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9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靠着那批古玩,孙连达的曾祖买进卖出,只用了短短的几年时间,就将古董店做大,并且在上海等地均是开了分店,生意十分兴隆,而这块品质达到了羊脂白玉的和田玉手把件,也就是孙连达的曾祖传下来的。
  这个渔翁造型的手把件,雕琢的是传说中一位捕鱼的仙翁,每下一网,皆大丰收,寓意做生意的人佩带着渔翁,就能生意兴旺,连连得利,孙连达的曾祖觉得寓意很好,就一代代的传了下来。
  但是到了解放后,孙家一部分分支族人去了国外,留在国内的这一主脉却是无法再继续经营古董店了,所以现在孙连达戴着这手把件,只是出于它是祖传的而已,却是失去了那层寓意。
  “长者赐不敢辞,老师,那我就收下了……”

  听完老师讲的这段典故,方逸还是收下了这块和田玉的手把件,因为在拜过师之后,方逸就将孙连达当做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就像当年的师父一样,家人给的东西又有什么不能收的呢。
  “恭喜老师收了个好弟子……”
  见到方逸拜完了师,赵洪涛也出言恭喜了起来,并且起身拿了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用软布囊包着的东西,递向方逸说道:“老师都给了见面礼,我这做师兄的也不能小气,方逸,这串黄花梨的珠子就作为我的礼物吧……”
  赵洪涛心里清楚,在方逸拜完师之后,如果论及远近亲疏,他现在已经没有方逸和老师的关系近了,毕竟他当年跟着孙老读研究生的时候,可是没下跪行过这般大礼的。
  “洪涛,你那珠子虽然不错,不过方逸未必能看上眼啊……”
  看见赵洪涛取出了那串黄花梨珠子,孙连达不由笑着调侃了一句,这是因为他发现方逸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那一串康熙年间的老沉香流珠,却是又戴在了手腕上。
  “嗯?老师,我这串珠子可是真正的海黄珠子啊,还是3.0直径的,颗颗对眼,而且我玩了有三年了,早就包浆了,这等品相的珠子在市场上根本就找不到的……”
  听到老师的话,赵洪涛顿时愣了一下,这心里多少有点不服气,他是玩杂项的,知道这海黄为木中之皇,而且经过九十年代的大肆砍伐,即使是海南产地,有年份的海黄也不是很多了,现在一套海黄的家具,少则都要百万元起。
  而这串虽然只是珠子,但每一颗上面都有相对应的两个眼睛,加上那虎皮斑纹,可以说是珠子中的精品,三年前赵洪涛收这串珠子的时候都花了一万多,现在的市场价更是在五万以上了。
  所以这串珠子虽然没有孙老给出的那块和田玉贵重,但作为见面礼也是拿得出手的,在取下珠子的时候赵洪涛还有心疼呢,他倒不是心疼钱,而是因为想要再找这么一串品相如此之好的珠子,机会怕是很渺茫了。
  “怎么?不相信老师的话?”
  看到赵洪涛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孙连达笑了起来,指了指方逸的手腕,说道:“你是玩杂项的,先看看方逸手上的那串珠子怎么样再说……”
  “哦?我倒是真没注意?方逸,你拿给我看看……”虽然屋里开着灯,但晚上的光线还是不怎么好,赵洪涛真没发现方逸从楼上下来之后,手腕上却是多了串珠子。
  “赵哥,给您……”方逸取下了珠子递给了赵洪涛。
  “哎,这……这是百年以上的的老沉香珠子啊……”
  刚一上手,赵洪涛口中就发出了一声惊叫,很是小心的将珠子放在了桌子上,紧接着站起身子,跑到沙发边上拿起了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了一双白手套和一个放大镜。

  “方逸,这百年沉香珠子,你就这么戴着?”一边戴上手套,赵洪涛一边不满的说道:“这东西和我那串黄花梨一样,可是不能见水的,大热的天你怎么能戴在手上呢?”
  赵洪涛是玩杂项的,对于各类文玩的保养是了如指掌,像是珠子这一类的木制品,全都不能沾水,否则就会变黑开裂,像是那串黄花梨的手串,赵洪涛把玩了好几年,一直都是随身放在包里的。
  “赵哥,我还真不知道有这说法,不过我出汗比较少一点……”听到赵洪涛的话后,方逸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听到文玩这两个字还是近几天的事情,哪里知道里面有那么多的讲究呢。
  不过方逸自小修炼道家功夫,虽然说不上是寒暑不浸,但就是在太阳暴晒之下,出汗也是极少的,加上平时洗澡的时候都会将珠子摘下来,所以对珠子的损害倒是没那么大。
  “这可是收藏级别的东西啊,你还真舍得戴在手上……”赵洪涛无语的摇了摇头,拿起放大镜仔细的开始观察那串老沉香珠子。
  “这是海南老沉香,是最顶级的沉香木,现在早就见不得了,而且每颗珠子都不是特别的规则,最少应该是清早期的物件……”
  一边看着那串沉香流珠,赵洪涛一边解说着,他的话和之前孙老的儿子说出来的相差无几,不过却是如数家珍般的将珠子材质的产地也说了出来。
  “咦?这串珠子和咱们馆里的一串念珠很像啊……”

  拿在手里一颗珠子一颗珠子的捻过,看了好一会之后,赵洪涛忽然发出一声惊呼,抬头看向方逸,说道:“方逸,你可知道这珠子是个什么来历吗?”
  “这串流珠是我师父传下来的,别的就不是很清楚了……”方逸摇了摇头,他总不能说这串沉香流珠是师父从八国联军手里抢来的,而且对于师父的过往,方逸并不是很了解。
  “洪涛,你说咱们馆里有这样的沉香珠子?我怎么不知道?”
  孙老在一旁听到赵洪涛的话,却是愣了一下,他儿子以前在国外见过相同的沉香念珠,没成想赵洪涛居然说他们博物馆里也有一串,那这串珠子原本总共到底是有多少颗呢?
  而且孙老这一辈子都在博物馆工作,里面有什么东西他都一清二楚,如果他见过类似的沉香念珠一定会记得的,但是在孙连达的记忆中,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老师,这是您退休之后的事情了……”

  赵洪涛的眼睛紧盯着那串沉香流珠,开口说道:“三年前的时候,有一位曾经在金陵生活过的牧师,将一串沉香珠子送给了博物馆,只不过那串珠子损坏的有点厉害,我一直没给摆到展台里面去……”
  金陵在半个世纪多以前,曾经受到过一次战火的摧残,带给了这座城市很大的伤害,但是在那次战火中,也有许多外国友人,和金陵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赵洪涛所说的这位牧师,就是当年生活在金陵的一个德国人,这个牧师的爷爷,曾经参加过八国联军,所以他和中国也算是有不解之缘,十多岁的时候就跟随父亲来到这个国家生活。
  在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过后,牧师就离开了金陵,半个多世纪以后,他在八十岁的年龄时又回到了金陵,并且捐献了一批他祖上从中国掠走东西,其中就包括了那串沉香珠子。
  日期:2016-02-1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