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副部长,我认为你根本谈不上业务精通,因为你对‘一票否决’如何实施都没有了解透彻。”楚天齐毫不客气的说道,“《玉赤县干部考核实施细则》第六项第八小项是这么规定的:为了‘一票否决’的科学性、严谨性,特规定凡是对干部行使‘一票否决’时,必须把原因、过程、轻重程度等记录清楚,然后在部务会议讨论形成统一书面决议后,方可实施‘一票否决’。魏副部长,我说的对吗?”

  魏龙一下子傻了眼,一句话不说。他明白了,刚才小兔崽子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分明就是引自己上钩呢。
  “魏副部长,你今天以常文的受伤为由,要对我今年的工作进行一票否决,请问部务会议研究过了吗?有书面决议吗?”楚天齐不依不饶,“如果部务会议没有通过,又没有书面决议,那就根本是无效的。但你仍然要拿出来说事,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要凌驾于组织之上,要破坏组织原则呢?”
  楚天齐的话可够重的,一个组织干部被扣上了凌驾于组织之上、破坏组织原则的帽子可是上纲上线的。
  “你,你”魏龙脸色苍白,手指颤抖,说不上话来,看起来有些可怜。黄敬祖等人一时也是手足无措。楚天齐却不可怜魏龙,做为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一次次明里暗里对付自己这么一个不算干部的小干部,他还有什么值得可怜的地方?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众人都循着声音望去,铃声是从桌上的一个黑色手包中发生的。魏龙也听到了声音,他楞了一下,用还在颤抖的手拉开手包拉链,取出了手机。

  魏龙看到手机上的号码,下意识的四下看了一下,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压低声音说道:“我正在开会。”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大家就发现魏龙的手抖得更厉害了,嘴唇也在哆嗦着,他只是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看向身边的黄敬祖,魏龙说道:“黄书记,我有一点事情需要马上回去处理,今天的会就先到这里吧。”
  “好,好。散会吧。”黄敬祖答应着,起身欲搀扶魏龙。魏龙甩开了他的手,看着众人陆续走出了会议室,他才晃晃悠悠的起身,走在后面。
  “楚助理,请留步”魏龙叫道。已经走出很远的楚天齐赶忙转身折返了回来。黄敬祖和宁俊琦有些不放心,想要在旁边看着,魏龙摆摆手,黄、宁二人只好去门外远一些的地方等着。
  魏龙看着面前的楚天齐,心中感慨万千,几次想整这小子,结果都没整了,都怪自己太大意了,俗话说“骄兵必败呀”。
  魏龙靠近了楚天齐一些,压低了声音说道:“姓楚的,我告诉你,你已经折腾了老子好几次,老子不会放过你的,走着瞧。”
  没想到组织部第一副部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那好吧,既然你姓魏的不仁,就休怪我不义。楚天齐微微一笑,也低声说道:“老家伙,是你总是找老子麻烦,你要玩,老子就奉陪到底。不过我告诉你,你可得努力活着,否则你哪天挂了,老子玩谁呀?”
  楚天齐的话可够损的,噎得魏龙只是吭哧,根本就说不出话来。怔了很大一会儿,魏龙吐出了几个字:“小兔崽子,你有种。”说完,转身就走。

  “魏副部长,你一路走好。”楚天齐在后面疑似热情的喊道。
  魏龙走了,黄敬祖直接回了办公室。
  走出很远的宁俊琦又返回身,对着楚天齐说:“来我办公室一趟”,说完,头也不会的走了。
  去就去,楚天齐心里这么想着,快步随着宁俊琦走去。

  一进乡长办公室,宁俊琦直接坐在椅子上,对着进来的楚天齐问道:“楚天齐,你到底怎么回事?”
  “还我怎么回事,你不都看到了吗?是他故意找茬。”楚天齐也正在气头上,说出的话很冲。
  “你什么态度?我是为你好。”宁俊琦轻拍了一下桌子,怒声说道,“你俩到底有什么过节,至于大庭广众下那样翻脸吗?”
  “我确实不知道哪里得罪过他,但从我入职的那天开始,他就盯上我了。本来部里应该派人送我到乡里,他轻描淡写的一句‘不弄那些虚套了’,就让温斌把我灰溜溜的领了回来。年度考核的时候,他一个组织干部直接盯上了养殖户还款的事,用言语警告和刺激我。
  楚天齐越说越来气:“还有,我后备干部资格被取消的事,就是他在推波助澜,否则根本不至于取消,而这也非他的本意,他的终极目标是要把我清除出干部队伍,这是他在大庭广众下亲自说的。今天的事更明显,他就是专门从县里来找我的麻烦的。难道这也怨我吗?”
  楚天齐说的事,宁俊琦基本都知道,她听到的也和楚天齐说的意思大致一样,她也觉得魏龙的事做的有些过分,但她不能完全顺着楚天齐说。

  宁俊琦长出了一口气,语气和缓了一些:“那你也不用和他对着干,你可以策略些呀!你想过没有?你只要在玉赤县工作一天,就要归组织部管,他是组织部副部长,你如果和他对着干,会有好果子吃吗?领导会怎么看你?谁会喜欢一个目无上级、顶撞领导的下属?”
  “对他那种恶人就得以牙还牙,你知道他今天叫住我说了什么话吗?”楚天齐不以为然,“他说‘姓楚的,老子不会放过你,走着瞧’。这是组织部副部长应该说的话吗?这是一个长者应有的气度吗?他既然不放过我,要和我死磕到底,那我也不怵他,我奉陪好了,谁怕谁。”
  看楚天齐越说越来劲,宁俊琦也很不耐烦,挥了挥手:“走吧,谁爱管你的破事。”
  “随便”,楚天齐扔下两个字,扬长而去。

  看着那个挺拔、倔强的背景,宁俊琦吐出了两个字:“倔驴。”
  楚天齐心里像塞了一个大疙瘩,他心情郁闷的回到了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想着事情。
  怎么就没人理解我呢?难道我做错了?面对魏龙那样咄咄逼人,我能一味忍让吗?不能,以前对他忍让换来的就是他一个劲的打压自己。不过,想想宁俊琦的话,她确实也是为自己好,自己有些不够冷静,等到适当时候再向她解释一下吧。
  只是魏龙为什么要这样针对自己?这个问题如果不弄清楚,自己会一直被动下去。从对方的手段来看,是欲致自己于死地而后快,而且对自己的一些动向了解非常清楚,而自己却对对方一无所知。现在对方在暗处,自己一直在明处,这样如何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必须要弄清楚魏龙究竟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

  初次与魏龙见面时他就冷淡了自己一把,他没有派人送自己上任,也就表明那时他对自己已经有看法了。而且后来例行考核时他又对自己敲打,自己在后备干部培训时“失踪”,他更是在多个场合声明要将自己清除出公务人员队伍,今天更是追上门来羞侮、打击自己。
  想想自己和魏龙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副部长办公室,以前肯定没见过,也就不可能有什么直接冲突。魏龙从第一次见面就针对自己,而且现在可以说是变本加利,那他就是在替别人报复自己。但是什么人能让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放下*身价来这么做呢?他的上级?亲戚?魏龙的上级肯定位置更高一些,自己更不可能得罪,这个可能性不大。那是他的亲戚吗?会是怎样关系的亲戚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