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楚天齐介绍方案的时候,冯强正在一遍遍的拨打着电话,乡长室没人接,书记室占线,党政办占线,“啪”的一声,他把话筒重重的压在话机上,出了村委会。
  此时,通往青牛峪的路上,五辆农用车正在快速奔驰着,农用车上有男有女,嘻嘻哈哈说笑着,好不热闹。
  楚天齐所做的方案,是经过多次调整、修改后形成的,做的非常详实、细致,大家很快就形成了最终共识。
  “同志们,此方案所用资金较大,牵涉面较广,所以我们才分三步,计划用五年时间完成。这个方案一旦获得批准、全部落实的话,将是我们乡教育工作跨跃式发展的重要一步,在座各位都将成为青牛峪乡教育工作的大功臣。”宁俊琦果断的进行了总结发言,“党政办今天把最终方案整理出来,报给我审核,争取在本周把方案报到县里。”

  “突突突”,五辆农用车快速行驶到会议室外面,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足有七、八十人,他们聚集在一起,手中举着一块白底黑字牌子,赫然写着“惩办楚天齐”五个大字。
  外面的声音很大,会议室内众人纷纷看向外面。宁俊琦一眼看到了举着牌子的人,再一看举着的牌子,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楚天齐来的。
  “楚助理,这些都是小营村的人,举牌子的女人我见过。”宁俊琦对着楚天齐说道。
  楚天齐自然看到了牌子,心中暗道:麻烦又来了。
  “请乡领导做主,惩办恶吏楚天齐。”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还整齐化一,显然是经过专门排练的。
  楚天齐看了屋内众人一眼,向门口走去。
  “楚天齐,你站住。你出去只会让矛盾更激化。”宁俊琦命令道,声音里充满了威严。她来到楚天齐身旁,“刘副乡长,看着楚天齐,让他在屋里待着别动,我去看看。”说完,走了出去。郝晓燕紧跟在宁俊琦后面。
  “众位乡亲,这是干什么?”宁俊琦站到众人面前,她的声音很严厉。
  “你不是那个女乡长吗?上次请你给我们做主,到现在也没个答复。”举牌子的女人说道,“不会是你和姓楚的穿一条裤子吧?”

  说话的女人就是董桂英,她的话很粗俗,听的宁俊琦面泛红晕。
  “这位大姐,上次的告状信,我们进行了调查,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楚助理说过那样的话。”宁俊琦不客气的道,“说话要有证据,请问你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什么证据?他不让我们种菜这就是证据。”董桂英直接来个不讲理,“除非他亲口答应,我们才相信。”
  听到董桂英这样说,屋内的楚天齐恨不得出去扇她两个大嘴巴,心中暗道:“我凭什么向你承诺”

  黄敬祖从人群后面走了过来,示意宁俊琦退到一边。宁俊琦只得向后站了站。
  “不就是种菜的事吗?”黄敬祖从人群后面走过来,“我是乡书记黄敬祖,我在前几天已经宣布,全乡大力种植蔬菜,村领导回去没有宣传吗?再说了,楚助理是一个品德、能力都非常优秀的干部,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呢?”
  “村长说过了,可我们不相信,我们就知道姓楚的不让我们发财。”董桂英胡搅蛮缠着。
  “你这么无理取闹,就没想过后果吗?”黄敬祖脸沉了下来。
  董桂英听到这话,先是一楞,接着忽然坐到地上,手刨脚蹬的喊叫着:“乡里要抓我们了。”后面的人听到她的喊叫也跟着吵混起来。
  黄敬祖、宁俊琦一看此景,赶快商量起了对策,屋内的楚天齐气的直接就要冲出来,刘文韬在一旁死死的拉着他。

  “吱”,汽车刹车声响起,一辆警车停在了人群旁边,车门一开下来了三个人。看到警车的一刹那,喧嚣声停了下来,正在地上撒泼的董桂英也停止了动作,怔怔的看着走过来的丨警丨察。
  一老一少两名丨警丨察在前,他们身后是小营村主任冯强,冯强的脸都绿了,脸上挂满了汗珠。来到董桂英面前,冯强说道:“她就是董桂英。”
  “董桂英,你认识苟富贵吗?”老丨警丨察问道。
  董桂英惶恐的回答:“他是我外甥。”

  “那就对了,他交待在你家窝藏有脏物,跟我们走一趟吧。”老丨警丨察说完,不由分说,和年青丨警丨察架起董桂英就走。在大家的惊鄂中,警车“忽”的一声,绝尘而去。
  “乡亲们,种菜的事你们放心。至于你们告楚助理的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都回去吧。”黄敬祖说道。
  众村民互相看了看,在村主任冯强的带领下,上了车,五辆农用车开走了。
  会议室门前一下子静了下来,室内众人也都到了院里。
  黄敬祖走过来,拍着楚天齐的肩膀说道:“小楚,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我相信你,组织也是相信你的。”说完,背着手走了。众人也跟着纷纷散去,宁俊琦看了楚天齐一眼,也走了,现场只剩下了刘文韬和楚天齐。
  “别当回事,走吧”刘文韬拍了拍楚天齐的肩头说道。
  楚天齐迈动步子,楚、刘二人一前一后,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剩下的多半天时间,楚天齐什么工作也没干,他要好好想一些事情。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想着今天的事,总觉得不舒服。虽说事没弄大,可是自己又被扣了一次屎盆子,看到同事的目光就可以知道,大多数人都是认同“宁可信其有”这句话的。
  今天黄敬祖明显是给自己解围的,可楚天齐仍然不舒服。黄敬祖口口声声说全乡种植蔬菜,可自己却觉得条件不成熟,如果到时候自己不赞成这个事,就会给黄敬祖和很多人“忘恩负义”的感觉。
  这些告状的人明显就是给自己添堵,带头的董桂英是“狗二横”的姨妈,告状这件事肯定是有“狗二横”参与。只是现在“狗二横”被关着,这次又是谁撺掇的呢?难道是文丽说的那个什么“超哥”?那么这个“超哥”到底是谁呢?和自己又有什么过节呢?
  楚天齐又想到了贩*毒集团的事,从现在看,什么时候破案还不一定。案子一天不破,自己“无故失踪”的黑锅就得背着,就是案子破了,说不准又会有什么理由不让公开,那自己的黑锅还不知道要背到什么时候。而且文丽和雷鹏都说贩*毒集团要报复,看来自己时刻都得提防着点。说是提防,又谈何容易,自己都不知道对方是谁,那该怎么防呀?
  包括那个“超哥”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只是从“狗二横”的嘴里听到过他的名字,文丽也提醒过要自己注意这个人。可自己连对方的信息一点都不知道,又该怎么防着。
  楚天齐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在这些事中自己很被动,根本做不到知己知彼。看来还是太嫩,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了。同时他也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可能要发生一些事,很可能是一些非常危险的事。他的预感很灵验,在不久的一天,他遇到了二十多年来最危险的一件事情。
  日期:2016-05-08 09: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