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1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弯着腰,迟迟没有记,行这么大礼,怎么敢受。再说了,这也不是你们政府的错。是我爸他好管闲事。不过,那些人也真是可恨,他都快八十岁了,这么个老人家,他们怎么下得去手!”
  这女子聪明,这话先礼后兵,即捧了梁健代表的政府,又在梁健面前告了项目方一状。梁健直起身子,说道:“谢谢您的体谅。不过,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们也是有责任的。是我们没有监管好。您放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有书记您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女人说道。
  梁健问:“大姐怎么称呼。”

  女人回答:“张大花。这两个是我弟弟,一个叫张二兵,刚才打您的叫张勇。对了,您没受伤吧?我这弟弟从小就冲动,实在是对不起!”
  “没事。”梁健说着,转头吩咐沈连清:“回头你通知一下东陵县政府,张荣顺老人家的所有医疗费,都政府承担。”
  三位张荣顺的子女一听,再次动容,除了那个最小的儿子张勇没说话之外,张大花和张二兵连声感谢。
  又问了几句张荣顺的病情后,得知目前情况不容乐观后。梁健心里又沉重了一分。说了几句慰问的话后,梁健他们就离开了医院,直奔县政府。县政府门口下车的时候,林县长他们已经等在大门口了,满脸的忐忑。梁健看了他们一眼,对钱江柳说:“王大仁是钱市长的亲戚,那项目方那边就麻烦你去通知一下了。”
  钱江柳也知这次的事情闹得大了,应了一声,什么都没说。梁健脚步一动,林县长他们就忙迎了过来,看着他张嘴就想说话,梁健哼了一声就走。
  林县长悻悻,跟在了钱江柳旁边,轻声问着什么。手机请访问:
  钱江柳没理他,瞥了他一眼,就迅跟着梁健进了大楼。 .
  会议室内,梁健站到窗前,看着窗外,一声不响。人大概都进来后,沈连清走到他身边轻声说了一声:“书记,人都到齐了。”
  梁健回头目光一扫,东陵县政府内,大大小小的官员,已经基本都到了。他们一个个都站在那里,没人敢坐下来,就连钱江柳也站在那里。

  “怎么不坐?都坐吧。”梁健一边说,一边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他坐下后,这会场里面才哗啦啦一阵响,所有人都落了座。
  梁健看了林县长一会,目光转向了另一边的万雄,问:“你来说说吧,怎么回事?”
  万雄看向林家勇,梁健瞧见,哼了一声,说:“你看他干什么?难道你这个县委书记说句话都要他林县长同意不成?”
  林家勇神色一紧,刚要辩驳几句,钱江柳却瞪了他一眼,他刚刚才张开的嘴又合上了。梁健也没管他,只看着万雄。万雄神色还算平静,也不辩解,只将这次的事情,来龙去脉简短地说了一遍。
  但他说的,只是冲突发生当天的事情。对于,为什么施工队会这么着急施工却没有解释。梁健也没有急着追问,听万雄说完,转头看向林家勇,问:“你有什么补充的,或者不认同的吗?”
  林家勇摇头,说:“万书记说得都属实,我没什么补充的。”梁健目光一扫场那些坐在那里,神色各异的大小官员,心底冷笑一声,口又问道:“那你们有没有什么补充的?”
  那些人各自看来看去,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些什么。
  梁健等了一会后,转头看相钱江柳,问:“那钱市长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钱江柳眉头微皱了一下,回答:“我知道这件事,还是梁书记告诉我的。我知道的,梁书记都知道,我能有什么补充的。”
  梁健点点头,不再说话。手指在会议桌上,轻轻地一下一下敲着,笃笃的声音,响在安静的会议室内,十分清晰。气氛变得压抑而紧张。
  梁健冷冷地瞧着他们,想着,这些人到底将他们如今所在的位置当成了什么?仅仅只是一份工作?一份能让他们过上比一般人要好一些生活的工作?他们是否还会有些抱负?或许,都没有吧?否则,此刻又怎么会满室沉默。
  时间过去了大约有三四分钟,钱江柳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刚才我和梁书记去医院看过那位老先生了。不管当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不能再去论谁对谁错,有人受伤进了医院,那就是我们错。我和梁书记已经决定了,那位老先生的医疗费,全部由你们县政府财政承担。林县长,具体怎么操作你去安排。”
  “这是必须的。我待会就去安排。”林县长忙应下。等他说完,梁健问钱江柳:“项目方的人什么时候来?”
  钱江柳回答:“电话已经让秘书打了,但什么时候能赶到这里,不好说。”
  “既然什么时候能到不知道,那我们也别坐在这里等了。都陪我到工地上去看看吧。”梁健说完就站了起来。

  又是一阵喧闹,会议室内的人都立即跟着站了记,这工地上乱糟糟的,安全起见要不还是不要去了吧?”
  梁健看了他一眼,说:“没关系,都戴上安全帽。”
  林县长一听,又说:“那吃了饭再去吧。现在十一点了。那边比较偏,恐怕找不到吃饭的地方。”
  “不用。先去那边再说。你们要是谁饿了,就拿点什么吃的带上在车上吃。”梁健一边说,一边往外走。那些跟着的人,虽然不情愿,却也只好跟着走。

  很快,一大波车浩浩荡荡出了县政府,直奔工地。
  工地离东陵镇上有不少路,离梁健曾去过的林冲家的鱼庄都有十来分钟的车程。路上的时候,梁健靠在后面闭着眼想事情,忽然,郎朋问到:“梁书记,你说钱市长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梁健没睁眼,口回答:“一点也不知道是不可能的。但是,未必知道全部。”
  郎朋点点头,过了一会又说:“这件事,要是深查的话,恐怕背后又要扯进不少人了。这征地工作才开展了一半,就立马开始施工,怕是县里这些人都没少拿吧。”
  梁健睁了眼,看着窗外后退的风景,叹了一声,说:“其实,这种征地的事情,要说当地政府的那些人,一点也不拿是不可能的。如果拿了,事情做好了。只要没人举报,上面的人一般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个社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这倒也是。想一下子杜绝是不可能的,只要事情做好了就行。不过,这一次林家勇他们捅了这么大个篓子,梁书记你打算怎么办?”郎朋问。

  旁边的沈连清也看着梁健,很好奇他怎么回答。梁健没说话。目光看着窗外,他也在想要怎么回答。
  这件事情的背后,用脚指头想想也能知道,必然是有钱江柳的影子的。若是梁健抱着一查到底的心,恐怕到最后是失望居多。但这件事,不能不查,此风不能长。关键是,怎么查!查到什么程度。
  郎朋他们见梁健不说话,也都收起了好奇,不再说话。车厢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车子就到了工地。工地里,挖机和填土机在不停地运作,有几辆工程车停在工地内,工地旁边,也没有竖围栏,只是在路边拉了块喷绘布。喷绘布也不知是哪里找来的,破破旧旧的,上面的图案都已经看不清。
  日期:2015-10-15 19: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