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0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5-07 21:47:00
  更新线----------------------
  这是明瑶假扮的!
  好家伙,我打扮成签官,她倒打扮成了男赌客!
  我心中又惊又喜,正想低声告诉她我是谁,可话到嘴边,心念突然一动,又赶紧给咽了回去——这个明瑶是真的明瑶还是假的?
  于是我先忍着不说,只是压着嗓音,道:“对不住了客人,我是刚从别的房中调过来的,也不知道有谁是连赢不输的,要不,你问问旁个吧。”
  “哦……那好。”

  她点了点头,又瞥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要走,我心中涌出个计策来,伸手在她肩头上拍了一把,她忽然浑身一颤,“嘶”了一声,虽然是极力忍住没叫,但倒抽冷气的声音仍旧被我听到,我心中顿时笃定——这是当时受伤跳湖的那个明瑶!因为我刚才拍的地方,就是当时绿袖咬中她的地方!
  她扭过头来,声音越发的难听,还透着愤怒,道:“怎么?!”
  我伸手指了指刚跟我打过招呼的那个签官,道:“他是这里的老人,你去问他,他应该知道。”
  她嗔怒的瞪了我一眼,然后道:“谢了!”转身匆匆离去。
  日期:2016-05-07 21:47:00
  我心中冷笑,注视着她的背影,见她走了几步后,人群中挤出来个更矮小的汉子,到了她身边,扯住她的胳膊,两人说着话,相伴去了。
  那显然也是个女人假扮的,我心中暗想:莫非就是假明瑶的母亲,那个叫小锦的?

  嗯,一定是她了!
  只没看见罗经汇的身影。
  略一沉吟,我心头犯疑:这假明瑶打听接头的人要干什么?
  哦,一定是她知道我们要去接头,找到了接头的人,也就找到了了我们。
  明白了此节,我心中又隐隐有些担忧——这假明瑶会不会坏了我和老爹、叔父的大事?

  还有,假明瑶已经到了,真明瑶呢?
  她应该也来了吧?还有六爷、五叔、七叔他们,也该混迹进来了。
  我再去转转,说不定就能遇着。
  又兜了几圈,仍然是没见着真明瑶,赌房中的人太多,挤来挤去,连老爹、叔父、马人圭和假明瑶都不知去向。
  “喂!”
  忽有人在我肩膀拍了一下,我扭头看时,见是个披着斗篷的人,脸上蒙着纱,身段苗条,又是个女人。

  她倒没刻意假了嗓音,而是直接冲我说道:“我问你,这几天里,有没有斗蟋蟀连赢不输的人?”
  又是这个问题?!
  日期:2016-05-07 21:47:00
  我怔了怔,突觉那声音熟悉的很,再看她的模样,虽然遮了一半的脸,但也还是认了出来——竟是娘!
  我心头大震,连娘也来了!
  “我问你话呢!”娘又说了一声。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现在这打扮,竟然连亲娘都认不出来了。
  娘看见我笑,恼怒起来,道:“我问你话你不说,你笑什么笑?!”
  我看看左右,人多,便抓住娘的胳膊,把她往人少的地方拉去,娘惊怒交加,正要动手,我连忙压低声音,道:“娘,是我!”
  娘吃了一惊,怔怔的看着我,惊疑不定:“你,你是弘道?”

  “是啊。”我笑道:“您认不出我了么?”
  娘瞪大了眼睛,道:“你的眼……”
  我连忙道:“没事,是假扮的。”
  娘嘘了一口气,道:“吓我一跳!怎么扮成这模样?!”

  “是我爹让这么假扮的,这样安全点。”我道:“您怎么也来了?”
  日期:2016-05-07 21:47:00
  娘道:“何卫红自己偷偷的走了,我听弘德说她打听了你的去向,我怕她是跟来了这里,所以有些不放心,就跟了来。在城里遇到了你三叔,他说你们都到了赌城,我就也来了。想着今天已经是十月十二,你们必定是在找那接头的人,就想着打听打听,先找到你们,再问何卫红的下落。怎么,见着她了没有?”
  我心头稍有不快,听娘的话,仍旧是向着何卫红的多些。便怏怏不乐,道:“娘,何卫红是医脉中的人,精通邪术,她还假扮了明瑶接近我,她不是好人。她的父母好像还跟咱们麻衣陈家有仇。您就别再向着她了。”

  “胡说八道!”娘气愤道:“你不喜欢她,也别编排她的坏话!”
  我道:“我没有编排,是爹看出来的!”
  娘稍稍一惊,道:“真的?”
  我道:“当然,不信你问问爹去。”
  娘道:“你爹还看出什么来了?”

  我道:“别的好像也没什么了,我刚才还看见她又假扮着明瑶进赌房了,而且好像还跟她的母亲在一起。”
  娘诧异道:“她母亲也在这里?”
  我点头道:“应该是的。”
  娘下意识的四周看了看,道:“人在哪里?”
  我道:“刚才还见了,现在找不到了。”

  娘沉默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信,卫红应该是个好姑娘,你们一定是冤枉她了……”
  日期:2016-05-07 21:48:00
  也不知道何卫红到底怎么蛊惑住娘了,让娘这么偏爱她。我心中郁郁,不愿意跟娘争辩,直接转了话题,道:“娘,您见着三叔了,他也进赌城了么?”
  娘道:“他带我进来的,自然也进来了。不过进来以后,我们就分开走了,他说有事情要布置。”
  我道:“只有你们两个人么?”
  娘瞥了我一眼,道:“你以为还有谁?”
  我本想问问明瑶的下落,见娘这个样子,也就不再问了。正想说些别的话,忽听有人高声喧道:“我来挑擂台!”
  我心头一震,听得出那声音,似乎是罗经汇的!
  我急忙循声去看,只见赌房中央的大赌场上的大赌台旁,站着一个形容猥琐的老头,手持竹筒丝笼,笼子上盖着红布,遮蔽的严严实实,看不见笼中是什么东西——而那猥琐的老头,正是我先前见过的罗经汇!
  他终于现身了!
  我立即对娘说道:“这个人跟咱们麻衣陈家有仇,很有可能就是何卫红的父亲。”
  娘也惊诧的看向罗经汇:“他?”
  “嗯!”我应了一声,心中暗自忖道:今晚,到底跟谁接头,就看罗经汇了。
  牙官站在罗经汇的身旁,打量了罗经汇一番,问道:“客人您这是第几场了?输赢又是各占多少了?”

  “我来到赌城,一共赌了三十一场,至今,还没有败过!三十一场,连胜!”罗经汇傲然说道:“今天这一场,是我的问鼎之战!”
  “哗!”
  赌房中一下子哄闹起来,众赌客纷纷嚷嚷叫喊着:
  “我认识他!”
  “我也见过他!”
  “他,他好像在酉字号房里斗过鸡啊!”
  “何止啊!他还在子字号赌房里斗过呢!”
  “你们谁有我知道的多?他已经连赢九个赌房了!”
  “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