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的时候楚天齐就问过父亲伤脚的事,父亲就很不高兴,有一次还差点打了他,所以他们就不再问这个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父亲还是不愿意谈起,看来这里面肯定有让父亲伤心或者是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给你说说这种草药的神奇吧。”可能是觉得自己刚才说话太冲,让儿子很没面子,楚玉良主动转换了话题。“这种草很稀少,主要生长在极寒地区,我原以为这里不会有。只是给常老师扎了十来天了,还不见效果,我就想去山上试试,终于在一个山顶岩石上发现了几株,我就采了两株,结果让小张老师给弄坏了。今天又采了三株,如果有效果的话,我再把剩下的那些也采回来用。”说到这里的时候,父亲还露出非常惋惜的神情。

  “爸,那怎么不一齐采回来?这样多麻烦,再说了老往山上跑也不安全。”楚天齐的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楚玉良哈哈一笑:“要像你说的那样倒简单了,这种药草必须在早上带露珠的时候取下,回来以后马上加工,药效才最好。还不容易保存,而且也需要再长高一些,所以我要分几次去采。另外,在用它配合针灸治疗时也有一些讲究。首先要用铁盆把它洗净,不能用塑料盆。然后把它上面的小刺专门取下来,用刚打上来的井水浸泡。接着再把它的叶子取下,也用刚打上来的井水浸泡。分别浸泡六个小时后,再把针灸用的银针放到两种药水里,然后泡三个小时,这时候就可以用泡过的银针进行针灸了。每天扎两次,每次必须用两种药水泡过的银针分别扎十五分钟才有效果,要先用小刺泡过的银针扎,然后再用叶子泡过的银针扎。”

  听着父亲认真的讲解,看着父亲细致的清洗药草,俨然一名医术高深的医疗教授,楚天齐很感动,感动父亲的这种执着与救死扶伤的精神。
  “还有这么多讲究。那这种药草的根就没用了吗?”楚天齐看着粗壮的草根说道。
  “错了,草根也有用处,把草根放在水里煮过,再经过几道工序后,就会成为膏状,可以做为止血疗伤用,要比现在药店的一些药效果好的多。”楚玉良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站起身出了屋子。
  一会儿,楚玉良拿来了一个小瓶,交给了楚天齐:“前几天采的草药不能用了,我就把根取下来,做成了药膏,昨天晚上刚刚做成,给你拿上用。”

  “爸,你用吧,我整天坐办公室,也用不着。”楚天齐心里很感动,但他还是推辞道。因为他觉得父亲更需要它。
  “叫你拿就拿上,以备不时之需,你可别小瞧它,一般人我还不舍得给呢。我正准备要装在身上呢,让你小子得便宜了。”楚玉良也难得的和儿子打趣道,接着面色一整,“你不用担心我,今天的草根明天就可以开始做药膏,用不了一周就能用了。”
  中午的时候,村主任常海也来了,还拿来了啤酒和一些下酒菜,楚天齐、楚玉良、常海都喝了酒。常文因为受伤不能喝酒,小张老师也没有喝。整顿饭吃的其乐融融。
  父亲楚玉良就在旁边村委会住宿,楚天齐也过去和父亲在大炕上休息,很快,爷俩都睡着了。

  等楚天齐醒来时,父亲已经不在屋里了,楚天齐感觉酒劲已经完全过了,急忙起来,来到隔壁学校。楚玉良还在弄他的草药。
  楚天齐和父亲以及常文夫妻打过招呼,骑着摩托回到了乡里。
  不到五点的时候,楚天齐就回到了乡里,洗了把脸,就开始在电脑上忙活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肚子饿了,一看时间已经七点了。放假期间,乡里食堂不开伙,楚天齐就决定出去吃,他直接到了对面的昆仑饭店。
  楚天齐只是一个人,就没有进雅间,直接在散座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他点了道宫爆羊肉,要了一大碗米饭。饭菜很快就上了桌,不一会儿他就吃完了饭菜。等到结帐时,老板娘怎么也不收钱,他坚持要给,双方推让起来。
  “哟呵,这不是楚大助理吗?”旁边的雅间里走出一个人,正是温斌,他的舌头已经有些发硬,“和老板娘拉拉扯扯干什么呢?”

  听到温斌不怀好意的话,楚天齐回敬了一句:“你管不着。”
  让楚天齐没想到的是,温斌不但不收敛,反而声音更高了:“老板娘,你这是要老牛吃嫩草啊。”
  听着温斌轻佻的话,老板娘脸一红,没有说道。楚天齐却有些恼火了:“温斌,你嘴里放干净点,小心我揍你。”
  温斌楞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打我,你要不敢打我就是姑娘生的。”
  此时,散座吃饭的人都停下筷子,看向收银台这里。温斌吃饭的雅间也有人围了过来,其他雅间也有人在张望。

  “好啊,那是你自找的。”楚天齐说着,握紧了拳头。
  温斌脸上一鄂,随即挑衅的望着楚天齐,其实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这样平静,他是见过楚天齐发飙的。
  “小楚,你在干什么?”身后有人说话。楚天齐扭回头一看,是刘文韬,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就在楚天齐要说话时,刘文韬向他使了一个眼色。楚天齐顺着刘文韬示意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温斌的身后正有一个人拿着相机对着自己。
  “妈的,看来这小子今天又是在故意给老子下套啊。”楚天齐想到这里,笑着说道:“我正要结帐。你这是来客人了?”
  “是啊,一起喝几杯吧。”刘文韬邀请道。
  “不了,我还得回去加一会班儿,你们慢慢喝吧。”楚天齐说完,把钱放在收银台上,走出了昆仑饭店。
  刘文韬一行进了包间。
  温斌一伙也只好悻悻的回到了包间,顿时包间内一番吹捧的声音响起:

  “斌哥,你真威武,把那小子损成那样,他也没敢伸手。”
  “伸手,他也是吃亏。”
  “看他胎毛还没褪尽,还能是咱哥们的个?”
  楚天齐自然无法知道温斌他们说的话,但他知道今天是温斌故意找茬,只是奇怪温斌怎么知道他要去,还提前准备了照相机。这次楚天齐猜错了,温斌今天故意找茬不假,但他不会算到楚天齐能去昆仑饭店,至于拿照相机更是巧合,那是他的几个哥们出来游玩时正好带着的。但他把温斌今天挑衅的话却深深印在脑海里,心中暗道:老小子,等我弄清你挑衅的真正目的后,非要揍的你满地找牙。

  后几天假期,楚天齐又到几个村里看了校舍情况,现在各村要比以前重视多了。
  日期:2016-05-09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