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0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睡去之后,我将破败王者之剑插入了雷击木剑鞘之中,让其养剑,蓄积雷意,而我则把玩起了那七把雷击木剑,仔细感受着每一把的差别和用处。
  体悟许久,我开始将这剑掂量在手里,然后射出去。
  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射一两把,然后慢慢熟悉,逐渐增长,到了后来,我已经能够在一瞬间将其从乾坤袋中摸出,然后射将出去,钉在不同的地方。
  唯一让我有些缺憾的是,大脑与身体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协同,虽然认定了地方,却并不能够准确地钉在那儿。
  又快又准,这事儿是一门本事,需要反复练习,并不能一蹴而就。
  在屈胖三酣睡的时候,我几乎一直都在练习,一次又一次。
  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像屈胖三这样的天才,故而只有勤能补拙,方才能够在这凶险之地活下来。

  屈胖三一直都在酣睡,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精力耗损过度,然而到了后来,我突然间感觉到他的身体里,居然有两颗心脏在跳动。
  扑通、扑通……
  我也是不经意之间发现的,回过头来,感觉躺在地上的屈胖三不再是一个小孩儿,而是一团烈焰包裹。
  啊……
  我吓得大叫了一声,而这时,那家伙却睁开了眼睛来。
  如太阳一般明亮。
  光芒陡收,屈胖三盯着我说道:“看什么,我没有穿衣服咩?”
  我摇头,说我真的有些看不懂你。
  屈胖三得意地说道:“那当然,本大人要是浅薄到让你小子一眼看穿,那我还怎么出来混呢?”
  我说谈谈你的计划吧。
  屈胖三沉吟一番,然后捡起了旁边的树枝,在泥土上面开始划了起来:“你告诉我,说临湖一族的旁边,有一个大湖,对吧?”
  我点头,说对,很大,一眼望不到边。
  屈胖三又说道:“再过两天,是荒域的雷雨季节,这个你可能不知道吧?”

  我摇头,说我来这儿没多少日子,自然不知晓。
  他用树枝指着中间一泥疙瘩,说这儿是临湖一族,差不多有两千多人,这次虽然损耗了一些精锐,但并没有伤到筋骨,想要冲进临湖一族的村庄,将那老妖婆给弄出来,难度有点儿大;更何况他们那里,未必不会有所布置,倘若是喊出一两个不要脸面的魔头来,咱谁也担待不起。
  我说然后呢?
  他嘿然一笑,说我的计划是,大人我亲自出马,把她给引出来。
  我说她那般狡诈之人,不见兔子不撒鹰,岂能如了你的意?
  屈胖三说这个你不要管,到时候,我们在这里,也就是你出现的那一片林子附近,布置一个雷阵出来,到时候我将人引到这里来,你照着劈就是了,就这么简单,还有什么问题么?
  我说问题大了,这神剑引雷术,我一次都没有弄过,如何能够承担这重任?
  他说那你赶紧弄啊,还愣着干什么?
  我说你以为说弄就能弄啊,这玩意极其耗费精力,而且一次过后,我三天都无法再次施展……

  他理所当然地说道:“那我们的计划,就定在三天之后。”
  我忍不住翻白眼,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那老妖婆太厉害了,而我的神剑引雷术从来没有施展过,即便是成功了,也未必能够劈得死她,你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啊?
  屈胖三摇头,说猪队友到底是猪队友,不过你别太焦急,我本就不指望你,事情很简单,你只要引雷,然后劈中人就是了,至于劈不劈得死她,这是我的事儿。
  我瞧见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也不好再退缩,犹豫地说道:“那我试试?”
  屈胖三拍手,说事不宜迟,你赶紧试一试。
  我豁然站了起来,然后拔出了被极品雷击木养了几日的破败王者之剑,劲力一激,那上面立刻有翻滚的雷意流转,将炁场变得一阵浮动不休。
  我盯着那剑尖,然后深呼吸。
  过了许久,我快步走到了林子里去,然后开始步踏斗罡,催动起法诀来。

  神剑引雷术涉及到许多门学问,各种系统繁杂,然而最终却是凝聚成一句咒诀来:“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我全神贯注,精力集中于一点,意识转移,将那剑尖直指云端。
  然而当我最后一个字念完的时候,那种呼之欲出的力量却没有冲到顶点,自然也没有任何效果出现。
  旁边的屈胖三瞧见这静寂无声的林子,忍不住大声叫道:“你个傻波伊,别瞻前顾后的,再来。”
  再来!
  我的心中也是憋了一股火气,手往腰间一抹,顿时七把木剑就飞射而出,钉住了阵脚,然后再一次地施展出了神剑引雷术来。
  这一次,在那七把木剑在各个星位的支撑下,我感觉自己已经突破到了临界点。
  然而那顶峰即便就在眼前,却最终还是没有能够逾越。
  我甚至都已经感受到了云层之上的隐隐雷意,却最终没有将两者桥接到一起来。
  再一次的失败,让我一下子就坐在了泥土上,仔细地思索起了当日杂毛小道施展时的诸般细节来。
  我的脑海里不断飞速转动,而屈胖三则冲着我大喊大叫道:“你是不是傻啊?韵味、节奏,还有灵感,所有的东西,要一气呵成,不要畏首畏尾,你是在引雷,知道什么叫做引雷不?那就是把自己当做引雷针,将天地之威集中在你的身上,然后操纵它,借助它的力量,让它成为你惩戒四方的杀器!懂不懂,懂不懂?”
  屈胖三歇斯底里,而在他的骂声之中,我的自尊心给摧毁地体无完肤,一骨碌又爬了起来,再一次施展神剑引雷术。
  然后,又失败了。
  屈胖三是个有本事的人,然而那一张嘴简直就是臭,骂得我狗头喷血,左一句“傻波伊”,右一句“傻波伊”,弄得我的心火越来越盛。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失败,我心头的愤怒也攀升到了极点,长剑猛然一绕,口中暴喝道:“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
  我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喊出来,声音都变得沙哑。

  我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再想,只有一个心思。
  引下来,引下来,将屈胖三加诸于我身上的所有屈辱,全部都给劈成飞灰。
  我的表情狰狞,而当念到后面几句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身体里有一种力量开始往着手中那长剑之上,快速涌去。
  我的心在那一瞬间变得格外快了,口中却不停歇,快速念完:“……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