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9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被他一痛臭骂,心中却高兴极了,定睛一看,却见他一对肉呼呼的双手正掐着一根碧绿色的长蛇呢,那蛇的信子不断吞吐,身子扭动,显得十分凶恶。
  不过说话间,他也是生气,猛然一拧,居然将那蛇给掐成了两段。
  可见他对屈胖三这个称呼,十分的不满。
  我死里逃生,心中激动极了,笑着说道:“为什么叫你大人呢?”

  屈胖三一愣,喃喃自语地说道:“对啊,我为什么叫做大人呢?我不是屈……老三么,为什么又让人叫我大人?啊,头好疼……”
  我瞧他抱着脑袋,疼得直皱眉,知道这是发高烧的后遗症,有一部分记忆缺失了,赶忙弥补道:“好,好,我以后叫你大人便是了,你就别想了——对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屈胖三捏着小拳头儿,使劲地锤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依旧没有想起什么,便也放下,听到我问起,开口说道:“趁火怎么能不打劫?走,跟我杀将回去。”
  他意气风发,而我想起那巨树砸落而下,此刻那儿即便是没有全体阵亡,必然也是哀鸿遍野。
  在这样的情况下,敌人最虚弱的时候,我怎么能够置之度外呢?
  肯定还是得帮忙桶一刀、落井下石的嘛。
  两人快速赶往“车祸现场”,然而还没有走到半途,就瞧见烟尘之中,有黑影从里面蹿了出来。
  我下意识地拔剑警戒,而屈胖三则不咸不淡地说道:“怕啥咧,是人的话,能有这么快?”
  他说的果然没有错,从烟尘之中冲出来的,居然是那些看守雷洞的霸王蝾螈。

  这些原本凶恶无比的冷血爬虫,此刻却显得有一些仓皇失措,大部分都是身上的鳞甲脱落,有的甚至尾巴都没有了,在地上快速爬行着。
  而即便是这样惨状的霸王蝾螈,能够逃出来的也没有几个。
  瞧见这些,我和屈胖三的心情都变得无比复杂。
  事实上,在摧毁整棵生命古树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估计都没有想过这些霸王蝾螈的性命。
  那个时候,钊无姬已经冲到了跟前来了,倘若是再晚下手几秒钟,我和屈胖三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这些霸王蝾螈有错么?
  当然没有,比起我们,比起钊无姬带领的那一大帮子人,甚至比起俞千二来说,它们才是这儿的土著,才是最应该享受一切美好的生命,然而此刻,它们却只有仓皇逃离,苟延残喘。
  俞千二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有的时候,畜牲的确比人可爱。
  几头劫后余生的霸王蝾螈并没有让我们的杀意减轻,反而浓烈了数分,很快,我们就走到了生命古树的范围之中来,在一片烟尘之中,能够瞧见这树下的遍地狼藉。
  无数倒塌的树枝和碎木,将原本的地方堆成了一个小山丘。
  这山丘是由无数木块、树枝、树皮堆积而成的,而在这里面,还有许多的血肉和尸骨。
  大树骤然崩塌,在下面的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直接成为了一滩烂肉。
  不过当时在树冠之下的人,还是能够有一线生机的。
  我和屈胖三在满是烟尘的废墟之中漫步,而那轰塌声并没有停歇,因为这古树的树冠实在是太过于巨大,所以即便是主体垮落了,其余的树枝也还有残留,屈胖三的符阵依旧还在起着作用,不断崩塌而下。
  当然,这些跟刚才那一下比起来,简直就是挠痒痒,余韵而已。

  走了没一会儿,我听到了呼救声。
  我和屈胖三快步走了过去,很快就来到了声源的发生处,瞧见有一个人的下半身给一块巨木压在了下方,只有胸口以上探了出来。
  他奋力地往前爬,然而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是将自己的精力消耗一空。
  我们走到了跟前来,瞧见此人,我忍不住喊道:“无悔长老?”
  听到我的话语,那人抬起头来,先是一喜,又是一惊,紧接着脸色几度变换,最终痛苦得几乎扭曲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来,对我说道:“陆、陆先生,烦请你伸出援手,把我拉出来——日后龙某定有厚报!”
  我一脸可惜地说道:“无悔长老,你我本无宿怨,为何要召集手下,对我穷追不舍呢?”
  华族的无悔长老赔着笑脸,说陆先生你肯定是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做什么呢?一切都是误会,你与我族如此友好,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呢?
  我眉头一挑,说道:“那无悔长老你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何事?”
  他一时语塞,总不能说自己是过来旅游的吧?
  瞧见无悔长老哑口无言,我摇了摇头,叹气说道:“无悔长老,对于你遭遇的一切不幸,我表示很抱歉,不过我并不后悔,因为这都是你们逼的,不是么?”
  听到这话儿,他浑身猛颤,哆嗦着嘴皮说道:“你、你……这古树崩塌解体,竟然是你干的?”
  呃……
  这事儿我倒是想干,可惜我没有这个本事,我瞧了屈胖三一眼,结果这小屁孩子嘻嘻一笑,说然也,现在知道踢黑脚踢到铁板上面的感受了吧?

  无悔长老满腹怨恨陡然喷发,怒声吼道:“你这杀千刀的,我手下精锐二十余人,都毁于你手……”
  我转身离开,结果屈胖三却最是喜欢这种场面,挤眉弄眼地笑道:“别提你那点儿破烂人手了,临湖一族的精锐,估计都埋在这里了,人家也没有说什么啊?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说对不?”
  他的话噎得无悔长老一阵哽咽,而我们则不再理会此人。
  这人废了,即便能够活下来,估计也是下半身瘫痪,实在是没有再刺激人家的必要。
  我们继续往前走,不是听到呻吟和呼救声,对待这些人,我也是区分开来,确定了对方临湖一族的身份,我毫不犹豫地一剑捅去,破坏敌人的有生力量,而碰到别族的,则好言规劝一番。

  劝过之后,我还送了他一句话:“祝你好运。”
  呃……
  不然呢,我又不是消防队的,人家可是过来杀我的,上演农夫与蛇,我可不干。
  走了一段路,终于从废墟之中爬出了一个重要人物来。
  瞧见对方身上的气场,就感觉是个高手,可惜的是我并不认识此人,应该是钊无姬或者无悔长老从别族找来的帮手,而他给这一阵山呼海啸的崩塌给整懵了,根本就不认识我们,还跑过来跟我们打招呼。
  一聊,才想起来我之前跟着华族一起的时候,还路过他们部落。
  这人是那个小部落的大长老。
  我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坦然告诉他,说我就是钊无姬和无悔长老联合追击的那个家伙,问他对我有什么想法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