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绩的取得是丨党丨委正确领导的结果”,这句话没错,而且绝对正确,只是黄敬祖口中的“丨党丨委”却是另有所指,他说的“丨党丨委”两字其实就是“黄敬祖”三字的代名词。楚天齐也理解黄敬祖要这么做。只是为了更大的政绩,就当众承诺明年全面、大力种植蔬菜,是不是太有点武断了?这里面的风险和面临的难题考虑过了吗?这样的判断和承诺科学吗?
  不只楚天齐有这样的担忧,宁俊琦也考虑到了这些,她回到宿舍的时候更早一些。宁俊琦考虑的更多一些,她感觉到黄敬祖抢蔬菜项目的政绩只是一个开端,他的根本目的是要随时把政府置于丨党丨委的领导下,也就是说要把自己这个乡长看作他的大将,而不是政府的一把手。他已经有些急不可待了,否则怎么会当众做出那么武断的承诺呢?
  大概是吃喝不合适的缘故,楚天齐感觉肚子一阵阵疼痛,急忙出来去上公共厕所。雨已经停了,但地上又湿又滑,踩上去是一个个深陷的脚印。到厕所方便后,疼痛感消失了,浑身舒服,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慢悠悠的向宿舍走走。
  忽然,前面走廊上有个人影一闪,楚天齐第一反应是“难道有贼”?马上掐灭烟头,紧走几步,到了走廊拐角处,向人影的方向望去。“咔、咔”皮鞋的声音,是前面那个人影发出的,是个女人。人影在一个门口停下来,向身后张望了一下,快速推门走了进去。
  楚天齐仔细确认了一下,房间他熟悉,在女人转头的瞬间他也看清楚了她。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看来传言并不是传言,肯定是真的了。
  既然不是贼,那自己还是回屋吧。楚天齐回到宿舍,因为肚里“负担”已经解决,浑身轻松,酒劲上来,很快进入梦乡。
  乡政府的一个套间里,*热后的男女相拥着,女人枕在男人的臂弯里。
  “你发现没有?今天有点异常,他们好像准备要说什么。”男人的声音。
  “他们?”女人先是疑问,接着恍然大悟,“哦,你是说那两个小家伙呀!他们大概是想表示感谢,奉承你吧。”

  男人打了个唉声:“真是胸大无脑啊。不说了。对了,这一段时间你怎么没有向我汇报他的情况呀?是不是被他拿下,变心了?要不就是你想和他那个了?”
  女人的脸色微变了一下,只是黑暗中男人并没有发现,她唉了一声:“他在办公室很少,我去汇报工作他都不怎么搭理我,我们还能有什么?你个没良心的,我侍候你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还这样看我。呜呜呜。”
  明知道女人是假哭,男人还是安慰道:“心肝宝贝,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既然从他那里得不到什么情报,也就不委屈你了,我还是尽快给他配个人手吧。”
  男人心里明白这个女人就是个标准的贱*货,即使别人没那个心,可不敢保证她不犯*贱,还是少留隐患吧。给别人戴绿帽子可以,自己可不能当王*八。
  女人听了后,稍微有些失落,不过还是故做高兴的说:“那太好了,省得累死累活,还让人埋汰,没人心疼。”
  “我来疼你呀。”男人*笑着,压了过来,顿时屋内*声不断,春光无限。
  男人带着畅快后的满足睡着了,可身边的女人却久久不能入睡,她盯着天花板,一阵阵的出神,想了很多很多。她心中暗道:“都认为我是风*流成性的女人,可谁知道我的苦衷,我不过是他们的玩物罢了。如果……”
  没有“如果”,生活是不能假设的。不知不觉,女人眼角渗出两行清泪。
  雨后的清晨,空气格外新鲜,碧空如洗,楚天齐吃完早点后,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记事本。记事本上显示三天后要参加两个会:全县抗灾工作总结会、全县教师节大会。教师节会没什么准备,但抗灾会却需要准备很多。
  在暴雨灾情发生后,楚天齐已经和宁俊琦去受灾村子实地看过,同时对各村报的材料进行了修改。县里在下达开会通知的时候,明确指定宁俊琦要在会上发言,宁俊琦就安排楚天齐先做材料,然后她再修改、完善。
  想到今天下班前就是该把材料给她的时候,楚天齐赶忙拿出材料认真看了起来。其实材料已经多次修改,但今天还要再好好把把关,好不容易关系有所缓和,别因为材料纰漏再让她大发雌威了。
  人在忙的时候,时间就显得过的很快。下午上班的时候,楚天齐已经把宁俊琦要的材料整理完毕,正准备去交给她。这时,小姚来了,放下一份报纸就又走了。
  楚天齐拿起一看是当天的玉赤县报纸,他有些纳闷,平时他是没有报纸的,要想看的话,需到党政办才能看到。带着好奇,随手翻了翻,第三版的标题吸引了他:《基层好党员系列报道二——记青牛峪乡丨党丨委书记黄敬祖》。整个报道占用了三版的整个版面,文章记述了黄敬祖在党建、组织、人事、经济方面的种种先进事迹。文章中把乡里几乎所有的工作成绩,全部冠以在黄敬祖的正确领导下取得。尤其是蔬菜项目,更是说成黄敬祖既宏观指导、又直接领导、还具体参与了整个过程,即相当于把宁俊琦和楚天齐做的所有工作和成绩,都算在了黄敬祖头上。

  文章把黄敬祖说成了无所不能,几乎就是完美的“全能”书记。文章中还配着一张大幅照片,正是黄敬祖昨天在昆仑饭店发表讲话时的场景。
  看完文章,楚天齐不由得一阵苦笑,这就是“厚黑”吧,竟然可以这样,可以无中生有。这样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不能做呢?以后自己可要小心提防了,当然也包括防着那个女的。
  楚天齐放下报纸,拿着写好的材料径直到了宁俊琦办公室。宁俊琦的桌上也摊着一张报纸,看样子也应该是当天的玉赤日报,楚天齐递上了手中的材料。
  “这个材料我一会再看。”宁俊琦接过材料,放在桌上,“有件事情要提醒你,就是告状信的事,你要抓紧调查。昨天的事你也看到了,来的人肯定不是我碰到的那些人,他们昨天也没有提到你。这两件事看上去好像没什么联系,但是核心的要求都是要种植芹菜。本来对于告状信的事,应该是由乡里派人调查,一是乡里没有合适人选,再一个对方完全知道对你的控告经不起调查,但他或他们就是要恶心你,给你添堵。如果我们没有什么结论,我相信下次他们就不会像在村里等我那么简单了。”

  开会的日子到了,书记、乡长坐着自己的小车走了,其他人都上了大轿子车。大轿子车是乡里专门花钱雇的,因为参加开会的人很多,这样便于管理。六点钟大轿子车从乡里出发,党、政一把手不在车上,大家非常自由,不时说些荤的笑话,时间过的很快,八点多到了县城。
  上午是全县抗洪救灾总结汇报会,县里要求的参会人员包括:各乡镇丨党丨委、政府副科以上干部和农业、水利、民政、财政等股室负责人、各村书记和主任;各直管委办科局正、副职,以及县民政、扶贫、水利、公丨安丨等科局相关股室负责人,邮政、移动、电信、石油公司等条管单位的负责人。
  日期:2016-05-06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