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0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尚晴天笑了,说你倒是看得透彻。
  他是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男子,无论是谈吐还是待人处事,都能够适当把握分寸,跟他谈话,其实很舒服。
  整个谈话过程,他都没有对我试探太多,如果我不愿意聊,他立刻打住,转移话题,他甚至连后续的计划都不问我,表现出了充分的信任来。
  过了几十分钟,突然间临湖村庄的方向传来了一阵疾步之声。

  没多久,一匹匹骑着毛狼的战士从那浓雾之中冲了出来,我和尚晴天停止了聊天,远远地望着对方,发现那毛狼巨大,一匹身上坐着两人,在瞧见我们之后,后面那人跳下了来,而前面那人却驾驭着这巨狼,朝着我们的后路包抄过去。
  他们是怕我俩跑了。
  不过我们并没有跑,而是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一伙人的带头者。
  差不多五分钟,我们被重重包围,至少有五十人的规模,而在最前面,有一个毛发浓密的壮汉被人簇拥着来到了跟前,打量着我们,最终盯中了我,厉声喝道:“陆言,你居然还敢露面?”
  我盯着那个持着巨斧的家伙,平淡地问道:“我们好像一起吃过酒?”
  壮汉点头,说对。
  我叹了一口气,说唉,好歹也有过一顿饭的交情,我真的不愿意杀你。
  壮汉哈哈大笑,说我倒是愿意将你脑袋砍下来,献给族长。

  他的大斧一挥,怒吼道:“杀!”
  倘若说松长老是潜伏暗夜的刺客,那么这位石斧大将就是碾压一切的强大战士。
  他天生就适合战场,杀人便如同他的呼吸一样自然。
  与其他人坐下的灰色巨狼不同,这家伙骑着一头长着六根狰狞獠牙的大野猪,而这野猪宛如一辆小汽车那般的体积,四只眼睛里面冒着嗜血的红色光芒,口中喷出灼热的腥气,腾腾成白雾。
  别看这野猪样貌凶恶而迟钝,一旦冲锋起来,立刻有一种山呼海啸的气势,连整个地皮都在颤抖。
  好在临湖一族的风气是崇拜强者,在石斧大将明确要宰杀于我、并且表现出了强烈的自信心之后,其余人立刻将武器竖直,使劲儿地往地上砸去,然后跺脚,以壮声势。
  他们以为我会跟这家伙单挑,然而我却没有。
  尽管前来荒域,我的实力在不断增长,但是我还是有所自知之明的,知道面对这样一位万军丛中,取上将头颅的猛人,到底还是有一些勉力。
  这样的猛张飞,还是留给依韵公子来对付吧。
  毕竟人家是要拿投名状的。

  我抽身往后退,而依韵公子则巍然不动,却从袖中滑落除了一把钢骨折扇来。
  唰!
  他陡然展开,却瞧见正面是一派中国山水,上面写着四个字:“江山如画。”
  而背面,则是一个仕女图。
  既有气吞山河的壮志,又有心系红颜的柔情。

  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却需要面对一个杀人无数的莽夫豪雄,怎么看,都有些让人担忧。
  那骑在四目野猪之上的石斧大将也是这般想的,他在一瞬间就冲到了跟前来,然后抬起斧头,通过那汹涌的冲势将依韵公子锁定,然后一斧子劈了下来。
  他最想杀的人,自然是我,不过既然有人胆敢螳臂当车,那么他也不会客气。
  荒域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看似原始,其实铁器的炼制已经很发达了,从死亡谷前往华族,我们就瞧见过一个部落是专门炼铁为生的,大部分的部族都用上了铁器。
  然而这人却已然用着石斧,由此可见,这玩意并不简单。
  离近了,我能够瞧见那石斧的材质是黑曜石,而外面居然有金丝一般的符文紧固,挥下来的那一瞬间,给人一种天地倒塌的恐怖。
  呼!

  巨斧砸落下来,眼看着就要将依韵公子给砸成了肉泥,他却平平地伸出了那面折扇。
  一方是气吞万里如虎,一方却是举重若轻,平平托起。
  如此轻松惬意,实在让人担忧。
  然而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重若万钧的石斧最终停顿住了,而在它下方托着的,正好就是依韵公子的一面折扇。
  这场景实在是太怪异了,无数人的脑袋里都浮现出了一句话来。
  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呢,那么轻的一面折扇,对上了那么沉重的石斧,如果就轻描淡写地承托了起来?
  难道说依韵公子的修为已经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高度了?
  我心中骇然,随后瞧见那折扇上竟然有丝丝缕缕的白雾溢出,看似轻逸,实则凝重无比。
  正是从那如画江山的绘图之中弥漫出来的气息,将这石斧的重量给全部抵消了去,而这样的情形仅仅持续了一瞬间,下一秒,依韵公子便展现出了宛如惊鸿起舞的曼妙身法来。
  他在石斧大汉的周身翩翩起舞,足尖不断踩在了某个绝妙的位置上,然后挥动着手中的折扇。

  旁人看着赏心悦目,然而离得不远的我,却能够瞧出其中的凶险来。
  石斧大将气得哇啦啦大叫,然而几秒钟之后,他身下的那头凶恶野猪突然间四脚一跨,朝着下方趴落而来。
  轰!
  那野猪的前后脚,给依韵公子用折扇的尖端切断了筋骨,再难站立,趴倒在了地下,而石斧大将不得不从那头野猪的身上跳了下来。

  他身上并无铠甲,满是肌肉疙瘩的上半身满是伤疤,彰显着他的凶猛。
  他是一个征战无数的强者,胜利从来都属于他。
  杀!
  他挥舞着巨大的石斧,与依韵公子拼搏了起来,双方在一瞬间交锋,彼此各施绝学,展现出了激烈的战斗来。
  一开始的时候,那石斧大将主攻,一把长斧耍弄得水泼不进,十分炫目,而依韵公子仿佛风中的柳絮,根本近不得他的身边,然而几十个回合过后,那大将的动作就变得迟缓了过来。
  因为无论他的斧头抡得再凶猛,也没有办法碰到依韵公子的半根毫毛。

  然而依韵公子却能够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对他发动攻击,割出一道又一道的伤痕来。
  一寸长,一寸强,这话儿没错,然后还有一句老话。
  一寸短,一寸险。
  短兵相接的时候,并不是兵器越长越好,而是得讲究合适。
  什么叫做合适?
  杀得了人,那就叫做合适,而此刻那石斧大将也感受到了这种痛苦,在某一时刻,他将那石斧猛然一掷,然后伸手,大喊一声道:“刀!”
  他终于转变了思路,旁边立刻有人抽出一把刀,朝着他扔了过来。
  石斧大将伸手,准备接刀再战。
  然而这个时候,全程都在逃避躲闪的依韵公子却动了。

  他口中念念有词,身影却快了一倍不止,人如鬼魅幻影,倏然间就冲到了石斧大将的跟前来,而这个时候,那把长刀却还没有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