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2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说蒋文山在湖州那是一手遮天一点不错,但是如此强势的市委书记竟然没有调教出一个强势的秘书来,真是令人咄咄称奇的一件事,大凡主人高傲,那么奴才也一定是眼高于顶的,可是偏偏丁二狗感觉到江平贵这个人还是很容易接触的,可也看不出什么深浅来。
  “唐副市长,你也来参见婚礼啊?”在这种情况下,丁二狗只需要跟在江平贵身后就是了,有江平贵在,轮不到他出头。
  “哦,是你们啊,对啊,老赵亲自下了请柬,我正好今天休班,就过来了,怎么样,一起吧,”。唐建朝丁二狗点点头,就和江平贵边说话边朝前走了。
  顾晓萌看看前面走的两个人,又看看跟在后面笑眯眯的丁二狗,小声说道:“碰钉子了吧?”
  “碰钉子?碰什么钉子,你是说唐建吗?”
  “是啊,我看他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啊?”顾晓萌皱皱眉头说道。
  “那当然,王森林走了之后,常务副市长空出来了,按照顺序应该是唐建上位,可是我听说我的老板并不支持他,这就难怪了,所以他要紧靠蒋书记,江平贵是什么身份?所以,你懂得”。丁二狗小声解释着,然后不着痕迹的牵了一下顾晓萌的手,将她带到一边,让一个工作人员先过去了,这样他们就更加的落在了后面,更不虞说话被江平贵和唐建听见了。
  “那唐建今天来真是为了捧赵庆虎的场面?”顾晓萌朝周围看了看,没有看见那个曾经盯她稍的男人,小声问道。
  “谁知道呢,或许他是为了接近蒋书记,或者真的是和赵庆虎关系不错也说不定,我听说卫皇集团有好几个拆迁公司,而且卫皇集团本身现在也在做房地产,而这些项目现在和唐建分管的领域是高度重合的,要说这里面没有一点关系,打死我也不信”。
  “唉,看来我爸爸说的没错,我是真的不适合从政,单单是你说的这些,我脑子已经乱成一锅粥了,还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关系,我真是服了气了,算了不说了,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等会,吃完饭就走,哎,徐娇娇呢,这小丫头跑哪去了?” 
  “我没看见她呀,要不你去找找她吧”。顾晓萌看了看身后,也没有看见徐娇娇跟着一起过来。
  丁二狗犹豫了一下,看看周围,又看看身边的顾晓萌,说道:“算了,她是个成年人了,再说了,人家结婚和她有个毛关系,还是你最重要,要是你出点什么事,我回去没法给干爹干妈交代了”。丁二狗毅然决然的将手放在顾晓萌腰上推了一把,向宴会厅走去。
  “言不由衷吧?”顾晓萌看了丁二狗一眼,有点揶揄的说道。
  “随你怎么说,反正不能把你安全送回家之前,我是不能离开你半步的,更何况那个家伙我到现在又找不到他了,也不知道他和这里有什么关系?”
  顾晓萌没说什么,但是内心里却是一阵轻微的感动,说实话,自从再次见到丁二狗之后,她心里真是怪怪的,而且每次见到他,都会想起之前的事,心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但是渐渐的,她发现自己竟然不再那么讨厌丁二狗了  。
  女人其实比男人要敏感的多,刚才丁二狗拉了一下她的手,不久又碰了一下她的腰,每一次都使她感到身心剧震,只不过她掩饰的很好,所以丁二狗还以为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其实顾晓萌哪里不懂丁二狗的意思呢,他这是在借机试探她呢,随着自己对他再也反感不起来,而且还隐约有一种信赖和依靠的感觉,她发现自己完了。 
  “亲家,请坐,佳佳,给亲家倒上茶”。
  婚礼举行完了,赵庆虎将何红安两口子让到了他的客厅里,而他身边的郝佳扮演了女主人的角色,何红安没有一点笑模样,更没有因为何红安叫他一声亲家而有什么表示,虽然坐在价值几十万的红木太师椅上,何红安和刘江娣两口子却是如坐针毡。
  “老赵,我想单独和你聊一聊孩子的事,你看方便吗?”何红安沉吟了一下,还是开了口,虽然何晴拒绝了他,但是他还是想再在赵庆虎这里努力一下,如果赵庆虎能够同意放何晴一马,那么就是绑着也要把何晴送出国去。
  “嗯,好吧,佳佳,你带嫂子到楼上看看何晴吧”。赵庆虎向郝佳使了个眼色。于是郝佳领着刘江娣出去了。
  片刻之后,屋子里就剩下两个男人了,连门都关上了,何红安打量了一下这里,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来,满屋子都是红木那种原滋原味的木香,没有一点油漆的味道,但是他的心现在不在这些高档家具身上。
  “老赵,就当我求你了,说罢,你还有什么条件,都说出来,我的条件只有一个,放了何晴,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我希望你不要把你我之间的事牵扯到孩子身上”。
  为了加重自己说话的真诚,何红安话还没有说完,就站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赵庆虎面前。
  可是赵庆虎仿佛已经看透了何红安的目的,不声不响,悠闲的将古巴进口的烟丝一点点撕碎,狠狠的压在烟斗里,随着一声火柴划过的声音,将烟斗里的烟丝慢慢点燃,透过缭绕的烟雾,看着跪在地上的何红安  。
  “老何,我不得不说,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你当我不知道吗?你是想把何晴远远的送到国外去,然后你们一下都逃到国外去,去过你们的舒服日子了,你当我是傻瓜吗?”
  赵庆虎的话对何红安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他想不到的是,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怎么会这么快就传到了赵庆虎的耳朵里,自己的女儿绝对不会告密的,那,那是女儿屋里已经被监听了,想到这里,他心如死灰,怪不得女儿会那样回答自己。
  “老赵,我帮了你那么多,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我只是一个地方支行的行长,我的能力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大,我求求你了,你就放过我吧,你给我的钱我一分不少的退给你,你收利息也行,怎么样?”何红安现在已经是尊严丧尽,差点膝行着去抱赵庆虎的大腿了。
  “老何,何必呢,你也知道我没有其他孩子,斌儿是我唯一的孩子,何晴嫁给他,就等于已经拥有了几十亿的财产,过几年,她和斌儿生个孩子,我赵家的财政大权都会交给她,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这些呢,何晴嫁给赵家是不是亏了?”

  何红安无话可说,一点理由也找不出来了,因为他的理由他不敢说,只要他一说出来,赵庆虎肯定会大怒,因为他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赵恒斌是个白痴,没有一个父亲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白痴,这个理由他敢说吗?不敢。
  “再说了,老何,你拿的那些钱都是小钱,你要是需要钱,尽管说,不要意思和我说,和何晴说也是一样,目前公司的资金状况不是很好,原因你也知道,我不是没钱,而是有些钱见不得光,所以这件事你得帮我,帮我洗白了,这比你帮我贷款还要重要的多,老何,从今天起,你和我不再单单是利益关系,我们还是亲戚了,不就之后,你就要有外孙,外孙女,我们是一家人,来,起来,让外人看见不好”。赵庆虎将自己烟斗搁在旁边的八仙桌上,伸手扶起了何红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