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52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另外一点,那就是丁长生很难干,不是一个依靠他丈夫的庸才,人家凭自己的本事当上了市长的秘书,虽然现在是个伺候人的活,但是这只是暂时的,将来有什么出息还真是不一定。
  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将来嫁什么人不敢说,单说眼前,这姑娘现在连个门都不敢出,顾青山不止一次的给她说,这样下去,晓萌肯定会得抑郁症,到时候就麻烦了,有了这么一个伴,自己姑娘以后很可能会好起来,这也是她暂时想到的第二个原因。 

  “老婆子,你说句话吧,同意还是不同意?”顾青山没有再征求丁二狗的意见,他要先把自己家里人的意见统一了,这样丁二狗才会少一点压力。
  “老顾,你都这样说了,我能有什么意见,我同意”。杨晓痛快的答道。
  “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嫌我不孝顺你们,还是觉得我将来没有能力给你们养老送终啊?”顾晓萌不干了,这算什么,事前也没有通知她,吃顿饭的功夫多了个弟弟,还是一个最令她讨厌的人。
  “你不同意?”顾青山皱了皱眉头问道。
  “我不是不同意,我是坚决反对”。顾晓萌一字一句的说道,然后站起身离开了。

  “你去哪儿?还没吃饭呢。”杨晓问道。
  “我不吃了,你们和你们的儿子吃吧”。顾晓萌抛下这一句话后头也不回的去自己卧室了。
  “好了,我们不理她,长生,说说你的意思”。顾青山给丁二狗加了一筷子菜后问道。
  “我,我没有其他担心,我只是很担心这样会不会让你们家庭不和睦,因为你们也看到了刚才晓萌的态度,所以,我担心……”
  “长生,她的事你不用管,我现在是问你的态度?你到底是个什么意见?”顾青山虽然强作镇定,但是心里还是很挣扎,万一丁二狗拒绝了,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更不知道自己心里会有多失望,因为刚才自己说那番话时,他早就拿丁二狗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当然了,是在心里。
  “部长,说实话,三年前我父母不幸在泥石流灾难中去世,我就已经没有家了,那时候我真是很羡慕那些有家的孩子,但是我也知道,那些都不属于我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关于家的奢望了,但是今天,你们二老不嫌弃,要再给我一个家,我谢谢二老”  。丁二狗此时真是动了感情了,眼含热泪。
  说完之后,站起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干爹,干妈,儿子给你们磕头了”。丁二狗这头磕的货真价实,顾青山家的木地板被他砸的咚咚直响。
  顾青山倒是没动,杨晓反映快,赶忙离开座位,上前一把将丁二狗拉起来,但是她根本拉不动,杨晓又再次使劲,丁二狗这才顺势站了起来,并且扶着杨晓坐在了座位上,然后才自己坐回自己的座位。
  “嗯,好,好,好,来,陪干爹喝一杯”。顾青山连说了好,可谓是老怀甚慰。
  剩下的时间就是顾青山拉着丁二狗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了,杨晓陪了一会,还是有点担心自己的闺女,于是上了楼进了顾晓萌的卧室。

  “不在下面陪你儿子,来干什么?”顾晓萌一边上网一边啃着饼干,生气的对杨晓说。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看看你爸,为了你,做了多少事,你怎么就不理解呢?”杨晓坐在女儿身边,伸手揽住顾晓萌的肩膀,把脸也附在她的肩膀上,从正面一看,这活脱脱就是一对姊妹花,舞蹈演员出身的杨晓很注意保养自己,四十几岁的人了,还和小媳妇似的,几十年了,顾青山都对她着迷不已,年轻时几乎每晚都要折腾几次,现在年纪大了,每周也会折腾几回,很可能这也是她显得年轻的原因之一,女人是需要男人浇灌的。

  “我理解,我理解的就是他给自己找了个干儿子,哎,妈,我爸爸是不是重男轻女的,他是不是特想要个儿子,你们要不然再生一个呗”。顾晓萌笑着开玩笑道。
  “你这孩子,嘴是不是欠啊,你爸爸还不是为了你,怕你受欺负才这样做的,想想那件事我这心里就发毛,丁长生现在是市长秘书,将来还会再升,你爸爸到这个地位已经到顶了,得罪了不少人,要是有朝一日退下来,谁还会买我们的面子,你是组织部长的女儿都有人敢绑架你,要是你爸爸不是组织部长了呢?所以,你爸爸这是在铺路,为我们后面的路铺路呢,你还不理解你爸爸?”杨晓悠悠一叹,说出了心里话。 

  丁二狗并不知道杨晓心里是怎么想的,当然了,更不知道顾青山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顾晓萌很烦他,而且是那种烦到骨子里的烦,这一点令丁二狗百思不得其解,按说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即便是不以身相许,但是至少不应该恶语相向吧。
  丁二狗敲了一下门,到了石爱国的办公室,给他煮了一杯咖啡,又将自己写好的《关于湖州市城市拆迁若干意见的建议》交给了石爱国。
  “呦呵,这么快就写好了?”石爱国赞赏的看了丁二狗一眼说道。
  “这几天我自己的事比较多,所以耽误了,可能还有些地方考虑的不是很全面,请市长斧正”。丁二狗丝毫没有倨傲的意思,事实上,他的心里还是很忐忑的,因为昨晚认顾青山当干爹这事还是一个保密的事,虽然顾青山没有嘱咐他不要到处乱说,但是丁二狗绝对是一个不愿意将这件事到处乱说的人。
  所以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就少了很多的麻烦,可是他越是怕麻烦,越是有人不放过他。

  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手机响了,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本不想接,但是又怕是有人找石爱国,这是一个规定,一般很少有人会给石爱国打电话,都是先把电话打到丁二狗这里,然后让丁二狗安排时间见市长  。 
  “喂,哪位?”丁二狗客气的问道。
  “我在市政府对面的咖啡厅等你,希望你能出来一趟,我有话要说”。
  “呃,不好意思,我没有听出来,您是哪位?”
  “丁长生,你是成心的吧,干爹都认了,居然说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你是不敢说出来,还是我进去找你?”顾晓萌丝毫没有给他脸色。
  “哦,是晓萌姐啊,这样,我现在忙着呢,中午行吗,我中午有时间,还有大概一个小时”。
  “打住,我不是你的晓萌姐,我们的关系没有到那个地步,好吧,我在这里等你一个小时,要是到时候你还不出来,我就直接进去找你,我想有些事你也不希望弄得满城风雨吧?”

  “好好,我待会去找你,您稍安勿躁,喝点咖啡,算我请客好不好,请稍等”。
  “嘟嘟嘟……”丁二狗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真是太没礼貌了,想到昨晚在顾青山家的时候顾晓萌那副嘴脸,心里就感到一阵恶寒,拿起电话本想给顾青山打一个,但是想想又没有必要,这点小事要是让顾青山知道了,估计他们家的关系又开始紧张了,想来想去,顾晓萌找自己的原因无非就是不欢迎自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