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7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洪涛的办公室在博物馆东侧的一个二层小楼里,这原本也是朝天宫的一处建筑,是当时道士们居住的地方,后来朝天宫改成了博物馆,这里也被翻修成了办公区域。
  作为博物馆的第一副馆长,赵洪涛自己独占了一间办公室,差不多有四十多个平方,里面的家具摆设也都是古典风格的,看上去十分的气派,而且推开窗子之后,就能看到朝天宫那恢弘的建筑群,位置非常的好。
  “来,先坐,小方,你喝什么茶?绿茶还是铁观音?我这里还有最顶级的大红袍,你要不要尝尝?”
  将方逸和胖子带进办公室后,赵洪涛开口问道,他除了喜欢文玩之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品茶,所以在办公桌后面的书柜里,也放了不少的茶叶。
  “赵哥,是武夷山那几棵母树上采摘的的大红袍吗?”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方逸眼睛不由一亮,他在山中喝的虽然都是野茶树炒出来的茶叶,但老道士却是爱茶之人,在方逸七八岁的时候就让他背诵陆羽的《茶经》,更是给他讲解过各地茶叶的区别。
  不过方逸虽然懂得不少关于茶的理论知识,但是他喝过的最好的茶叶,还是这几天在满军家中所喝的西湖龙井,更不用说倍受师父推崇的武夷大红袍了。
  “你小子,这嘴还挺叼的,我哪儿去给你找那种茶叶啊?”
  赵洪涛被方逸说的一愣,继而却是苦笑了起来,武夷大红袍,是中国茗苑中的奇葩,素有“茶中状元”之美誉,乃岩茶之王,堪称国宝,被誉为“武夷茶王”。
  而方逸所说的那几棵母树,却是武夷山中九龙窠陡峭绝壁上仅存4株的千年古茶树,产量稀少,被视为稀世之珍,从古至今都是作为贡品的东西,市场上根本就买不到的。

  赵洪涛是个爱茶的人,他有次出差的时候甚至专门跑到九龙窠,想找机会求点茶叶,谁知道距离那几棵母树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就被站岗的武警给拦了回去,只能远远的看上那么一眼。
  “哦,原来不是母树上的茶叶啊……”
  方逸闻言有点失望,他师父年轻的时候曾经偷偷的采摘过那几棵母树上的茶叶,一直给方逸说那是他这辈子喝过最好的茶,所以方逸的印象尤为深刻。
  “你当那东西是拿钱能买得到的?”赵洪涛没好气的瞪了方逸一眼,那几棵母树上的茶叶别说拿钱买不到了,就是能买到,估计也是天价,他赵洪涛也买不起。
  “让你小子尝尝我的好茶……”原本打算拿点一般茶叶应付方逸的赵洪涛,被方逸这么一说,倒是拿出了自己的存货来。
  “方逸,这茶叶五万八一斤,你先尝尝,要是说不出个好来,赵哥我可饶不了你……”
  既然是爱茶之人,赵洪涛这里的茶具自然也是齐备的,将最顶级的一套茶具拿出来后,赵洪涛用功夫茶的手艺,泡出一茶碗的大红袍。

  “哎,赵哥,我的呢?”看到赵洪涛只泡了一茶碗的茶叶,胖子不由急了,刚吃完饭这嘴正渴着呢,没成想这茶还没他的份。
  “我桌子上有茶叶,你自己去泡……”
  赵洪涛随意的摆了摆手,开什么玩笑,他珍藏的这顶级茶叶除了给老师孙连达泡过一次之外,就是现任的馆长也没喝到过,要不是被方逸刚才的话给刺激了,赵洪涛根本就不会拿出来。
  “好吧,我自己去泡……”喝什么茶胖子根本就无所谓,就是把顶级大红袍和几块钱一斤的便宜茶叶混起来给他喝,胖子估计也是喝不出什么区别来的。
  “小方,怎么样?品品?”手法熟谙的给方逸斟上茶后,赵洪涛开口说道,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赵哥好手艺,这‘高冲、低斟、括沫、淋盖’的手法全都出来了……”在赵洪涛泡好茶后,方逸并没有急着端起茶碗,而是向赵洪涛翘起了大拇指,他虽然也懂得这些,但却是做不到赵洪涛这般熟练。
  “咦,你小子还真懂茶啊?”听到方逸的话后,赵洪涛不由对他另眼相看起来,这是因为方逸所说的都是泡茶中的术语,不是老茶客根本就不明白其中意思的。
  “嘿嘿,略懂一点而已……”
  方逸嘿嘿一笑,用右手食指、拇指按住杯边沿,中指顶住杯底,将茶碗端到嘴边,不过方逸却是没有喝下去,而是现在鼻端嗅了嗅茶香。

  “有点意思,这都是谁教你的啊?”
  见到方逸的这番举动,赵洪涛眼中的惊奇之色是越来越浓了,旁边的胖子看的一头雾水,但是赵洪涛知道,方逸这拿起茶碗的动作,被老茶客们戏称为“三龙护鼎”。
  “在山里没什么事,经常和师父喝茶……”方逸笑着回了一句,这才将茶碗凑到嘴边喝了一小口。
  “怎么样?”赵洪涛紧紧的盯住了方逸,想听到方逸对这茶的点评,在不知不觉之间,赵洪涛已经是将方逸视为和自己平起平坐的懂茶之人了。
  “好茶,我虽然没喝过那母树上的大红袍,但这茶应该也是相差不远了……”

  方逸赞了一句之后,又喝了一口才将茶碗放在了茶几上,开口说道:“碾雕白玉,罗织红纱,铫煎黄蕊色,婉转曲尘花,前后句都不应景,我就用这四句来评论这茶吧……”
  “你小子连元稹的诗也会?”
  听到方逸的这几句话,赵洪涛吃惊的下巴都快合不上了,他知道那几句话出自元稹的《一字至七字诗·茶》中,在赞茶的诗句中流传的并不广,没想到方逸竟然能背的出来。
  “方逸,你真没上过学?”
  赵洪涛忍不住问了一句,别的不说,就是一些学古文的研究生,未必都能背出元稹的这首诗来,仅从这一点看,方逸的古文基础就非常的深厚。
  “没有,不过我读过很多书,其中不乏古籍善本……”此时的方逸,心中却是有些感慨,想到师父以前收藏的那如山如海一般多的书籍最后都被师父送了人,方逸不由心疼不已。
  从记事起,方逸就记得老道士的房间里全部都堆满了书,按照师父的说法,这些书都是山下动乱的那几年,他从一些大户人间收集而来的,也算是对它们的一种保护。
  当时方逸并不明白师父的话,但是等他长大之后了解到那十年混乱的情况之后,方逸采知道,当年师父要是不把这些书带上山,恐怕这些珍贵的典籍都会被付之一炬,烧的连张纸片都不会留下来。
  只是在方逸十二岁,几乎将那些书里的内容全部都牢记在心的时候,有一天他从山中玩耍回来,却是发现道观里来了很多人,有道士也有普通人,将师父的那些书全部都给打包带走了。
  事后方逸曾经问过师父书的去向,老道士说全部都送给了人,按照他的说法,书是用来学习的,而不是用来收藏的,只要将其牢记在心,那就永远是自己的东西。

  日期:2016-02-1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