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文夫妻上了面包车,宁、楚二人上了二一二车,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政府大院。
  二一二车上,宁俊琦坐在司机后面的座位,楚天齐坐到副驾驶位置上。自从一上车,宁、楚二人因为不好意思,谁都没有说话,当然司机就更不会说话了。宁俊琦是因为被叫“俊琦”不好意思,她不明白楚天齐是那根筋搭错了,要那样称呼自己。楚天齐是因为撒谎而不好意思,同时,他也在想着以前的一些事情。
  今天看到董紫萱,勾起了楚天齐对往事的回忆,本来已经深深压在心底的情感漩涡再起波澜。
  董紫萱曾经是楚天齐的同事,楚天齐到沃原市一中工作的时候,董紫萱已经在一中从教三年了,虽然不在同一年级组,但大家彼此都有点头之交。楚天齐在大学期间就参加了国家科研机构的一个课题研究,在楚天齐到市一中工作后,研究取得重大突破和成功,课题组专门给沃原市一中发函,肯定楚天齐在课题研究中做出的贡献。加上楚天齐工作努力,班级成绩优秀,为此楚天齐被推荐参选当年的省优秀教育工作者,沃原市当时共报了三个人,其中还有董紫萱。

  就在评审优秀教育工作者的前夕,一封举报信到了省教育厅,信中说楚天齐大学毕业论文涉嫌抄袭,教育厅当下撤消了楚天齐参评的资格。后来,董紫萱被省厅评为优秀教育工作者,也是当年沃源市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人。评定结束,调查楚天齐被举报论文抄袭的事情也有了结果,调查结论是:举报不实,并无抄袭。但这个结论对省优秀教育工作者的评定已经与事无补了。
  楚天齐倒很看的开:刚刚走上工作岗位,即使参加评定,也未必能获得此荣誉。只是他很纳闷,到底是什么人写的举报信,为什么要恶意诽谤他呢?直到有一天,女朋友孟玉玲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
  那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女朋友孟玉玲的生日,在温馨浪漫的氛围中,楚天齐的细心让女朋友喜极而泣。在当天恋恋不舍分手回家的时候,孟玉玲告诉了楚天齐一个消息:举报信是董紫萱授意他人写的。
  原来孟玉玲和董紫萱家做过邻居,两人自然也就成了朋友,后来两人因为上学分开了,但一直有联系。等到孟玉玲毕业回到沃原市工作后,董紫萱已经在市一中工作了,二人自然接触多了起来。
  有一次朋友聚会,董紫萱喝多了,孟玉玲送她回家,董紫萱从包里找钥匙时掉落了一张纸。等孟玉玲安顿好董紫萱出门时,发现了这张纸,纸上的内容就是让人写楚天齐的举报信,这张纸应该是一个草稿。一边是自己的恋人,一边是自己多年的朋友,孟玉玲在纠结中一直没有告诉楚天齐。只到生日当天,被楚天齐感动的一塌糊涂,更觉得此事如梗在喉,才告诉了楚天齐事情的经过。

  事情已经过去,楚天齐对此事看得很开,加上董紫萱又是孟玉玲的朋友,他就表示不再计较。只是,从此以后,一旦遇到董紫萱时,他总感觉不舒服,或多或少的会带出一些情绪。董紫萱也似乎觉察到了一点楚天齐的敌意,从心里两人都对对方有了看法。很快董紫萱调动到了市教育局工作,见面的机会少了,所以楚天齐和董紫萱倒也一直相安无事。
  后来的一天,楚天齐去市计划委员会找孟玉玲,刚到楼下,看到孟玉玲在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男人在进入奥迪车时亲昵的拍了她的肩头。奥迪A4车走了,孟玉玲也看到了楚天齐,楚天齐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孟玉玲有些慌乱的解释着:“他姓张,是一个建筑公司老板,我们刚认识,只是普通朋友。是在一次聚会上,董紫萱介绍认识的。”
  楚天齐听完什么也没说,他后来打听到,张老板的父亲是省计划委员会第一副主任,正是董紫萱父亲的主管领导,董的父亲当时是省计划委员会的办公室主任。

  后来,果然孟玉玲背叛了楚天齐,投入张老板的怀抱。楚天齐恨孟玉玲,同时还有一些说不清楚的复杂感情在里面,但他对董紫萱只有恨,因为如果没有董紫萱,可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可能……
  “阿嚏,阿嚏”,接连两个喷嚏,把楚天齐拉回了现实。哪有那么多可能?往事不堪回首啊!
  一路上,宁俊琦只能看到楚天齐的侧脸,但她注意到他的表情时而舒展、时而微皱。她心中纳闷:这小子怎么啦?他的心里究竟藏着什么事呢?
  “吱”,刹车声响起,二一二车停了下来,宁、楚二人望向窗外,已经到青牛峪乡了。

  大家下了车,车前站着一个人,正是甘沟村主任常海,他已经等候多时了。正这时,面包车也进了政府大院。
  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宁俊琦安排众人到昆仑饭店吃了饭,饭后,常海和常文夫妻一起坐上了面包车。宁、楚二人嘱咐常文、常海一番后,面包车启动,向甘沟村驶去。
  直到面包车已经没了踪影,楚天齐还在原地凝望着。在与常文告别时,他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焦虑、孤独和茫然,他理解他的心思,同时心中沉甸甸的,暗暗祝福常文身体早日康复。
  “走吧,去我办公室。”宁俊琦说道,楚天齐跟在她的身后,到了乡长办公室。
  宁俊琦直接坐在了办公室桌后,楚天齐依然坐到了沙发上。
  “楚助理,这次乡里抗洪你怎么看?”宁俊琦直接询问。

  “我们做了好多工作,但不排除有侥幸的成分在里边。”楚天齐如实回答。
  宁俊琦感叹道:“是啊,我也有些后怕。你知道吗?这次抗洪救灾会,还有一个议程被临时取消了,那就是宣布对两名乡长撤职,原因就是抗洪不力、死了人。议程临时取消可能和市里的过问有关系吧,市委今天突然要求县里上交书面检查,等候处理。县里应该是在等待市里的一个处理态度吧。实际上,因为抗洪不力,县长艾钟强在县委常委会上已经做过检查了。”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楚天齐回答,继而感叹道“当官不易呀,县长刚来没几天就赶上这个事,也够悲催的了。”
  两人又谈了一些其它工作,楚天齐起身告辞。
  “慢着,今天下午的事是怎么回事?”宁俊琦叫住了他。
  “什么怎么回事?”楚天齐装傻充楞。
  宁俊琦眼睛盯着楚天齐,严肃的说:“别装糊涂了,老实交待。”
  “哦,那件事呀。”楚天齐装做恍然大悟,“是这么回事,那个董科长呢,我们原来是市一中的同事。在学校时,她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熊样,总说‘你们乡下人怎么怎么着’,又是“不讲卫生啦”、“素质差啦”、“不会打扮啦”,总之就是她显摆比别人强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