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温斌的回归,楚天齐感觉有些意外,按照他的推理,举报信内容应该是真实的,否则举报人也不会半夜塞到自己门缝。尤其是举报人还二次打电话责备自己,这充分说明举报人对此事的重视与耿耿于怀。可是,为什么举报人又提供了意思完全相反的证明呢?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有人做了举报人的工作,或者是举报人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不管是那个原因,看来对温斌都不能小觑了。还好,今天魏龙没有找自己的麻烦,大概是有纪检委牛主任在场吧。

  看看时间已经到中午了,楚天齐来到了食堂。就在他刚刚进入食堂的时候,里面传出一个声音:“我温斌又回来了,小人想害老子没门。”
  楚天齐抬头望去,看到温斌正望着自己,这明显就是在说自己呀。“他妈的,你也太狂了。”心里想着,他一步步走了过去。吃饭的人们也向这边看来。
  “咔咔”,皮鞋声在身后响起,这轻脆的声响让楚天齐头脑一下子冷静下来。“温斌这是故意在激怒自己呀”,想到这里,他再次看向温斌,只见温斌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妈的,差点着了这老小子的道。”
  “小楚,楞着干什么?是在等我和乡长吗?”郝晓燕在身后调侃道。
  “是啊。”楚天齐打着哈哈,顺势去旁边拿过了餐盘碗筷。
  宁俊琦什么也没说,到旁边取了碗筷,去取餐了。
  “他妈*的,那个骚*,坏了老子的事,八成是她被姓楚的给上了吧。”温斌心中龌蹉的骂着郝晓燕,“今天只要姓楚的在大厅广众下动我一指头,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让他滚出干部队伍,谁知让这个婊*子给搅了。”
  楚天齐迅速吃完饭,没有和其他人打招呼,径直走出食堂,回到了办公室。

  看着楚天齐逃也似的走出了食堂,温斌心中升起了莫名的激动:姓楚的,你也有怕的时候。他细嚼慢咽的吃完,踱着方步,嘴里哼着小曲,回到了办公室。
  温斌今天感觉非常惬意,在组织部副部长和纪检委党风廉政监督室主任亲自陪同下,自己风光回归,这是多大的荣耀。不但恢复了“名誉”,反而成了见钱眼不开的优秀干部。
  温斌在配合调查期间,最初怀疑是楚天齐告的他,等他见到了纪检人员出示那封信时,他才判断一定是黄敬祖为了自保而抛弃了他。这让他对黄敬祖充满了无尽的恨意,本来应该是一个战壕的战友,结果姓黄的给自己来了一招落井下石,这也太阴险了。
  温斌回乡里时,和魏龙乘一辆车。等到车子停在乡政府院里,在黄敬祖走到轿车前开门时,温斌已经看到了,但他故意装做不知道,他就是要给黄敬祖难堪。谁让你姓黄的那样无情,我就是要让你看看,没有你姓黄的,老子活的更好。这才有了乡书记给常务副乡长开车门的“美谈”,至少温斌认为这是“美谈”,相信很快全县都会知道黄敬祖伺候自己下车的事。“黄敬祖,这也算是你的报应吧”,温斌想到这里心情大好。

