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9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速度飞快,眨眼即至,加入了战场,然而几剑之后,感觉到一股四面楚歌的绝望迎面而来。
  这个临湖一族的族长,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还是她身受重伤的时候,倘若不是,只怕我在她面前,走不过三招,便人头落地了。
  我此刻也是将耶朗古战法施展到了极致,却没想到她永远都快我一步。
  她的掌法轻灵,爪法凌厉,身形宛如鬼魅,每一击,轻松随意,却能够让我全身受困,无法摆脱。
  屈胖三瞧见我拼死抵挡,几乎帮不上什么忙,忍不住说道:“你是过来送死的么?”
  我说不是,来帮忙的。
  屈胖三飞出一脚,帮我解围,然后嘲讽道:“算了吧,我觉得你是觉得活腻味了……”

  口中虽然这么说,他却是朝着我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的心中一动,瞧见这家伙双手一挥舞,居然腾身而起,跳起来,与钊无姬猛然对拼了一掌。
  轰!
  一股巨大的气流从两人对拼之处陡然吹了过来,而屈胖三受不住力,骤然撞入了我的怀中,口中大声喊道:“左四右七。遁!”

  我得他提醒,早有准备,人往他指定的位置一踏,土遁术骤然击发,人便消失了去。
  紧接着,在屈胖三的不断解说下,我和他开始了逃亡之路。
  如此一直跑到了那一片南方大沼泽地的桃花林附近,我们方才停歇下来,而我这边刚刚稳住脚,那小孩儿就跪在了地上,猛然一呕,一大口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他受伤了?
  我连忙趴下来,说你咋了?

  屈胖三的小脸儿先是一阵白,紧接着红晕泛起,一脸郁闷地说道:“老妖婆到底还是有几百年的道行,可比那十二魔星之中的佼佼者,大人我这一副躯体,终究还是脆弱,跟她硬拼不得啊……”
  我说得了吧,能够砸死那么多的家伙,还重伤了那老娘们,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屈胖三严肃地说道:“对你来说,足够了;但是对我来说,到底还是不圆满,不过没事儿,此事我已经有了计较,回头再要那老妖婆的性命。”
  我很想说句丧气话,不过一想,说不定这家伙真的有主意。
  这般一想,我便不再言,而他则大咧咧地吩咐道:“你在这里给我护法,我需要回一下气——他奶奶的,要是我将这混沌木精的力量全部吸收,别说是这钊无姬老妖婆,天下我哪里去不得?”
  说罢,他盘腿而坐,肥嘟嘟的肉团儿,就像个猕猴桃儿。

  说入定就入定,这家伙虽说口气挺大,牛皮哄哄的,不过倒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钊无姬说他是转世灵童,如此说来,前世的他,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家伙。
  我虽然不忿他对我呼来喝去,不过却也没有办法,只有逆来顺受,守在他身旁,过了一会儿,瞧见他浑身瑟瑟发抖,便又捡来了干柴,弄了一堆篝火。
  我闲着无聊,又掏出了那剑鞘出来琢磨。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话语:“雷击木剑鞘养胎,你这手法,倒是有点儿意思。”
  我扭过头来,瞧见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睁着一双黝黑的眼睛看我。
  我呵呵一笑,说你也懂这个?
  屈胖三走到我跟前来,随意坐下,指着我插在旁边的七把小木剑说道:“瞧你在上面弄得,莫不是茅山宗的掌门秘技,神剑引雷术?”
  这个时候我的脸色终于变了,有些结巴地说道:“这、这个你也知道?”
  屈胖三得意洋洋地说道:“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我并没有否认,屈胖三便来了兴趣,问我说道:“告诉我,你跟茅山宗什么关系?”
  我摇头,说没有关系。
  屈胖三大怒,说去你妹的,没关系,人家的掌门秘技会传给你?你当我傻啊,还是想咋地?
  我说真不是,我只是机缘巧合,有位前辈传授与我的,与茅山宗无关。
  屈胖三听闻,不由奇怪,盘问我一番,我语焉不详,告诉他此事我答应过对方,不会透露太多,他也不介意,让我模拟施展一遍,确定我是真的知道,不是不懂装懂,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真的是天助我也,你居然懂神剑引雷术,我的计划更完美了。

  我说你到底想干嘛?
  屈胖三盯着我,说俞千二的仇,你到底想不想报。
  我说你还是想杀钊无姬?
  他点头,说道:“钊无姬的修为太厉害了,我们要想杀她,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万事都没有绝对,她现在身受重伤,就是最好的机会,倘若是错过了,我们以后想杀她,根本就不现实了。”
  我说你打算怎么办?那老妖婆肯定会回到临湖一族去养伤,我们不可能接近她的。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事在人为,山人自有妙计,就问你肯不肯配合?
  我说我的配合,就是用神剑引雷术劈她?
  屈胖三认真地点头,说对。
  我摇头,说你可能不知道,这门手段,我也是刚刚开始学习,并不熟悉,不但如此,我的剑也并没有养好,这一套东西也没有完成,只有等我回老家之后,找一个朋友弄,方才能够勉强成型。
  屈胖三说别啊,还回老家,你面前不就有一专家么,何必南辕北辙?
  我说你?
  屈胖三点了点头,说对啊,不然呢?
  我摇头说道:“算了,那些极品雷击木,全部都被你小子给啃成了粉末,我这里是唯一的材料,我可不想浪费。”
  屈胖三抓狂道:“你大爷的,你知道以前有多少人以得到我的法阵符文为荣么?”
  我说我不知道,屈胖三伸手,抓了一把小木剑来,嚷嚷道:“我给你看看,大人我真正的实力。”
  我飞身,将他给扑倒,使劲儿夺过那木剑来,气呼呼地喊道:“休想!”
  两人一通撕扯,最后我半推半就,把这小木剑递给了他。
  并不是抢不过,而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牛皮哄哄、总说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小家伙,莫名多出了一份信任来。
  当然,这信任,也是看在对方的表现才确定的。
  别的不说,光他弄出来的那一幕古树轰塌,就足以让我为之侧目。
  换位思考,当时如果是我,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简直就是疯子才会干出来的事儿。
  可他偏偏干了,而此刻回头看来,简直是有如神助,因为如果正面对上那么多的人,即便是没有老妖婆钊无姬镇场,我们也绝对没有半点儿生机可言。
  但是事实却是,那数百人的敌人几乎全部葬送在了那轰塌的古树木堆之下,而连钊无姬都身受重伤。
  她若是无事,我即便是有土遁术,又如何能够在她那迷踪步前得以逃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