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11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这么说?现场遇害的两名丨警丨察,一个腹部中刀,因失血过多而休克,若非抢救及时就牺牲了,另一个却是胸部受枪击,当场牺牲。歹徒既有刀又有枪,而且用刀用枪手法都是老练纯熟,与“一二二二杀警夺枪案”、市南区抢劫案里的歹徒全无二致,这要说不是一个人,谁都不会信。
  本是安静祥和的圣诞节之夜,青阳与南河两地却充满了恐慌……
  次日早上,李睿被闹铃惊醒的时候,身边的姚雪菲还在好梦之中。她昨晚实在是太累太辛苦了,被雄狮一样的李睿征伐了好几个小时,至今雪白的玉颈上还留有一圈吻痕,两腿膝盖处的红肿也都还在。
  李睿面带歉意的看了她一阵,眼神里充满了爱意,心说自己能得如此佳人相伴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真是上辈子修来的好福气啊,不由自主就低头凑过去,在她雪白红润的脸蛋上温柔的吻了一口。

  姚雪菲还没睡醒,却也立时有了反应,秀眉蹙起,面现不耐,随手乱推,将他脑袋推开了去。她自己翻个身,侧卧朝内睡了。
  李睿还要去青阳宾馆接老板宋朝阳上班,不敢再耽搁下去,下床去洗手间拿了衣服穿上,简单洗漱一番,要走之前,又回卧室看了看姚雪菲,见她两条白得晃眼的大腿已经伸到了被子外面,忙过去给她盖上掩好,又把卧室门关上,这才提起公文包下了楼去,驾驶宝马往家里赶去。
  昨晚之所以要开高紫萱这辆宝马,是因为要分别去丁怡静、姚雪菲家里送礼物,可是今天就没事了,也就不用再开着此车在青阳街头招摇过市。
  他回到家里,把高大小姐这辆座驾停到车库里放好,回房里换了身衣服,吃过早饭之后,老周也就到了,二人乘驾一号车,往青阳宾馆驶去。
  今天是周二,也是市委全体扩大会议的第二天,同时也是最后一天。就全会本身来说,今天已经没有什么实质性任务了,再走一个分组讨论的过场,也就算是胜利闭幕了。但,就算是一个过场,也要走,还要漂漂亮亮的走完,不能有半点马虎。
  李睿到青阳宾馆接上宋朝阳以后,老周驾车驶往市委。
  李睿坐在车里寻思,什么时候抽个空给纪飞打个电话,请他派人帮忙查查雪菲被勒索这件事,此事非同小可,一旦处理不好,就会给雪菲带来名誉上的巨大伤害,影响她的工作倒还罢了,就怕导致她从此声名狼藉。

  市委全会并不是一上班就召开,所以宋朝阳还有半个小时的处理每天例行公务的时间。在办公室里,李睿将案头堆积的需要宋朝阳知悉、了解、签字的文件给他送进去以后,回到外边,就给纪飞拨去了电话,耳朵听着电话,手却控制鼠标点开内部通讯工具,找到了纪飞的千金纪小佳的名字,想着自己还拿着她的手铐学习纸币开手铐的绝活儿,心头一凛,这玩意可是警用器械,自己没权力长期持有,必须得马上还给她呢。

  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纪飞接下李睿的电话后低声说道:“老弟,是不是要紧事?我正开会呢,不是要紧事你就先等等,开完会我再给你拨回去。”李睿一听这话,也就不好再说什么,道:“那哥哥你先开会吧。”纪飞客气地说道:“对不住了。”李睿笑道:“没事,不是急事,过会儿再说吧,哥哥你先忙。”
  电话挂掉后,李睿拿起放在抽屉里的手铐,往宣传部的楼层走去。
  说起来,纸币开手铐,听起来很悬乎,好像是神乎其技一般,可实际上,只要你懂了手铐锁的原理,就能理解了。李睿前几天就已经摸透了,不过直到今天才想起来要把手铐还回纪小佳手里去。
  他刚走到郑紫娟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纪小佳堪巧从她办公室里出来。二人对视一眼,纪小佳笑道:“稀客呀!”
  李睿走到她办公桌那里,将手铐掏出来放在她桌上,道:“还得晚了。”纪小佳将手铐放到坤包里,笑着问道:“学会了?”李睿笑道:“有名师指点,自然学会啦。”纪小佳笑道:“我算什么名师啊,再说这手铐锁也没什么技术含量。”说完又道:“马上要开会了,你不陪宋书记过去?”李睿道:“过去过去,马上就过去,那我先回啦。”
  纪小佳笑吟的送他出去,直到看不到他背影了,这才走回办公室。
  距会议开始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李睿陪宋朝阳赶到了市委礼堂。在进入礼堂之前,先遇上了市长孙耀祖、常务副市长贾玉龙与新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周元松。三人在门口窃窃私语着什么,每人表情都很严肃。

  看到宋朝阳过来,周元松迎上几步,神情严峻地说:“书记,我正跟两位市长汇报昨晚刚刚发生在我市南河县的一起袭警案,你也一起听听吧?”宋朝阳奇道:“袭警案?”
  周元松环视四人,说道:“昨天晚上十点多,在省‘一二二二特大杀警夺枪案’专案组与市局的统一部署与指挥下,包括市南区、南河县在内的三县一区展开了突然搜捕行动,其目的就是搜捕在省城、我市市南区犯下累累恶行的歹徒。没想到这个歹徒还真的躲藏在南河县,被搜捕行动惊动后,狗急跳墙、抗拒抓捕,先后使用刀具、六的四式手枪对两名行动队员进行了袭击,一名队员胸口中枪,当场殉职,另外一名队员中刀后身受重伤,所幸抢救及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歹徒已经沿一零七国道向北逃窜,目前正组织精干警力抓捕中……”

  宋朝阳听到这里,脸上已经布满了不可思议之色。孙耀祖与贾玉龙饶是已经听过一遍了,此时再听一遍,仍是不住价摇头叹气。
  宋朝阳表情凝重的问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是牺牲丨警丨察存在侥幸心理、疏于防范,还是歹徒凶残狡诈、攻击性强?”
  周元松听了这话,心中暗自赞叹,市委书记就是市委书记,一句话就问在了点子上,不像两位市长,听了只会嗯嗯啊啊,说不出别的什么来,而且,他这话不仅问到了点子上,还有对昨晚行动的批评以及对今后行动的提醒。
  歹徒不是在同一时刻对两名丨警丨察下手的,而是先用刀刺伤一名丨警丨察,又枪击另外一名丨警丨察,这中间间隔了最少也有十几秒钟的时间。要说第一个遇害丨警丨察事先没有任何防范,伤在歹徒的突然袭击之下,还有情可原,可是,第二名遇害的丨警丨察在这个间隙里干什么去了?难道眼睁睁看着歹徒杀死战友却没有采取任何防范应对措施吗?不指望他能抓住歹徒,最少也要做好自保啊。难道他在搜捕行动展开之前,不知道歹徒手里持有枪支吗?

  在这件事里,就算有再多的借口与理由,两名丨警丨察自身存在侥幸心理、疏于防范的责任也是逃不脱的。这也不仅仅体现在两名丨警丨察身上,这种麻痹大意心理应该是在行动队员大部分人身上都存在的。这就说明,在搜捕行动展开之前,市公丨安丨局与各区县公丨安丨局各单位指挥员没有做好此类的教育提醒工作,是在整体上面存在的不可原谅的漏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