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9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云端之上,光溜溜一根树干,根本没有枝桠可以借力,不过那家伙在这焦黑的树干之上,如履平地,当真是让人骇然,骤然而至,朝着我猛然拍出了一掌。
  我感觉一道飓风拂面,整个天空都变得一片黑暗。
  糟了,我被他的炁场给完全笼罩住了。
  我知道这突然变得黑下来的天空,并非是真的如此,而是因为我被松长老的手段笼罩,感应不得外界的一切。
  对方来势汹汹,然而我却并非毫无还手之力,当下也是手往怀间一摸,在对方冲到跟前来的那一刹那,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金光陡现,刹那间刺出了三剑。
  剑光宛如星光,刺破了漆黑一片的天空。
  气势陡收。
  松长老感受到了我长剑之上的凌厉,却是放弃了与我硬拼的打算,而是落在了我身下的五米之外去。
  这是一场并不公平的决斗,因为松长老并没有支撑点,他需要将很大一部分精力集中在脚下,好让自己不至于掉落下去。

  这古树不知道有多高,倘若是坠落云端,只怕是凶多吉少。
  他站立之后,一张菊花一般的老脸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冷笑连连:“有点儿意思,很久没有瞧见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了,倒是让老夫多了一些兴趣。”
  我脸色严肃,站在了洞口,默然不做声。
  刚才对方的那一掌,只不过是试探之意,一触即收,然而给我的感觉却显得如同大山压在了胸口处,十分沉重。
  这就是荒域中高手的力量么?
  比他更加恐怖的钊无姬,又将是怎么一个情况呢?
  我感觉头皮发麻,为俞千二报仇的道路,必将是一条遍布着荆棘和鲜血的死亡之路,我能够一直走到尽头么?

  我不得而知,却瞧见松长老居然将那双千层老布鞋给脱了,然后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他如此的小心翼翼,显然对那双黑色老布鞋,有了很深的感情。
  我瞧见他的双脚就像手一般,五指撑开,紧紧地抓着漆黑的树皮之上,如同黏在上面一般。
  这被雷劈过的树皮之上,还残存着雷意,每一次我上来的时候,都需要在手上帮着两根布条,避免直接接触,免得被电到,浑身发麻,然而这位松长老双足贴在树干之上,却丝毫不觉得有所不适。
  这就是强者。

  再一次,他启动了,身子如同一道幻影,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再一次出剑,然而他却没有在凭着一双肉掌,而是在我瞧不见的时候,将那一对布鞋给套在了手上。
  我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犀利无比,然而劈在了那对布鞋之上,却如同泥牛入海,一去不回。
  松长老轻描淡写地挡下了我的诸般攻击,然后围着这洞口不断周旋。
  他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又出现在我的左右。
  他在这树上,如履平地。
  那如同暴风骤雨的攻击,让我喘不过气来,知道倘若不是自己占据了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地,说不定早就落败了。
  这是一个高手,一个对于我来说,不可战胜的高手。
  我不知道撑了多久,诸般手段轮番使出,而在某一个时间点,那松长老突然一声狞笑,大喊一声道:“你下来吧。”
  他的右手呈现出五指爪形,猛然一抓,我感觉到一种奇绝的吸力陡然涌现而出,朝着我的心口抓来,双脚就好像不听使唤一般,不由自主地朝着外面走去。
  这不仅仅是物理上面的吸力,就连我的魂魄,也仿佛在那一刻被冻结住了。

  怎么办?
  我的心中狂吼,然而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前,眼看着一只脚悬空,而另外一只脚也要踏出去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身后有人拉住了我的衣角。
  紧接着,身后猛然一拽,我连滚带爬地回到了洞中来。
  拉住我的人,是小屁孩儿屈老三。
  他这么胖,人又才屁点儿大,并不老,应该叫屈胖三才对。
  这个家伙一脸怒气地冲到了洞口来,望着不远处的松长老,破口大骂道:“我艹你大爷,你知不知道打扰人家的艺术创造,是要被天打雷劈的?你这个生儿子没有屁眼的狗贼,能不能安静一点?你要是不能,大人我免费教你做人,行不行?”
  呃……
  正一脸狰狞,准备将我给拿下的松长老被这个突然出现的胖孩子给骂得一顿狗头喷血,顿时就愣住了。

  几秒钟之后,他也是恼羞成怒地猛然一挥手,腾空而起,再一次使出了刚才那一招:“擎天魔爪,给我吸……”
  他脸色狰狞,青筋暴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显然也是对这个满口秽言的小屁孩子恼怒之极。
  人小就可以乱骂人么?
  现在就教你做人!
  松长老腾然而起,猛然一抓,结果那小屁孩儿一动也不动,反而是落在了洞子里面的我翻滚了两圈。
  他不信邪,极尽全力,再一次猛然一抓。
  这个时候屈胖三却恼了,破口大骂道:“抓你妹啊,对着两个老爷们施展抓奶龙爪手,这合适么?你这个老流氓!”
  砰!
  我都瞧不见屈胖三是怎么出手的,只见他的身子一动,化作一道幻影,便听到一声响动,有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那恐怖的松长老居然一头栽落,朝着云层之下摔落了下去。
  我在旁边瞧着,一脸悲愤。
  尼玛啊,老子辛辛苦苦,连着话语拖延,再带着拼命,好不容易拖住这厮,结果你个小胖子一脚就给人踹飞了。

  人比人气死人,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屈胖三却不理会我,自顾自地回头,完成了最后一面符阵之后,找我要了一件衣服,将地上的雷击木粉末包了起来,然后拍了怕手,对我说道:“陆言,我请你看一下荒域版的大厦爆破!”
  大厦爆破?
  听到这名字,我顿时就是菊花一痒,这熊孩子,不会要把整个生命古树给毁掉吧?
  太狠了吧?
  屈胖三的话语听得我一阵心惊肉跳,说你到底想干嘛?
  他微微一笑,说你不是说下面有很多人来了么?你说如果这棵大树崩塌了,那些家伙,有多少人会被压死在里面?
  我说别人我不知道,但是这树一跨,你我肯定都跑不了。
  屈胖三眯着那机灵的眼睛,淡定自若地说道:“你放心,我的命可比别人金贵,绝不可能走向自残的道路,且看好吧。”
  他口中念念叨叨,紧接着抓了一把雷击木灰,往前方一洒,口中高喊道:“兵解!”

  话语一出,我感觉到脚下一阵巨震,灵魂似乎都飞了起来,随后我瞧见那被小屁孩儿屈胖三画满了整个墙壁的符文在这一刻,居然游动了起来,相互关联,彼此累积,渐渐地转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画面来。
  这画面居然具象化,投射在了中间,化作了一颗巨大的树木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