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自己不对眼的人有谁呢?大学时抱打不平时肯定得罪过一些人,可自己根本就没印象了。市一中当老师时即使有得罪的人,也不至于让魏龙这样的整自己吧?难道是因为温斌?不可能。温斌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时就不对眼,也应该是为别人在找自己的麻烦。
  难道是那个所谓的“超哥”?自己可是连他长什么样都不清楚,但是好几件事却有他的影子,说明他与自己肯定有仇。那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呢?他和魏龙又是什么关系呢?
  楚天齐越想越不明白,眼看到了吃午饭的时间点了,干脆不去想了,直接向食堂走去。
  此时的魏龙已经进了县城,他让司机把自己放到了一个饭店门口,慢慢向饭店走去。待司机开着车走开了,魏龙才收住脚步,没有进入饭店,而是四外张望一番。然后从手提的包里拿出一顶礼帽,戴在头上,沿着公路迅速向北走去。边走边掏出电话,拨打了一串号码,对着手机说道:“老地方。”
  走出有二百多米的时候,魏龙把帽沿向下压了压,招手拦住一辆出租车,打开后车门,钻了上去。二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在县城边停了下来,魏龙付了费,下了出租车。
  待出租车开走了,他钻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穿过这条小巷,又进了一条小巷,魏龙在一个铁门前停了下来。他四下望了望,然后从包中拿出一串钥匙,打开铁门,迅速闪了进去,回手关上了铁门。
  院内过道上方盖着石棉瓦,过道尽头就是正房的屋门。魏龙穿过过道,直接推开屋门走了进去,走过外屋,来到了东屋。东屋拉着厚厚的窗帘,靠着东墙摆着一张桌子,桌子南北各摆了一张椅子,南边的椅子上已经坐着一个年青人。
  屋内弥漫着香烟的味道,魏龙直接坐到了北面的椅子上。
  “你的事暴露了?”魏龙焦急的说道,“我早就说过,那是掉脑袋的事,你偏偏不听。”
  “暴露了,丨警丨察很快就会找到我。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大不了鱼死网破。”年青人似乎不以为然。
  “鱼死网破?你想得美,如果你要孤注一掷的话,你会死的很惨。可能是意外落水,也可能是惨烈车祸,还可能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魏龙长叹一声,“到那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会推到你的身上。”
  “二舅,你是在威胁我吗?”年青人吼道,“我不怕。”

  “孩子,你说什么呀?我可是你的亲舅舅。”魏龙语重心长的说,“你现在如果能不被抓,后面的人就会安全,再退一步讲,如果你被抓了,只要你不胡乱咬,你就不会被判极刑,我和他们就能把你弄出来。如果你一旦胡乱说了,在里面就会有人弄死你的,你应该知道他们的手段吧。”
  听到魏龙的话,年青人顿时慌了:“我该怎么办呀?”说着,从椅子上滑落到了地上,“二舅,你要救救我呀,我这几年所得,大部分可都孝敬你了呀。”
  “行了,别说没用的了,事不宜迟,马上决断。三十六计……”魏龙打断了对方的话,从包里拿出两沓钱扔在桌上,看了一眼呆楞在地上的年青人,然后迅速走了出去。
  “咣当”一声,外面传来院门关上的声音,年青人才从呆楞中惊醒,嘴里反复念叨着“三十六计,三十六计”。“对了,三十六计走为上”,想到这里,年青人从地上爬起,抓起桌上的钱揣进衣服口袋,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宁俊琦的办事效率很高,就在魏龙从乡里走后的第三天,杨大庆来了,小伙子二十三岁。宁俊琦叫过楚天齐,把杨大庆介绍给他,让他安排杨大庆在农业办工作。整个过程宁俊琦脸色严肃,说话很少,看来她还在记着楚天齐出言不逊的仇,因为有杨大庆在,楚天齐也没有多说什么。

  楚天齐直接把杨大庆带到农业办公室,通过交谈,楚天齐觉得杨大庆农业知识基础不错,也有一些想法,唯一不足就是没有乡镇工作经验。没有经验倒不怕,自己也是从零做起的嘛!他让杨大庆先熟悉一下资料再说,然后返回了办公室。
  刚进屋坐下,就听屋门响动,楚天齐抬头一看,是王晓英,不禁眉头一皱:这个女人怎么总是不敲门。他懒的理她,低下头,拿过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王晓英语气很冲,“为什么不用我了。”
  楚天齐就是一楞:这个女人真不拿自己当外人,我还没有怪她不敲门的事,她倒找上茬了。他不明白王晓英的话,就没有理他,王晓英絮絮叨叨说了原委。
  原来,因为杨大庆到了,黄敬祖找王晓英,告诉她不需要再辅助农业工作了,她这才来找楚天齐。她说她愿意和楚天齐一起工作,说着说着,还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

  楚天齐心中好笑:我也没让你辅助我呀。只是一看王晓英的样子,也就没好意思再刺激她,只好打着哈哈说道:“这都是组织决定,不是我能决定的。”
  听到楚天齐的话,王晓英破泣为笑道:“那就行,我以为是你烦我了。”说完,她马上凑近了楚天齐,神秘的说:“县长秘书失踪了。”
  楚天齐抬起头,疑惑的望着王晓英,这个消息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不相信?我是听领导说的。”王晓英看着楚天齐,为了表示自己消息的可靠,她又继续说道,“我又找县政府的熟人打听,这事千真万确。有人说他是因为受贿,还有人说他是因为参与毒*品交易,也有人说他是替人受过,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王晓英看到楚天齐在认真听着自己的叙述,于是,晃动着胸前的波涛汹涌,说的更加起劲,还顺势又往前探了探身子。
  “叮呤呤”,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王晓英的“长篇大论”。楚天齐看了一下电话上的显示,冲着王晓英点了点头。她明白这是楚天齐让她回避了,只好悻悻的走了出去。
  楚天齐抓起话筒,里面传来宁俊琦的声音:“怎么接电话这么慢?”没等楚天齐回答,她继续说道,“校舍修缮加固方案刚刚已经报上去了,你要随时跟进。另外,在方案没有实施前,还要多下去检查,一丝也不能疏忽。”
  “好的。”楚天齐应道。
  “咔嚓”一声,宁俊琦挂掉了电话。
  女人真是有意思,以前对于我的方案不理不睬,现在又是这么上心,也不知道是暴雨让她害怕了,还是真正意识到了校舍安全的重要性。不过,这是好事,总比自己孤军奋战要好。他在台历上写下了“跟进校舍报告”几个字。

  楚天齐身子向后靠在了座椅上,又想起了王晓英说的“县长秘书失踪”的话,这是真的吗?为什么会失踪呢?别的原因他倒不上心,就是这个秘书可能参加毒*品交易的信息让他很是惊讶,这可能吗?同时他也在想着自己的事,因为马上就到国庆了,雷鹏还没有什么消息,看来自己被“无故失踪”的黑锅还得背下去了。
  就在楚天齐对王晓英所说的话疑惑的时候,“县长秘书失踪”的话题已经在乡里各个办公室传开了。
  日期:2016-05-0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