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3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达说:“你看人家照片难道你就知道她什么人吗。这东西,需要相处啊。我跟那女的,我开始也想着好好谈,谁知道一约,她就出来了,然后,就这样咯。”

  我说:“怎么认识。”
  王达说:“附近的人。”
  我说:“妈的,为什么你用软件泡妹那么容易,我就从来没成功过。”
  王达说:“人品问题。”
  我呵呵一笑,说:“那你总是泡到那么极品的妹,都是缠着跟你要钱不然就告你的,也是你人品问题。”
  王达说:“唉,是,明知道玩这个的,没几个是好的,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又不像你,每天能接触到那么多好姑娘。”
  我说:“好吧,我应该不能这么嘲笑你的。”
  王达举起啤酒罐子:“一转眼,毕业快两年了。”
  我说:“然后呢。”
  王达说:“好像还是一事无成。还被拉去坐牢了,以前老师说外面社会残酷,这**比想象中要残酷一百倍。”
  我说:“没办法,是你自己自作自受。”
  王达说:“我看你也好不了哪里去,照理说,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努力,看起来也应该有点成功的迹象了吧,可看看我们,什么鬼东西都没有。”
  我说:“我觉得还挺好。”
  王达问:“好在哪里。车子呢,房子呢,老婆呢?你有什么,你什么也没有。”

  我说:“少胡扯,睡觉。”
  王达摇了摇我的啤酒罐:“你没喝完!”
  我直接趴倒在床上:“不喝了,再喝就死了。”
  也不洗澡了,钻进被窝里,睡觉。
  那厮自己拿着玩,然后一边玩一边喝。
  我自己睡了过去。

  次日,起来的时候,外面还阴沉沉的,一看,是下雨。
  继续睡。
  王达也是在另一张床睡。
  这样的场景,让我想到的曾经的大学生活。
  那时候天也不总是很蓝,印象最多的就是阴沉沉的窗外,然后在宿舍里睡懒觉,哪里也不想去,不想吃饭,不想上课,哪里都不想去,就这么趴着等死一样,感觉能睡到天荒地老。
  唉,一转眼,都不小了,感觉还没长大,青春就没了。

  好想回到曾经。
  不过即使回到曾经,也只是想懒洋洋的犯懒睡觉。
  到了中午,我爬起来去洗澡了。
  王达爬起来,看着,抽着烟。

  他问我道:“你不上班。”
  我也问他:“你不干活。”
  他说道:“晚上再去吧。”
  我问:“去环城是吗。”

  他说:“不是,后天才去。”
  我说:“去环城被人打的话,记得报我名号,不过可能会被人多打几下。”
  王达说:“我是觉得真的,过去会被他们打。”
  我说:“被打了再说吧。”

  王达说:“老子要被打了,你替我报仇。”
  我说:“好,替你报仇。你以为人家也那么无聊?就在超市那里天天等你去送货,就等着揍你啊?拜托大哥,这个社会,大家都很忙的,每天都很忙,没人陪你发神经。”
  王达也爬了起来:“老子要被人打了,到时候别不够兄弟。”
  我点了一支烟,奇怪了,丁灵还不过来,是不是昨晚说那些话,让她发火了,不理我了啊。
  王达说:“我回去了,那你去哪,跟我去送货,晚上请你去酒吧嗨,找几个非主流给你泻火。”
  我说:“你去死吧,老子没那么无聊。”

  王达说:“你等你那女性朋友过来是吧,得了吧惹恼了她,她还理你啊。”
  我说:“快滚,别烦我。”
  我要给丁灵打电话。
  正要打过去,她先打了过来。
  她叫我下去,就在酒店门口等我,不用退房,直接走人就可以,没有押金。
  我对王达挥挥手:“拜拜。”
  王达说:“你不跟我走了?”
  我说:“有事电话,先走了,没空。”
  王达说道:“重色轻友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快餐来了,就不管兄弟有没有饭吃了。”
  我懒得理他,出去上电梯下楼了。

  上了丁灵的车,见到丁灵,我呵呵跟她打了招呼:“今天又漂亮了啊丁灵。真是漂亮啊。”
  丁灵说:“没你漂亮。”
  我说:“我不漂亮啊。怎么了啊,生气呢,还生气呢,做人要心胸放宽广点,俗话说。”
  丁灵打断我的话:“别说了,你说我就气。”

  我说:“好好,不说,不说。”
  丁灵问我:“你吃饭了没有?”
  我说:“没吃。你呢。”
  丁灵说:“我也没吃。”
  我说:“随便找个地方吃饭吧,然后再过去。”

  找了一家饭店,点了半只白切鸡,还有青菜。
  丁灵只吃青菜,我给她夹菜,她夹回来给我,看样子,还是因为我昨晚的话有些生气啊。
  我拿起茶杯,说道:“丁灵,别生气了,昨晚的事,对不起。”
  丁灵却不拿杯:“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我只好尴尬的一个人喝完了。

  丁灵说道:“我是快餐。”
  我呵呵一笑,说:“那,那不都是跟自己朋友炫耀胡扯的吗。都开玩笑的。”
  丁灵说:“玩笑都是有认真的成分,我是快餐。”
  我没看她,自己吃饱了,然后买单。
  上车后,她开车,前往目的地。
  一会儿后,开到了那边。
  周末,又是这个季节,所以来的人也挺多,进门的时候,丁灵问我要不要买香买花买纸钱什么的。
  我摇头。
  然后凭着上次来过的记忆,进门后找上去了。
  找到了,无字碑。
  对,就是这里。
  看到的,是的确前些天有人来祭拜过了,有水果,有香,等。
  我说道:“这就是了。”

  丁灵看着,碑上无字,问:“为什么没有字。”
  我说:“我不知道,你有空去问问你薛姐姐。”
  丁灵说:“这些,是,她来过的吗。”
  我说:“不懂,可能是她,也可能是她家人吧。”
  我点了一支烟。
  丁灵说:“我们要一直在这里等吗。”
  我说:“不等,等有什么用。”
  丁灵说:“那我们来这里干嘛。”
  我心里其实想的就是,我假装在丁灵面前,很努力找薛明媚的样子出来,好在到时候薛明媚怪我的时候,丁灵帮我说说好话。

  我说道:“来这里是想可能会撞见她。虽然几率很小,但,也要试试。既然见不到,那就回去吧,回去后,我再好好找她。”
  丁灵问:“你怎么找?”
  我说:“问问她监室的其他她的朋友吧,或许她跟她们聊起过。”
  日期:2016-04-2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