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70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国人虽然也戴佩饰,但极少有人在手腕上戴东西的,更没有文玩的说法,而那串珠子被牧师的加入放在阁楼上曾经被雨水给浸蚀过,品相已经变得很差了,要不是赵洪涛本身就关注杂项文玩,恐怕也不会注意到这串珠子的。
  当时看到这串珠子的时候赵洪涛还感觉很惋惜,因为经过他的考证,这串沉香珠子极有可能是清早期康熙皇帝的一串手持,不过那位牧师送来的只有六颗是老沉香的,剩下的都是后来搭配的珠子,算是一件残缺品。
  “嗯?这还真是巧了,前几天小超还说在国外见过和这一样的珠子呢……”听到赵洪涛的话后,孙连达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要知道,一般的手持不是十八颗就是三十六颗,孙超在国外发现了十八颗,算上方逸的这十二颗是三十颗,而再加上赵洪涛所说的那六颗,这一串三十六颗的手持竟然算是齐全了。

  “啊?还有这种事?这真是奇了啊……”听老师说起前几天在病房里的那段谈话,赵洪涛也是连连称奇。
  这一百多年来国家也不知道流失了多少珍贵文物在国外,青铜瓷器或者字画倒是有可能保存下来,没成想这一串被拆散了的珠子,竟然也全都找到了出处,而且还是一颗不少。
  “方逸,这可是珍藏级的东西,你可要收好啊……”感叹了一番之后,赵洪涛将珠子小心翼翼的递还给了方逸,还不住口的叮嘱了他几句,那架势是生怕方逸再给戴在手腕上去。
  “赵哥,我知道了,平时不戴了……”看着赵洪涛的眼神,方逸苦笑了一声,在他看来,这类的珠子本就是道家修炼时平心静气的物件,不佩戴在身上哪里会有效果呢。
  不过在知道经常佩戴珠子会对其造成损害之后,方逸倒是也从善如流,他打算将这珠子放在枕头底下,每天睡觉打坐之前戴在手腕上,白天工作的时候就给放置起来。
  “怎么样,洪涛,我说你这串珠子,方逸未必能看上眼吧?”孙连达转头看向了赵洪涛,眼睛里带着一丝笑意。
  “老师,这两者根本不能比啊……”
  听到老师的话,赵洪涛苦笑了起来,说道:“方逸那串已经称得上是古董了,而我这串只能说是文玩,不过要是这串黄花梨也有那么久的年份,价值绝对不在那沉香珠子之下的……”
  赵洪涛所说的这番话,正是古玩和文玩的区别,古玩必须要有悠久的历史年份,在康熙年的时候,这沉香珠子只能算是文玩,但是到了几百年后,沉香珠子就变成了古玩。

  同样的道理,赵洪涛送出的黄花梨手串,现在是文玩,但是只要经过岁月的磨砺,过上个百十年,这串珠子一样弥足珍贵,因为这串极品黄花梨单论材质的话,并不在沉香木之下。
  “老师,赵哥送我的这串珠子已经很珍贵了……”
  看到老师还有点不依不饶的味道,方逸连忙出言给赵洪涛打起了圆场,他知道赵洪涛送出这串海黄的珠子,并非是和自己有多深的交情,而是完全看在老师面子上的。
  “你这孩子倒是厚道……”孙连达这会是怎么看方逸怎么顺眼,当下笑着说道:“洪涛啊,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老师的意思你明白吗?”

  孙连达并不是嫌赵洪涛送的东西便宜,恰恰相反,一出手就送出了价值好几万的物件,已经算是非常贵重了,换成是孙连达自己,那是绝对不会收的。
  但是孙连达今儿带赵洪涛来的意思,却是想让他传授方逸一些有关于古玩杂项的知识,现在方逸打算做文玩的买卖,所欠缺的正是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
  “老师,您的意思我明白了……”
  听到老师的话,赵洪涛不由苦笑了起来,看来老师对这位弟子还真是关心,自己要是不把压箱底的本事交给方逸,恐怕是过不了老师这一关了。
  “好,明白就好……”
  孙连达哈哈一笑,俗话说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孙连达马上就要到了从心所欲的年龄,也不怕别人说他偏心眼,现在孙连达就是一门心思的想将方逸给培养出来。
  “洪涛,这样吧,你平时中午也不回家,那就每天中午让方逸去你办公室,你给他系统的讲解一下古玩杂项方面的知识,你看怎么样?”孙连达没有给赵洪涛任何推脱的机会。
  “老师您怎么说,洪涛我就怎么做……”赵洪涛一口答应了下来,他想要争取馆长的位置,还需要老师在高层帮他说话,哪里会违逆孙连达的意思呢。

  “孙老,恭喜您收到佳徒,小满我也敬您一杯……”看到孙连达这会兴致很高,收徒的事情也是告一段落,满军也是站了起来举起了酒杯。
  “小满,我还要多谢你呢,方逸这几天多亏你照顾了……”
  孙连达并没有拿什么架子,端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不过放下酒杯之后,孙连达却是说道:“小满,方逸既然拜我为师了,我想让他住过去,也方便我日常教他一些东西,你看怎么样?”
  虽然对满军的感官不错,但孙连达却是怕方逸住在满军这里,被那些古玩贩子们给带的利欲熏心,所以还是想让方逸跟着自己住,反正孙连达在博物馆附近也是有套房子,大不了他搬过来就是了。
  “啊?这当然好啊,不过咱们还是听听小方的意思吧……”听到孙连达的话,满军的回答有点言不由衷,要知道,方逸可是连接他和孙老的一个纽带,如果搬走了的话,这关系也就会慢慢疏远了。
  “老师,我暂时还是住在满哥这吧……”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满哥从事古玩这行也有些年头了,这方面的经验值得我学习,另外还有一些进货的渠道,我还需要满哥多带一带,住在这里会方便一些……”
  知道了老师在古玩行的名声,方逸自然也理解满军为何如此上赶着巴结老师了,他心里清楚,自己要是这么一走,满军就算是和老师断了关系,这番话却是为了满军说的。
  方逸话声一落,满军就向他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满军想的很明白,只要方逸住在这里,孙老指定会经常过来的,这事儿如果传出去,就算孙老一个物件都不帮自己鉴定,那在江南这块地域内,也是没人敢卖赝品给自己的。

  “你说的倒也是……”
  听到方逸的话,孙连达在心里琢磨了起来,他能教给方逸知识不假,但却是不会教方逸做生意,而方逸现在从事古玩文玩的买卖,的确需要一个熟悉的人领他入行的。
  “那这样吧,你每天晚上去我那里学习两个小时,然后再回来向小满请教一些生意上的东西,方逸,你看行不行?”
  孙连达活了那么大的年龄,一眼就看出了方逸有帮衬满军的意思,不过孙连达并没有不快,反而心里很高兴,方逸能这么做,说明他有情有义,不是那种攀了高枝就忘了朋友的人,这种品行首先就是值得肯定的。
  “好的,老师,那我中午去和赵哥学习杂项的知识,晚上再去您家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