  再想到吃饭时楚天齐的熊样,温斌简直爽到了极点。原以为你姓楚的是个人物,天不怕地不怕呢,从今天表现看也是怂包一个,你也有怕的呀!看来以前是高估他了,自己还有些怕他呢,现在看来是当时太谨慎了,以后自己在他面前要高调一些了,因为他现在不敢惹事。
  姓黄的,姓楚的,还有那几个骚*们,以后我要把你们都治的服服帖贴的,让你们知道我温斌不是吃素的。温斌越想越得意,仿佛看到那些人正跪伏在自己面前忏悔一样,意*到爽点,忍不住发出刺耳的狂笑。虽然办公室门关着,但那号叫声仍然传了出去。
  就在温斌回来后的第二天,乡里放了国庆长假,加上调休一共七天。
  楚天齐回到柳林堡家里待了三天,帮着母亲干了些农活,还到弟弟的果林去帮了一天忙。第四天就直接去了甘沟村,他一直惦记着常文的恢复情况,也惦记着自己的父亲。也不知道常文的腿有知觉没有,几天前打电话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现在也扎针两周多了,如果还没反应的话,要不要继续扎下去呢?
  楚天齐直接骑摩托到了村小学,常文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到进来的楚天齐,一边摇着轮椅“走”向楚天齐,一边呼喊着正在屋子里的妻子。
  楚天齐停好摩托,急忙到了常文身边,扶住了轮椅,小张老师也从屋里赶了出来。
  “怎么样?有知觉了吗?”楚天齐关心的问道。

  “还那样,不着急,这也不是着急的事。”常文的语气很平静。
  但楚天齐听出了常文话里的无奈,只好安慰他“不要着急,要相信大夫说过的‘肯定能恢复’”的话。楚天齐一边说着,一边四下搜寻着。
  小张老师明白了楚天齐的意思,笑着说:“楚助理,你在找楚大叔吗?他去山上采药去了,我们谁也拦不住他。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小张老师一边说着,一边向院外张望着。
  楚天齐听说父亲上山采药去了,心里很是挂念,他知道父亲的左脚是伤脚,没有脚趾头,他很担心父亲的安全。
  “天齐来了”父亲楚玉良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儿子笑吟吟的说道。他的肩上挎着一只竹条筐,筐里有几支绿色的蒿草样的植物。小张老师伸手就要接过竹条筐,楚玉良却伸手挡住了小张老师伸出的手。

  “小张,这些东西可珍贵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们谁也别帮忙。”楚玉良像是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护着筐里的植物,慢慢把筐从肩上拿了下来,提在手中,直接走进了屋子。
  小张老师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楚助理,一周前,楚大叔采回了药,我就接过来给洗了。我看草药杆上有很多毛刺,在洗的时候就给洗掉了,毛刺和水一起倒掉了。等大叔看到光滑的草药杆时,一下子楞在那里,好半天没有说话,最后只说了一句‘没用了,太可惜了’。从那以后,他的话少了很多,吃饭也很少,只到今天才见到了他难得一见的笑模样。”
  “唉,都是因为我呀,让大叔费心了。”常文在一旁接过了话头。
  看到现场气氛有些沉闷,楚天齐询问起了教学上的事情,常文的情绪很快就好了起来,说到他的学生时更是眉飞色舞。外面忽然起风了,楚天齐推着常文进了屋子,看到父亲楚玉良正在忙活。
  外屋地上放着两个大铁盆,一个铁盆里有放着水,里面泡着那几枝药草。另一个铁盆里有一株泡过的药草,楚玉良正在细心的捡出泡在水里的药草,轻轻的放在另一个盆里。
  楚天齐拿过小板凳坐到父亲身旁,小张老师推着常文进了里屋。
  “你不要动。”看到楚天齐要帮忙,父亲楚玉良说道,“这种草很金贵,叫“续筋草”,至于学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它的主要功能就是舒筋活血,对神经受损有独特的疗效。有两本古药书上都有过这方面病例的记载。”
  听到这里,楚天齐不无担忧的问道:“爸,这种药草和书上记载的一样吗?他对常老师的病能有效吗?”
  “你放心,这种药草我见过,以前我还专门学过医呢。”楚玉良压低声音说道,“我的脚受伤后神经也受损了,还是靠这种药草慢慢治好的。”

  这可是楚天齐第一次听到,不禁好奇的问道:“爸,你什么时候学过医?在那里学的?你的脚是怎么受的伤。”
  本来满面带笑的楚玉良,听到楚天齐的话,一下子收敛了笑容:“不该问的别问。”
  “你老是这样。”楚天齐嘟囔了一句,心里也有些不痛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