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8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师,证件应该是真的……”
  赵洪涛接过证件也是看了好几遍,最后点了点头说道:“上面还有证件号,应该是备案的了,明天我上班之后让人查一下,如果是真的,就让咱们这边的教育部门出具一个证明文件,方逸文凭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好,只要这证管用,小方你就参加年底的全国统考!”听到赵洪涛的话后,孙连达很是高兴,招了招手说道:“来,大家都坐,今儿老头子高兴,咱们再喝上几杯……”
  “老师,您想收学生,也得先问问方逸愿意不愿意啊……”在把证件还给方逸之后,赵洪涛小声的在老师耳边说了一句。
  “嗨,你看我,这是高兴过头了……”
  听到学生的话,孙连达才反应了过来,自己似乎只顾着询问方逸证件文凭的事情,却是忘了问他愿不愿意做自己的弟子了,话说就算方逸考研成功,这导师和学生也是双向选择的啊。
  “小方,不知道你想不想做我的弟子,跟我学习文物和古玩鉴定这一方面的知识呢?”深深的吸了口气,孙连达终于是将这句话给说了出来,不知道为何,他心里居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紧张,生怕方逸不答应。
  孙连达是老派人,他深知收一个人品德行俱佳的弟子,远要比遇到一个名师难得多,这也是以前很多手艺人遇不到好弟子,宁愿让手艺失传的原因,而要是错过了方逸,恐怕孙连达这辈子也不会再有收弟子的想法了。
  “老师竟然说弟子而不是学生,看来真的是看重这个方逸啊……”旁边的赵洪涛听到老师的话,在心中暗叹了一声,甭看这两个词意思相近,但实际上的含义却是天差地远了。

  孙连达身为金陵大学的教授,这一生教书育人,可谓是学生满天下,但是这些学生,却是不会像敬重天地君亲师中的“师”那样来敬重孙连达的,因为老师的职业就是培养学生,这也孙连达的工作。
  不过弟子就是不同了,远了不说,就是在几十年的民国时期,老师对待传衣钵的弟子,和对待儿子差不多都是一般无异的,而徒弟孝敬老师,更是将其当成了自己父辈,两者之间只是差着血缘关系罢了。
  看到孙连达不说学生而是说弟子,赵洪涛心里是羡慕不已。
  赵洪涛当年跟着孙连达读研究生的时候,还不太懂得行里的这些规矩,所以只是跟着孙连达学习了博物馆管理的相关专业,至于杂项那一块是他自己爱好,后来逐渐接触到的,可以说没能得传孙连达的衣钵。
  所以现在在圈内,别人会说赵洪涛是孙连达的学生,但却是不会说赵洪涛是孙连达的弟子,除了自己研究的杂项那一块专业领域,赵洪涛在文物界的名声就不是很响亮了。
  “孙老,您想收我做弟子?”
  虽然之前也猜到几分孙连达的心思,但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之后,方逸还是愣了一下,开口说道:“孙老,我那文凭并不是真的,也没上过学,您不怕我给您丢人吗?”
  和孙连达一样,方逸择师也是很慎重的,他虽然很想跟着孙连达学习古玩鉴赏的知识,但丑话还是要说在前面的,否则万一哪一天孙连达在意起方逸学历这些事情,将他逐出师门那就晚了。

  “方逸,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听到方逸的话后,孙连达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最看重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学历,我要是想收有学历的研究生,每年都能带好几个,刚才问你学历的事情,只是想让你日后在这行当里走的更顺当一些……”
  说到这里,孙连达伸手拿起了面前的酒,一口喝了下去,放下酒杯接着说道:“就算你没有任何的学历,只要有真才实学,我相信我孙连达的弟子也不会比任何人差的,怎么样?方逸,你愿意跟着老头子学点东西吗?”
  孙连达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方逸自无不答应的道理了,当下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说道:“老师,我愿意!”
  “好,好,好!”听到方逸的话后,孙连达激动的一拍大腿,说道:“收此佳徒,当浮一大白,洪涛,倒酒……”
  孙连达这么多年一直没收弟子,就是遇不到品行和悟性都很出色的学生,现在年岁大了,他也经常在想,自己这一身本事没能传下去,未免有点可惜了。
  可是今儿方逸拜师,孙连达算是了却了这一桩心愿,他相信,方逸虽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文物鉴定的相关知识,但是以他深厚的历史基础,绝对可以得传自己衣钵的。
  “老师,今儿虽然高兴,你也只能再喝一杯了啊……”赵洪涛拿起了酒瓶,他知道老师只有三两酒的量,今儿已经是超水平发挥,再喝就要伤身了。
  “赵哥,我来给老师敬这杯酒吧……”
  方逸是很重礼节的人,既然决定拜孙连达为师了,这一拜是不能免掉的,当下接过了赵洪涛手中的酒瓶,在孙连达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酒。
  “老师,这杯酒是弟子敬您的,从今之后,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方逸会谨记老师教诲,敬请老师饮了这杯酒……”
  端起酒杯,方逸却是离席来到了孙连达的面前,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拉开孙连达身后的椅子,双膝一软就是跪了下去,双手举杯,恭恭敬敬的抬在了头顶的上方。
  “这……这,好孩子,起来,快起来,我喝,我一定喝了这杯酒……”

  孙连达真的是没想到,方逸竟然用了老辈人这一套拜师的仪式,再听到方逸说出来的话,心中顿时激动不已,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哆嗦起来了,要知道,这样重情懂理的弟子到哪里去找啊?
  拿过方逸举在头顶的酒杯,孙连达是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用双手扶起了方逸,这怎么看是怎么喜欢,眼中充满了溺爱之情。
  “方逸,既然你拜了师,师父就送你一件拜师礼吧……”
  让方逸坐在身边之后,孙连达从腰间解下一个挂件,交在了方逸的手上,说道:“这是老师家传的一块和田玉雕琢的渔翁雕件,已经是戴了几辈子人了,今天老师就把他传给你……”

  “老师,这……这可是您家传的……”一旁的赵洪涛见到老师竟然拿出了这个手把件,面色不由一变,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在老师眼神的制止下停住了嘴。
  “嗯?传家之物?”
  赵洪涛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方逸还是听出来了,当下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去,他可是知道孙老有两个儿子呢,这要真是传家宝,那自己接过来可不合适。
  “方逸,怎么,不敢收?”
  看到方逸的动作,孙连达笑了起来,开口说道:“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这物件的确是家传的,不过从我这辈起,家里就没有经商的人了,这东西送给你倒是很合适……”
  孙连达出身书香门第,家族在清朝的时候几乎代代都有人在朝廷里面做官,家道很是殷实。
  不过到了清末的时候,孙家的家境逐渐衰败了下来,仅靠着家族中以前收藏的一些字画古董维持生计,在这种情况下,孙连达的曾祖带着一批古玩字画,在金陵开了一家古董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