,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宁俊琦上了车。
  此时,常海正好走了过来。
  “常主任,你坐宁乡长的车回吧。”楚天齐说道,“我母亲和弟弟都来了,我们能照顾的过来。”
  一听是这样,常海也没有坚持,就上了二一二车。
  车子启动了,宁俊琦探出头,说道:“记得及时告诉我楚大叔的情况。”
  “嗯”,楚天齐应着,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二一二车出了医院大院,走了。

  楚天齐快速返回了医院,母亲正独自坐在椅子上,她的情绪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楚天齐坐在母亲身边,握住了她干涩的手。
  “手术中”三个字还在顽强的亮着,不时有护士进进出出。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高副院长出来了。
  “楚助理,好事。你弟弟和父亲血型交叉配备结果出来了,完全符合输血要求,应该总共有四、五百CC血就够了。而且采血处还有一名医院员工和四名患者家属的血型也符合要求,血的事不用愁了。”高副院长很兴奋,接着又惊讶的说,“我们正准备对伤者的头部伤口进行处理,现在发现一些奇怪的地方,首先是他的伤口处应该是涂过膏状的东西,可能是用来止血的,但我又看不出来是什么药。还有就是在他头部创口里面发现一块金属碎片,疑似弹片。现在想征求家属的意见,是不是一并处理。另外,碎片在头里面多长时间了?”

  “弹片?不知道呀!”楚天齐感到很惊讶,“当然一并处理。”
  尤春梅也茫然的摇着头:“不知道,没听说过。”
  “好吧,我们马上组织实施。”高副院长说完,进了手术室。
  “怪不得有时父亲爱头疼呢,原来里面有碎片。”楚天齐心中十分疑惑,不禁想到,“如果是弹片的话,又是怎么回事呢?以前伤脚是他的秘密,现在看来碎片也应该是秘密了,父亲还有什么秘密呢?”

  母子二人互相依偎的坐着,“手术中”三个字依然顽强的亮着。
  门开了,护士推着手术床走了出来,楚礼瑞平静的躺在上面。楚天齐和母亲迅速走上前去,母亲抬起干涩的右手,轻抚着楚礼瑞的面颊。楚天齐手扶着手术床,盯着弟弟,楚礼瑞的面庞透着一丝苍白,嘴唇干巴巴的。。
  “妈,哥,我没事。”楚礼瑞脸上带着一抹笑意,看上去非常憔悴。
  “不要多说话。”护士说道,“他需要休息,我先送他去病房了,谁来陪着他?”
  “妈,你去吧,我在这儿守着。”楚天齐对母亲说道。
  尤春梅迟疑的站起身,跟着护士走了。母亲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单薄和孱弱,楚天齐这才感觉到,母亲老了。
  楚天齐既挂念手术室里的父亲,也惦记病房中的弟弟和母亲,就在这种难耐的煎熬中,终于等到了手术室门打开。
  高副院长当先走了出来,他一边摘下口罩,一边说道:“楚助理,你父亲的头部伤在右侧,伤口已经处理完毕,现在正在缝合。里面的金属碎片也已取出,就是一块弹片,从弹片的颜色、氧化情况看,至少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他的伤应该不致命,但也不轻,病人失血过多,现在虽然已经补充上血液,可是还要经过排异期等过程,血液循环才能正常。这个过程大概需要四十八小时以上,在这个期间病人可能一直会处在昏迷状态。更重要的是这次受伤,应该也触动到了里面的弹片,是否对神经造成影响?现在还不可知。”

  “谢谢你!高院长,辛苦你了。”楚天齐对着高副院长深深鞠了一躬。
  “应该的,救死抚伤就是我的工作职责,况且你还是小宁的同事和朋友,我更要尽心尽力了。你弟弟献了六百CC的血,多注意休息,适当补充营养,年轻人很快就没事了。”高副院长客气道,“对了,把这个给你。”高副院长递过来一个很小的透明密封袋,楚天齐接了过来,他看到里面有一个金属碎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