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4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941年1月7日。联合舰队旗舰“长门”号战列舰的司令长官室里,山本海军大将正聚精会神奋笔疾书,他正在书写一封将改变今后海战模式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信件。写在这九页海军公文纸上的是上书给当时海军大臣及川古志郎大将的“战备意见书”,山本在这封信中第一次阐述了自己对珍珠港作战的总体构想。
  山本开头写道:虽然任何人对紧张的国际形势都无法正确预测,但“作为海军特别是联合舰队,毋庸置疑应该以对美英作战之决心转入认真备战并制订作战计划之时期”,接着他便分“战备”、“训练”、“作战方针”和“开战之初应采取之作战计划”四部分来阐明自己的观点。

  关于“作战方针”,山本彻底摈弃了日本海军沿袭几十年的正统派战略,即“日本舰队待美国舰队前来进攻后再在西太平洋迎击美国舰队,并通过舰队决战予以歼灭”。山本主张,居于劣势地位的日本舰队必须在“开战之初就猛攻猛打,摧毁敌主力舰队,使美国海军与国民士气沮丧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换句话说,就是将原来的以逸待劳守株待兔改为走出家门主动出击。
  山本接着强调,在实行这一作战计划时,“要有在开战之初就决一胜败之思想准备”。在第四部分的“开战之初应采取之作战计划”中,他把具体进行作战的要领分三种情况作了详尽的论述:
  第一种情况:如敌主力舰队大部分停泊在珍珠港内,则“用飞机编队将其彻底击沉并封闭该港”。
  第二种情况:如敌主力舰队停泊在珍珠港外,则“按第一种情况处理”。
  第三种情况:如敌主力舰队提前从夏威夷出发前来进攻,则“出动决战部队予以迎击,一举将其歼灭之”。
  关于在第一、第二种情况下使用兵力及其任务问题,山本这样写道:
  一、使用第一航空战队舰空母舰“赤城”号、“加贺”号和第二航空战队航母“苍龙”号、“飞龙”号,在月明之夜或黎明之时出动全部航空兵力对敌舰进行突然袭击,以求全歼。
  二、一支鱼雷舰战队:在航空母舰遭到敌机反击而可能沉没时,负责营救舰上人员。

  三、一支潜艇战队:逼近珍珠港附近,迎击仓皇出动之敌舰。若可能则在珍珠港口断然击沉敌舰,以此来封闭港口。
  四、一支运输船队:由几艘加油船充任,以便在长途奔袭中途供应燃料。
  被誉为日本海军三大战略家的佐藤铁太郎曾经留下了一本《帝国国防史论》,其杰出之处在于树立了“世界发展的前途在海洋上”的日本海权战略,并提出了对美七成兵力、渐减邀击等实战策略。早在日俄战争结束后不久,日本海军就根据未来的假想敌制订了守势作战方针。这一方针是:把美国视为未来的假想敌,并以美国海军作为主要目标来调整军备,像对马海战对付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一样最终迎击并歼灭美国舰队于日本近海。

  日本起初采取的方针是:在小笠原群岛一线配备警戒部队,以搜索前来进攻的美国舰队,在奄美大岛附近待命的主力部队则朝美舰队主力的前进方向出击,并全力以赴地进行决战。后来这条警戒线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海军技术的发展逐渐向前推进,原来所预期进行决战的水域也就随之东移。在1934年左右这个海域已前移到小笠原以及马里亚纳群岛以西一带,而到1940年左右又向前推进到马绍尔群岛以北和马里亚纳群岛以东东经160度以西的水域。

  此乃日本海军研究并坚持了几十年的“渐减邀击作战”。日本预测到,在美军的进军道路上,通过沿途岛屿上的航空基地出动陆基飞机进行袭击,再出动潜艇和驱逐舰、鱼雷艇进行鱼雷袭击,争取在日本主力舰队与敌相遇前消耗掉劳师远征的美舰队30%的实力,然后在日本近海打一场势均力敌的歼灭战,像对付当年俄罗斯太平洋第二舰队一样将敌军舰队击沉于日本近海。这也正是日本海军梦寐以求要求保持美国海军70%力量的理论基础。这一时期,“大舰巨炮主义”仍是日本海军乃至当时世界海军的主流思想,日本海军军备、舰队编制、教育训练等等都是以此为基础来进行的。

