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次开会,因为参会人员众多,开会地点定在了县工会礼堂。县工会礼堂是七十年代初建设的,可以容纳一千五百多人,当时经常用来搞一些大型活动。八十年代后,活动很少,电影院就用来放电影,有大型活动时再使用。
  楚天齐他们进到礼堂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一些人了,大家按照给青牛峪指定的位置坐了下来。楚天齐发现好多人看向自己,目光很奇特,略一思考他就明白了,人们是发现“名人”了,一个被取消科级后备干部资格的“名人”。不过,他心里倒挺坦然:很快就会真相大白了,雷鹏说的破案期限没有几天了。
  一拨拨的人们陆续进来,偌大的工会礼堂人声鼎沸,八点四十分的时候,场内座位已经所剩无几了。
  礼堂内,雄壮的乐曲响起,这是正式开会的前奏,场下众人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会议的召开。

  九时整,经工作人员示意,在进行曲和掌声的伴奏下,全体县委常委、政府班子领导从舞台后方悉数登场,纷纷在主席台就坐。
  会议由县长艾钟强主持,首先是全体起立奏唱国歌,然后会议正式开始。
  此时,在县委大会议室,教师节庆祝大会现场正在布置中。一个女人正在大发脾气:“你们什么素质,椅子都摆不整齐?刚刚不是教过你们了吗?”
  听着“事妈”的咆哮,人群中一个小伙子解释道:“董科长,椅子都是用线绳比量过的,就在一条直线上呀。”
  “那个正吗?”董科长用手一指前方,她头上的波浪卷颤动着,大声吼道:“都看看,难道是我眼睛瞎了?”
  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确实有一个椅子不正,只是那是她刚刚过去时碰歪的。有人拉了一下正要说话的小伙子,几人赶快到了那把椅子旁,重新调整了起来。大家知道,这个人他们惹不起,连局长在人家面前都像三孙子,何况咱们这些教育局的小兵呢。
  工会礼堂内,抗洪救灾总结会议程已经过半,宁俊琦正在发言:“各位领导、同志们,刚才我汇报了青牛峪乡在这次大暴雨灾害中遭受的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暴雨已经过去,损害已经造成,自怨自艾于事无补。重要的是总结经验和教训,为以后防灾抗灾做准备。
  这次灾害是天灾,但也暴露了我们工作中的一些不足,也可以说是教训吧。首先,在思想上对暴雨灾害认识不够,我们乡平时降水很少,可以说是十年九旱,大家都认为旱灾经常发生、洪灾离我们很远。其次,由于认识不够,导致我们在行动上,防涝措施很不到位。再次,当洪灾来临之时,因为准备不够、经验不足,应对起来很仓促,措施不得力。比如,对于倒伏的玉米等高杆作物,在扶立时造成了二次伤害。

  当然,这次洪灾也总结了一些经验。第一,这次洪灾期间,蔬菜损失较小,究其原因主要是蔬菜植株相对较低,也比较密集,抗风吹雨打的能力较强。第二,种植蔬菜和药材地块都没有形成洼涝,这主要得益于提前设置了引水渠,当初修渠是为了方便浇水,这次洪灾反而成了泄洪的通道。第三,……”
  听着宁俊琦的侃侃而谈,赵中直心中暗道:“好苗子,以前没有任何基层工作经历,短短几个月已经能够把工作做的这么细,不简单。”台上其他领导也是频频点头,非常认可。
  宁俊琦标准的普通话还在继续:“总结经验和教训,不仅仅是为了落在字面上,写在报告里,而是为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因此,在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我们会采取一些措施。第一、建立健全洪涝灾害应对机制,组建洪涝灾害应对机构,采取领导兼任,重点时期重点关注的方式。第二、完善防洪措施,修复防洪设施。第三、科学防洪。第四、防洪同时亦要防旱,防旱措施同时跟上。第五、防洪资金专款专用,并审核审计,确保资金用到实处,用的合理。”

  “宁乡长,打断一下。”赵中直忽然插话。报告被中途打断,这可是少有的事,宁俊琦和现场众人都是一楞。
  “我想就几个问题请你具体阐述一下。”赵中直没有理会大家的惊鄂,继续说道:“你提到的防洪资金如何解决?既建防洪设施又建防旱设施,资金可是不少啊!”
  “赵书记,如果说的太具体,就超出规定时间了。”宁俊琦不无担心的说道。
  “呵呵,特事特办嘛,可以适当延长一些。”赵中直说的很轻松,然后话题一转,“小宁乡长,不会是你连具体方法还没有,只是写上一些粗框架应付这个会吧?”
  宁俊琦脸色略显尴尬,看向赵中直那里,只见赵书记面带微笑,向她频频点头,她感受到了赵书记的鼓励,心中大定。
  “赵书记,各位领导,刚才书记问我是不是只有框架没有具体方法。我这里要说的是具体方法已有一些,只是还没有上会研究,能实施多少还是个未知数,但只要是正确的方案,我们班子就会坚决去推进。”宁俊琦的话很直,说的也很聪明,赵书记笑笑,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关于抗洪和防旱在很多方面是相通的,比如抗洪机构同时即是抗旱机构,防旱时做的引水渠,在洪涝时可以用作泄洪沟。再比如,我计划把乡里已经废弃多年的小水库重新清挖,雨水充足时用于储备,干旱时再用于浇灌。

  关于抗灾资金,我是这样考虑的,采用三块来筹措。乡里每年都有预算资金,这算一块;再有一块就是谁受益谁承担;还有一块就是争取相关部门的支持。抗洪防旱资金乡里有预算,至于资金能不能落实,主要是看政府主官的意志,我保证抗灾资金能够用到刀刃上。至于谁受益谁承担并不是说让老百姓直接摊钱,而是有多种方式,其中出工出力就是一种最好的方法。说到争取相关部门支持这一块,其实很难,但我相信,只要方案切实可行,又是情势所急的话,相关部门肯定也会多少施舍一些吧。”宁俊琦的叙述条分缕析。

  赵中直哈哈笑着说道:“小宁乡长很狡猾嘛!在上千人面前提出了困难。不过你说的很对,主要还是看方案,我相信如果方案可行的话,政府会支持的。艾县长你说呢?”
  “是啊,相关部门是否支持主要是看方案好坏,究竟是干实事,还是只要钱。我代表政府表个态,乡镇、科局报的方案只要是符合支持条件,政府都不会阻拦。”艾钟强的话掷地有声。
  顿时掌声雷动,因为县长表态了“方案行就支持”。只是如果细想一想,艾钟强的表态又相当于什么都没说,他的话里可是有“符合支持条件”的限制的,再说了“政府不阻拦”,不代表相关职能部门就能通过。
  宁俊琦的发言又持续了十分钟才结束,她向台上台下鞠躬后,步履从容的向台下走去。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众人的目光随着这个秀丽的才女而移动。直到宁俊琦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掌声才停息,众人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欣赏的目光,但他们已经在脑海里彻底印下了这个出彩的女乡长名字——宁俊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