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0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快,快得让人根本就反应不及。
  接下来的细节,因为背对着我的关系,所以我并不能够瞧见,只见依韵公子手中的折扇在快速翻动,而在这样的攻击之中,那位石斧大将竭尽全力地抵挡。
  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敌得过依韵公子这蓄势已久的爆发。
  一颗头颅飞了起来,在半空中翻了一个滚儿,然后跌落在地上,而那具没有头颅的身体,也轰然倒地。
  这位临湖一族的长老,若是出现在战场,必然是无数人的噩梦,只可惜他挑错了对手。
  啊……
  石斧大将倒落惨死的一瞬间,围观的众人顿时就发出了一声如丧考妣的嚎叫来,反复堆叠,充斥在了整个草原的上空。
  倘若是士气低落的部族,只怕这些人会一拥而散,然而他们毕竟是临湖一族。
  战士之族的荣光,怎么可能跌落?

  长刀出鞘,武器竖直,这些人带着巨大的悲愤,哇啦啦喊着,朝我们冲了过来,人还没到,那飞斧和石子就纷纷砸落而来。
  双拳难敌四手,依韵公子杀完了人,冲着我大声喊道:“走!”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开了去。
  那是一个薄弱口子,只有四五头饿狼,他冲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面前,避开了砍下来的弯刀,紧接着腾然而起,一脚飞踹,将一人给踢飞了去,然后坐在了一头灰狼的背上,朝着我刚才站立的方向大喊道:“陆言,快走!我们……呃?”
  让依韵公子惊讶的事情是,刚才站立在那儿的我,早就溜得不见踪影。
  我出现在了两百米开外,冲着差异无比的他挥手,说走。
  依韵公子是见过世面的人,稍微一思索就明白了,哈哈大笑,说果然有趣。
  紧接着他驾着那头灰狼就开始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开了去,而我则利用土遁术,几个转折,来到了洛小北和屈胖三藏身的林间。
  我很快就找到了两人,瞧见屈胖三在洛小北的怀里呼呼大睡,而那妹子则聚精会神地瞧着远处的战场。
  我突然的出现,让洛小北有些惊讶,不过她却并没有大呼小叫,而是瞪了我一眼,低声说你就留他一人去应付那一帮人啊?
  我耸肩笑了笑,说他能够应付得了——你这么小声干嘛?
  洛小北一脸怜爱地看着怀里的那小子,说这孩子不是睡着了么?
  我撇了一下嘴,说我们在那里打生打死,这熊孩子居然还睡得着?我擦,非给他揪醒来不可。
  洛小北像护崽子的母鸡一样,抱着屈胖三,瞪着我说道:“你敢?”
  我无语,也懒得跟她解释一下这个熊孩子的脑回路究竟有多恐怖,反正被占便宜的人不是我。
  我趴在林子里观察着,发现那一帮人都追了过去,只剩下几人留在这里手势,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又陆陆续续返回了十来骑,二十多个人,一脸仓皇地朝着营地方向逃去。
  显然,依韵公子采用了游击战术,边走边打,在没有一流高手镇场的情况下,这帮人只不过是去送死。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们四处出击,拦截了七八支巡逻队,杀的杀,伤的伤。
  第二天下午的一场暴雨之中,我与依韵公子联合伏杀了临湖一族硕果仅存的最后一位长老,并且将其分尸,连最后的一点儿尊严都没有保留。
  面对着这样的挑衅,临湖一族的族长钊无姬终于坐不住了。
  当天傍晚,即便是隔着很远,我们都能够瞧见冲天的血光,而瞧见这个,一直都显得淡然自若的依韵公子终于变了脸色,对我们说道:“糟了,钊无姬那个老妖婆好像沟通邪神,恢复全力了!”

  钊无姬恢复全盛时期的修为,这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宛如晴天霹雳的坏消息。
  无论是我,还是依韵公子,都变得沉默了起来,而洛小北更是吓得脸色发白。
  她有过在临湖一族被俘的痛苦岁月,感触最是深。
  一想起那段日子,她就吓得浑身直打哆嗦。
  唯有屈胖三哈哈大笑,我瞧见他那得意模样,忍不住说他是不是吓坏了脑子,而屈胖三却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道:“我原本还觉得杀一个身受重伤的钊无姬胜之不武,现在看来,倒不必承担这样的骂名了。”

  这样的话儿,我听在耳中,觉得是吹牛皮,然而依韵公子却信以为真,拱手说不知道屈小哥有什么想法?
  屈胖三牛皮哄哄地说道:“无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依韵公子更是惊讶,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这个肉乎乎的小胖墩儿,说屈小哥自信能够敌得过那钊无姬?
  这话儿说得洛小北双眼发亮,而屈胖三却指着我说道:“别看我啊,杀钊无姬的人,是他。”

  “他?”
  洛小北一脸惊讶,指着我说道:“他什么本事我会不清楚?就他那样子,别说钊无姬本人,那老妖婆拔一根腿毛,都能够把他给灭了。”
  这话儿糙,理却不糙,依韵公子也有些奇怪地望着我。
  这两天来,他与我并肩而战,虽说我的手段神奇,但并没有表现出能够战胜钊无姬的压倒性优势。
  梦想可以有,但梦想不可能杀人。
  面对着两人的质疑,我尴尬地说道:“计划是有,不过至于能不能成功,这个就得看老天是否赏脸了。”

  依韵公子立刻反应了过来,问我说道:“靠那个法阵?”
  我点头,说对。
  洛小北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说法阵?什么样的法阵,在哪儿呢,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眼?
  我没有说话,反而是依韵公子帮她说道:“对啊,陆言,小北别的不谈,但是在法阵方面,却已经成了大器;你别看她小,在当今的法阵界,绝对能够排进前三名之列,而且她是前代阵王屈阳的弟子,见识过的法阵数不胜数……”

  他这般说辞让我对洛小北刮目相看,反倒是旁边的屈胖三有些不信,说等等,漂亮姐姐,屈阳什么时候收你当作徒弟了?
  洛小北噗嗤一笑,说说得好像你知道些什么一样;不过他刚才漏说了一句,是隔代弟子——我手中有一本当年阵王屈阳留下来的阵法概论,自小研读,颇有心得,后来我母亲又遍访名师,所以在法阵之上,倒是不怯于旁人。
  屈胖三点了点头,不过我瞧见他嘴角微微一翘,就知道这小东西对洛小北的话儿不屑一顾。
  他待洛小北说完之后,平静地说道:“法阵是我布的,人得陆言来杀,至于诸位的任务,就是帮着陆言,将人引入其中便是了。”
  他刚才装得人小体弱,而这话儿扔出来,却是硬邦邦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日期:2016-02-21 09: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