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们一边吃饭,一边在悄悄的清点着到来的人,终于,众人发现有一个人没来,就是常务副乡长温斌。大家快速的吃完饭,迅速的冲出食堂,都在想着和别人分享这个消息。一夜之间,温斌被纪委带走的消息传遍了青牛峪乡,也几乎传遍了全县所有的党政机关。
  一时之间,温斌被带走的消息成了人们私下热议的话题,楚天齐没有这样的闲心,每天仍是忙忙碌碌的。
  手头忙着的时候,日子过的也快。转眼到了星期五,楚天齐打算下午要回家一趟,正要去和宁俊琦打声招呼,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透过窗上玻璃,楚天齐看到黄敬祖站在外面,赶忙过去开了门,请书记进来。
  黄敬祖进屋后没有坐下,而是在屋里转了一圈。
  “小楚,又写了这么多?”黄敬祖指着桌上的一沓稿纸说道,“全乡数你工作认真,也数你最善于总结。”
  楚天齐只得谦虚的说:“记性不好,想到的就写下来,以免遗忘。”
  “每天写这么多,太费事了,这样吧,改天我让党政办给你买台电脑。”黄敬祖挥舞着手臂说道。

  “书记,这样不好吧,乡里好多领导都没电脑呢。”楚天齐不想惹大家讨厌,实话实说。
  “这有什么?好多人根本就不会用电脑,就是有了也是玩游戏。”黄敬祖果断的说道,“当然了,以后有条件了可以给副科以上领导都配上。”
  “不打扰你了,我再随便转转。”黄敬祖说着,背着手向外走去。
  楚天齐赶忙送了出去,看着黄敬祖的身影隐入了过道中,他感觉黄敬祖今天的举动有些奇怪。从来都不登门的乡书记,今天竟然亲自上门送电脑,究竟是为什么?毫无疑问是向自己示好,但为什么要示好呢?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楚天齐直接出门,来到了乡长办公室,敲门得到允许后走了进去。
  看到进屋的是楚天齐,宁俊琦就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听筒,说道:“正要找你,你来了正好。前一段时间,我委托朋友帮着物色农业办人员,朋友刚给我打过电话,说有一个小伙子比较合适。小伙子叫杨大庆,去年刚从省里一个专科学校毕业,专业学的就是农业,现在在省里一个科技园区打工。我朋友就是农业厅的,他帮着面试了一下,觉得小伙子专业不错,就推荐给乡里了。”
  “那敢情好,现在农业办一个人都没有,平时根本就忙不过来。”听到这个消息,楚天齐很高兴。
  “不是还有一个美女组织委员吗?”宁俊琦调侃道,“新人来了,她可就不能再辅助你了。”
  “她?越帮越乱。”楚天齐不想说王晓英,就转移了话题,“乡长,有个事跟你汇报一下。刚才黄书记到我办公室,说要给我配一台电脑,你知道吗?”
  宁俊琦略一沉吟,说道:“电脑啊,知道,我也同意。”
  “那就好。”楚天齐心里踏实下来,“乡长,周末有事吗?如果没事,我下午就坐班车回家了。”
  “回吧,你好几周都没回去了。”宁俊琦爽快的说道,“现在没事了,你回去收拾收拾吧。”
  楚天齐告辞,走了出去。
  看着楚天齐出去的身影,宁俊琦想着黄敬祖要给楚天齐配电脑的事,这明显就是黄敬祖向楚天齐示好,但为什么突然示好呢?她想不明白。
  楚天齐和宁俊琦都明白黄敬祖为什么要示好,但黄敬祖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楚天齐骑着二手摩托,经过几十分钟的颠簸,到了柳林堡村界,楚天齐放慢了速度向村里骑行着。不时碰到赶着马车、驴车、牛车收秋的乡亲,大家脸上都带着憨厚的笑容,互相说上一句“回来啦”或是“忙着呢”,然后该赶车的赶车,该骑车的骑车。
  楚天齐从小在农村长大,对农村的生活一点也不陌生。每年一出正月,村民就开始了一年的劳作,一开始是往地里运送农家肥,接着翻地里的玉米茬子,到了播种的季节,种下玉米、谷子、黄豆等作物。然后就是等着老天爷下雨,期待种子早日发芽、出苗。
  出苗以后,一年最忙碌的季节就开始了。老百姓辛苦的一遍遍除着地里的杂草、间掉过密的秧苗,同时也在期盼老天爷风调雨顺。现在农民种植谷子少了,更多的是种植玉米,种玉米省工夫、好打理,每年粮食贩子都会专门收购,一年的收成也就变成了钱币,供农民开销。
  今年的暴雨使粮食大幅减少,玉米受影响相对要少一些,但叶片受损、秧苗倒伏仍然让籽粒正在成熟的玉米减产将近两成。

  靠天吃饭是当下大多数农民的劳作方式,他们没有表现出无奈,而是世代相传的适应。这既是农民的纯朴与乐观,也可以说是一种麻木。楚天齐知道,科学种田才是农民的出路,但这不能只靠农民自己去做,而是要靠像自己这样的基层干部去引进项目、技术,并跟进、服务整个过程,这也是他这多半年来思考和努力的方向。他顿觉使命神圣,同时感觉肩上担子沉甸甸的,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楚天齐骑着摩托到了自家院外,开院门的响声惊动了屋里的人,母亲和弟弟都迎了出来,弟弟可是难得在家的,经常要在山上当“小野人”的。弟弟接过了楚天齐从车上拿下的大包小裹,母亲嘴上埋怨着“乱花钱”,同时眼中闪现着无尽的慈爱。
  进到家里,父亲不在,母亲说父亲去给村里人扎针去了。楚天齐的父亲一直在村里当赤脚医生,母亲身体不好,三个孩子又常年不在家,分到的田地大部分都租给了别人家。只有一小点自留地种植些白菜、豆角等。
  弟弟说今天是回家拿点东西,本来准备一会还回山上,既然哥哥回来了,今天就住家里了。听弟弟说刚刚又对没成活的苗木重新进行了嫁接,这次是严格按操作流程做的,问题应该不大,楚天齐听了很高兴。楚礼瑞只顾和哥哥说着果树嫁接的事,母亲尤春梅根本就插不上嘴。
  楚玉良回来了,楚天齐赶忙迎出去,叫了一声“爸”。
  “天齐,回来啦。”楚天良边进屋边说,“‘老抗战’的腿病又犯了,我给他扎了快二十天了,现在总算好一些了。”
  “‘老抗战’爷爷不是做过手术,把里面的子丨弹丨皮都取出来了吗?怎么又犯病了?”楚天齐有些不明白。
  “是呀,这两年一直可以的,谁知前几天忽然感觉腿麻的利害,我估计是伤着神经了,就试着给他扎了扎,现在居然好了很多。”楚玉良坐在炕沿上,满脸都是兴奋之情。
  “是吗?爸你什么时候会扎针了?”楚天齐疑惑的问道,“没听你说过呀。”
  楚玉良哈哈一笑:“那是你没见到过,你在外面上学的时候,我给几个人扎过,都有一些效果。”
  “对了,爸,甘沟村小学老师常文就是伤了神经,要不你给试试?”楚天齐觉得这是个办法。
  “你说说具体情况。”楚玉良认真的说。
  楚天齐向父亲说了常文受伤的情况,以及现在的症状。楚玉良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去给试一试,后天出发,明天我还得给‘老抗战’再扎一天,另外我也得看看我以前的书。”
  父子二人一直谈论治病的事,母亲尤春梅也一直没有插上嘴。晚上楚天齐和弟弟住在西屋,聊到很晚才睡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