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9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屁孩儿完全不在乎,说我知道,九转雷击木嘛,的确难得。
  我说你还知道是九转的?
  小屁孩儿抠了抠鼻子,说对呀,我吃出了了……
  我无语了,几秒钟之后,决定不再跟他计较这些,赶紧跟他说道:“我们得走了,钊无姬带着临湖一族的大部队,还有好多个部族的精锐高手赶到这儿来了,刚才他们应该是打破了这里的法阵,只怕现在已经闯入这里面来了,此刻不走,我们就走不脱了……”
  屈老三一愣,奶声奶气地说道:“你说的,是杀了俞千二的钊无姬?”
  我使劲儿点头,说对,走吧?
  屈老三却没有朝我伸手,而是微微笑了起来,说不请自来啊?如此也好,省得我满世界地去找她。
  我听到,忍不住吐槽道:“你别吃了一颗大力丸,就感觉自己天下无敌了,那老妖婆真的要杀上来,只怕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个胖乎乎的小屁孩子没有跟我跟我争论,而是转身,朝着里面走了过去。
  我有些恼怒了,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来,说你干嘛,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伸手去抓那孩子,结果就在即将抓到人的时候,眼前一花,那小孩居然与我错过,出现在了我跟前的三两米处。
  我以为是错觉,再伸手,结果依旧没有抓到他。
  这个时候我没有在动手了,因为我知道这个家伙,此刻已经截然不同,不再是之前那个被我背着满世界逃命的小屁孩儿了。
  他的身体里,有先天奇物混沌木精,独一无二的存在。

  屈老三再次一动,人却是出现在了树壁之前,他俯身,捡了一小块雷击木的残骸,沾了沾地上的黑灰,然后开始在树壁之上画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在胡乱涂鸦,然而很快,我发现并不是。
  他在画符。
  是的,画符,这种符文很明显有着一种强烈的个人风格,而且彼此关联,最终组成了一个更大的符文来。
  几分钟之内,他就将一面至少两平方的墙面给画得满满当当。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些动静,而这时一直默默画符的屈老三也开了口:“你去外面,给我争取五分钟的时间,然后,我帮你把这一大堆人给全部报废掉。”
  他说得是如此的笃定,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这个时候,我终于能够感觉得到,为什么俞千二会叫此人叫做屈老大了。
  他此刻,真的有一股老大的作风和气派。
  我尽管心中怀疑,不过却没有多余的选择,只有快步走到了洞口,瞧见有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正在飞快越过几条霸王蝾螈,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他的脚踏在树干之上,整个人跟垂直的树干形成了九十度的夹角,然而却如履平地一般。
  他直直地冲了上来,路上但凡有霸王蝾螈胆敢向他攻击,都被轻描淡写地挥出一掌。
  只一掌,那巨大的霸王蝾螈便抓不住树干,跌落下去。

  好厉害。
  这人我认识,他是临湖一族的松长老,我曾经救过他的命,然而此刻的他,与之前有着截然不同的模样,浑身就像一把铮亮出鞘的利剑。
  五分钟,我能够挡得住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莫名就信任起了这个熊孩子来,想着拼死也要守住这里五分钟。
  于是我探出了头,冲着那位松长老高声喊道:“来者止步,否者格杀勿论!”

  我这么喊,只是为了壮胆,并没有期待对方能够停下来。
  然而他却停了下来。
  从急速的动,到倏然的静,他根本不需要缓冲,说停就停,戛然而止,双腿仿佛钉在了那树干上一般,平静地望着我,然后说道:“陆言,没想到你居然会在这里。”
  我板着脸,不过脸色却柔和了一些,说道:“我也没有想到,第一个碰见的,居然是你。”
  松长老犹豫了几秒钟,最后还是说道:“看在你救过我性命的份上,我不杀你,你走吧;下一次见面,我是不会再犹豫的。”
  我没有动,而是脸色一沉,说道:“为什么我要走?”
  松长老凝视着我,说道:“你一定要跟我临湖一族作对么?”
  我苦笑了起来,说为何这般说?
  松长老恼怒地说道:“你还有脸说?当初蒯梦云带着我临水一族最精锐的一支狩猎队,还有荆可一起,陪着你们去猎杀毒龙壁虎。结果呢?最终整整一队人马,都给你伙同藤族余孽给杀害了,连大祭司也遭了毒手,只有两人最终逃回了临湖一族,这事儿可是真的?”

  我冷笑道:“陪我们?松长老,荆可他接到的指令,可是找机会把我的腿打断,然后带回你临湖一族长期圈养,并不是保护。作为一个对临湖一族有些功劳的人,这样做,这也太残酷了吧?”
  松长老辩解道:“不是这样的,族长只是想尽力把你留住而已……”
  我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语,不留情面地说道:“算了,倘若不是我足够警惕,说不定现在也和你临湖一族栅栏里面的奴隶一般存活了,哪里能够呼吸自由的空气?”
  松长老冷脸说道:“不管族长的命令是如何,你也不能将我临湖一族的人都给杀死,特别是蒯梦云和荆可,他们可是未来的长老;还有大祭司……”
  我笑了,说杀死他们的,不是我,而是藤族的蚩隆,他与你们临湖一族有世仇,彼此之间的恩怨仇杀,怪不到我身上来;至于后面的事情,那是因为你临湖一族动手杀我,我才不得已为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双倍奉还!
  松长老说你这是死不悔改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松长老,所谓各为其主,你要杀我,我并无怨言,然而有一句话,我却不得不告诉于你——‘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松长老脸色一变,冷哼一声:“你真以为你能够阻挡我么?”
  我平伸双手,坦然说道:“且试一试。”
  松长老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恢复了清澈狠戾来,似乎已经将与我之间的所有恩怨都抛开了去,然后嘴角一翘,冷冷说道:“知道别人为什么叫我松长老么?”
  我摇头,说不知。
  松长老平伸双手,说道:“且试一试。”

  同样的话语,同样的动作,而话音结束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便如同一道利箭,朝着我陡然射了过来。
  来了!
  我心中大喊着,没有任何犹豫,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
  日期:2016-02-18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