  山本的设想可以说是对日本海军长年以来形成固有作战观念的一种颠覆。从山本就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那一天起,他的目光就从来没有离开过珍珠港。随着美国太平洋舰队在1940年5月军事演习之后按照罗斯福的命令留驻珍珠港不再返回西海岸,山本袭击珍珠港全歼美军主力舰队的梦想也逐渐变成可能。
  日本实施南进的作战方略确定之后,山本立即意识到,日本与美、英、荷三国的战争已经迫在眉睫。如果对南方资源地区发动大规模进攻作战,则需投入日本海军的大部分兵力。此时若美国太平洋舰队前来进攻,进行南方作战的日本海军要么后路被抄腹背受敌,要么被拦腰斩为两截首尾不能相顾。美国的航空母舰也很可能长驱直入去突袭日本本土,威胁到天皇陛下的安全。日俄战争中海参崴耶森分舰队对日本本土的袭扰尽管已经过去了近四十年,但那揪心的一幕随时可能再度重演。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已捉襟见肘的日本海军肯定顾了头顾不了腚,必将处于四面临敌、疲于奔命的被动局面。说不定山本家的四个孩子也要像当年上村彦之丞中将的孩子一样住到姥姥家去了。

  手头的兵力有限,不可能同时南攻东守,那样的结果很可能是丢了芝麻也丢了西瓜,甚至还会把老命搭进去。山本认为破解难题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先下手为强,开战之初就以突然袭击方式一举歼灭美国太平洋舰队,至少也要使之在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丧失作战能力,然后就可以放心地在南方地区肆无忌惮地打劫。袭击珍珠港这一别出心裁的设想正是基于这一独特见解而形成的。
  山本在信中最后总结道:“按照常规的战法,在兵棋推演中日本没有一次成功。因此归根到底只有一个办法,即在开战之初以强大之空军力量摧毁敌巢,在物质与精神两方面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使其在一段时期内无法复原。与此同时果敢攻占南方资源地带,尔后竭尽全力开展进攻作战,不使美海军兵力恢复元气,以便使日本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后来在写给继任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大将的一封信中山本再次强调:“持久战是我们最最不能考虑的作战方式,我们将尽全力在第一天就决定战争的命运,这是在绝望冲酝酿出来的想法。”
  “胜利是不会轻易取得的,”山本最后对袭击珍珠港作战进行了估计,“但是,如果全体官兵真正无私果敢团结一心,那么有老天爷保佑,胜利是绝对有可能的。”
  和日本人普遍憎恨美国不同,山本始终对美国充满好感,——按照安彦良和师兄的观点就是山本放在今天绝对属于“美分”,他也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受美国海军军官的欢迎。但今天他却不得不违心地去与美国人作战,这对于山本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残酷的讽刺。在日本很少有人像山本那样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止与美国的战争,也绝对没有人像他那样大胆地策划去袭击珍珠港,尽管他清楚“到最后失败的肯定是日本”。

  山本的“奇袭珍珠港计划”让老酒想起了欧洲战场另一个天才的军事计划,那就是“曼施泰因计划”,姑且让我们暂且抛开对战争性质的讨论。天才的计划总有许多相似之处:两者都打破了旧有的传统观念,曼施泰因计划摒弃了德国陆军一直尊奉了几十年的施里芬计划,奇袭珍珠港同样摒弃了日本海军自对马海战以来所沿袭的渐减邀击作战,两者都追求出其不意,都遭到过大多数人的反对,都在最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附带造就了两位名将和两个无法复制的经典案例。在丰富了军事学院教材的同时也为咱们这样的普通军迷增加了不少饭后谈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