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79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满军倒是舍得,竟然给你一串这样的珠子……”听到方逸的话后,赵洪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方逸,你先对比一下你这珠子和小胖子的那一串,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吧?”
  “颜色不同,另外我这串好像是包浆了……”最简单最直观的自然就是星月的颜色了,这一点连旁边的胖子也看出来了。
  “你再仔细看看……”赵洪涛示意方逸将珠子拿的距离眼睛近一点。
  “嗯?我这珠子怎么裂了?”
  方逸将珠子刚把珠子拿到眼前就愣了一下,因为他发现这串星月菩提的每一颗黑点也就是星星之间,出现了一条条的细纹,乍然看上去就像是裂开了一般。

  “不对,这……这是叫开片吧?”想起赵洪涛所说的有关于星月的知识,方逸猛地抬起头来。
  “对,这就是开片……”赵洪涛点了点头,说道:“方逸,你看这星月上的裂纹,像不像是陶瓷器中的冰裂釉?”
  “冰裂釉?这名词我倒是听过,不过没见过……”
  方逸知道赵洪涛所说的冰裂釉,是陶瓷器中的一个术语,指的就是烧制不当的瓷器表现所显示出来的釉面裂纹,不过冰裂釉的陶瓷器又无意间烧制成的,也有故意烧制的。

  像是中国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的龙泉哥窑,就盛产釉面布满龟裂纹片的瓷器,是龙泉哥窑产品独有的装饰风格,所产带有裂纹青瓷器皿为世所珍,方逸曾经在许多典籍上见到名人盛赞这种瓷器。
  “这串星月上的裂纹,我们就称之为冰裂纹的……”
  赵洪涛指着那串星月说道:“你这串星月最少也盘玩二十年了,而且还是净手素盘,没沾染一点汗水,否则这串星月就会发黑,颜色不可能如此红艳的,也不知道满军是从哪里搞到的,竟然送给你了?”
  赵洪涛自诩他盘出来的几串星月菩提,串串都是精品,不过和方逸手上的这串相比,不管是年份还是色泽和包浆,均是差了不少,如此精品,在文玩圈里都很罕见。

  当然,赵洪涛也见过不少藏式百年以上的老星月,虽然那些老星月的包浆也很厚重,开片也很好看,但由于生活习惯的问题,那些星月都带了股子酥油茶的味道,相比之下赵洪涛还是更喜欢方逸的这一串。
  “赵哥,那……那这串星月能值多少钱?”胖子对什么冰裂纹冰裂釉的并不关心,他所关心的无非是这串星月的价格,也直接就问了出来。
  “这是满军拿给方逸把玩的,你们卖掉不合适……”赵洪涛摇了摇头,说道:“要是满军愿意卖的话,这一串我愿意出五万块钱,方逸,你回去可以问问满军……”
  说实话,赵洪涛并不以为满军是把这串星月送给方逸的,他觉得可能是满军拿给方逸把玩的,即使如此赵洪涛也感觉有点暴殄天物,像玩成这样品相的星月,已经是收藏级别的了。

  如果满军愿意卖的话,赵洪涛真的是会买下来,他在文玩圈子里的渠道很多,就算是五万买下来,他一转手就能给卖出去,而且价格低于八万赵洪涛还都不会卖。
  “什么?这……这玩意能值五万块钱?”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胖子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一脸悲愤的说道:“满……满哥太偏心眼了吧?给我们的是普通珠子,给方逸的竟然是盘了二十年的?”
  “胖子,可能是满哥昨儿喝了酒拿错了吧?”方逸没好气的瞪了胖子一眼,说道:“别说值五万,就是值一百万那也不是咱们的,等晚上回去把这珠子再还给满哥……”
  虽然昨儿满军说了这些珠子是送给他们的,但方逸可不愿意沾这个便宜,他现在就是认为满军昨儿喝多了酒拿错了东西,主动还回去也省得满军发现之后难以企口再向自己讨要。
  “满哥有时候还真是糊涂啊,这么好的东西也能拿错?方逸,回头你要说说他……”
  别看胖子平时嘻嘻哈哈一幅财迷的样子,但他做人也是有底线的,以前干保安的时候曾经捡到过一个装着两万块钱现金的包,当时胖子就给交到了物业上,一分钱也没有少。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上班了……”

  给方逸和胖子讲了一些文玩杂项的基础知识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左右了,赵洪涛还要上班,于是下了逐客令,不过在方逸临走之前,赵洪涛叮嘱他问一下满军愿不愿意出让那条老星月菩提。
  如果这东西是方逸的,那赵洪涛或许根本就不会问价了,毕竟之前孙超对那个老沉香手串出到了一百万的价格,方逸都没动心,更不要这几万块钱的东西了。
  但是满军不同,他本来就是个古玩商,干他们这一行的,整天都把自己手上的好东西说成是传家宝,出多少钱都不卖,不过一旦有人出了高价,那传家宝立刻会被他们弃之如履的。
  “赵哥,我回去问了给您打电话……”
  方逸扬了扬手中赵洪涛的名片,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上次在古玩市场卖出去的那条手串是满军错拿给了他,怎么着这价值好几万的东西满军还能拿错呢?
  “这文玩还真是赚钱,这整条珠子也不过就一百零八颗,竟然能卖到五万块钱,一颗珠子差不多值五百了……”从赵洪涛的办公室里出来之后,胖子还在念叨着,同时右手在揉搓着他那条星月,恨不得能让它一夜之间也变成方逸脖子上的那一条。
  “胖子,玩这玩意玩的是心境,你那咬牙切齿的能玩好吗?懂不懂什么叫文盘吗?”
  方逸很是无语的看了一眼胖子,刚才赵洪涛给他们俩讲了文玩中的文盘和武盘的区别,所谓武盘,就是通过人为的力量,不断的盘玩,以祈尽快达到玩熟的目的,形容盘玩方法粗糙,少有不慎就会损毁盘玩的物件。
  至于文盘,则是需要将盘玩的东西贴身而藏,用人体较为恒定的温度来养它,过一段时间之后以后再拿在手上摩挲盘玩,文盘耗时费力,往往三五年不能奏效,但盘出来的东西却是包浆锃亮,润泽无比。
  用文玩核桃来打个比方,将一对核桃拿在手上揉搓转动,文盘即为两核不遇、盘中无声,盘出来的核桃没有伤处,武盘反之,两个核桃相碰,盘出来的核桃就会有些损伤,这就是文盘和武盘的区别。
  “方逸,我能和你比吗?你那盘玩的方法叫意盘啊……”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很是不以为然,刚才赵洪涛还说了一种盘玩的方法,名字叫做意盘。
  意盘指的是在盘玩的时候用自身意念和器物沟通,从而使得人养物的同时也被物所养,最后使得人物精神通灵,按照赵洪涛的说法,历史上极少能够有人达到这样的精神境界,更遑论浮躁的现代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