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2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彩姐真是过奖了。”
  彩姐说道:“好吧,我该回去了,今晚还约了几个朋友出海玩。”
  我问道:“出海?晚上出海吗?”
  彩姐说:“我朋友,租了一艘小型的豪华游艇,要出海玩几天。”
  我说:“这样子啊,听起来就很好玩的样子。”
  彩姐说:“你有空吗。”
  我说:“说起来心痒痒的,可是我真的没法去。”
  彩姐说:“那就下次了。公司的事,你作为参谋,劳你烦心了。”
  我说:“彩姐又说这个了。我还是那句话,谢谢你的信任!”
  彩姐说:“小伙子,长大了,和我以前认识的你,虽然外表一样,但看不见的那双翅膀,早就长硬了。还能抱抱我吗?”
  我有时候,却真的把她当成好姐姐一样对待了,我过去,张开双臂抱住了她。
  她也抱住了我,拍了拍我的后背,说:“好了该走了。”
  我和陈逊跟着下去送走了彩姐。

  然后,彩姐上车走后,我对陈逊说叫他跟我出去办点事,陈逊说先去拿充电的,他去拿。
  我站在饭店门口,抽着烟。
  梁语文,在前台穿着旗袍的梁语文走过来,用手指点了点我的手臂:“哎。”
  我看看梁语文,问道:“什么事呢。”

  梁语文问我道:“那是谁呢。”
  我说:“你不是一直说我是老板吗。看到刚才那个吗,那才是真正的老板。”
  梁语文说:“她是老板呀。”
  我说:“要不我们怎么毕恭毕敬的送她走啊。”
  梁语文说:“我们都不知道呢。”
  我说:“知道不知道没关系,反正她不会炒了你,炒了你的话,也会让我们炒的,如果她要炒了你,我们肯定,把你炒了。”
  梁语文说:“就知道没良心。”
  我说:“哈哈是吧。”

  梁语文问我:“好些天都没见你了,你忙什么呢。”
  我说:“不知道,很忙,也不知道到底忙什麽,反正就是很忙,一转眼,一天过去了,然后一看日历,怎么时间那么快。感觉时间总是不够用。”
  梁语文撇撇嘴,说:“全世界就你最忙。”
  我笑笑说道:“好吧,全世界就我最忙。”
  她一扭头:“我去忙了。”
  我挥挥手,和她拜拜。
  她去了前台,继续做事了。

  这是个心地善良的漂亮女孩,心地的确是非常的善良,身材也挺好啊。
  脸有点圆圆的,看起来挺旺夫。
  正看着,陈逊过来了:“走吧。”
  陈逊开车,问我去哪。
  我说:“我倒是忘了打电话了,我先打电话。”
  说着,我掏出,给文浩打电话,那厮上次为了见李珊娜,和我斗得不亦乐乎,结果我在黑明珠和我们黑衣帮的人的帮助下,打得他都怀疑人生。
  唉,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文浩你又何必一往情深。
  接到我的电话,他显然很意外:“找我有事?”
  我说:“有事找你谈,不过你放心,不是为了打架。”
  他说:“我可没空。”
  我说:“我也没空,我也不喜欢见到你,可是这个事,必须要见你的。”
  他说:“你是在求我和你见面。”
  我说:“可以说求,也可以说逼着。”
  文浩说:“求,用什么来交换。逼着,你有那个本事吗?”
  我说:“有没有那个本事,你说呢。”
  文浩说道:“你别以为上次让你占了便宜,就以为我怕了你!”
  我说:“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想让我去你家去堵你了?哦我忘了一个事,我记得我曾经在沙镇酒店拍过你找**的视频,后来我给了贺兰婷,结果贺兰婷和你吵架,对吧。”
  他咬牙切齿骂道:“贱!小人!”
  我说:“那视频我还备份有,这样子吧,今晚你不出来见我,我明天查你单位,扔你们单位的邮箱和上级邮箱里。”
  他骂道:“草泥马!”

  我说:“滚出来,别废话!”
  他只好同意。
  我还是突然想得起来我还有这些视频的,包括可以把康雪弄得滚出去监狱的视频,只可惜,贺兰婷不同意。
  在约好的江边,我和文浩见面了。

  他自己开车来,我看到他的车来了,就下了车。
  走过去,他也下了车,也过来。
  两人靠着江边的栏杆,我抽着烟。
  他自己也点了一支烟,看看我,问:“你带了人来?”
  我说:“对。”

  他说道:“怎么着,怕我干掉你吗?”
  我说:“嘿嘿,单挑我还是不怕你的,也怕你带人。”
  他说:“如果我带人呢。”
  我说:“那就看看谁打的过谁了。”
  他说:“你那些什么人?上次那帮。”
  我说:“有些东西,你明明知道的。”
  他说:“一个监狱小职员,还跟黑社会搭上关系,你有本事啊你。”

  我说:“得了,废话少说了,我今晚找你,是有事找你的。”
  他说:“什么事。”
  我抽了一口烟,扔掉烟头说道:“关于贺兰婷的。我表姐的事。”
  文浩说道:“你那算哪门子的表姐,少扯了,当我蠢的。”

  我说:“好吧,这个不要紧,我想问你的是,她最近很不高兴,我不知道她怎么了,能否告诉我。”
  文浩说道:“告诉你又有什么鬼用?”
  我马上问:“她出事了?怎么了。”
  文浩说:“告诉你,你又能帮得了她么,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我说:“说!”
  他极度不爽我的态度,可又没办法,说道:“她爸被人背后放枪了。”
  我急忙问:“怎么了,进医院了?死了没有?”
  他说道:“我说的放枪,是被人放暗箭,就是被人偷偷的搞了,懂不懂,你蠢啊。”
  我说:“被人怎么放枪?”
  他说:“他一个手下,实名,告他,说他贪,腐,等等问题。”
  我问:“然后呢。”
  文浩说:“然后上面就查。”
  我说:“这个,那怎么样了啊。”

  文浩说:“现在不就是在查着嘛。”
  我说:“那你们,特别是你,就好意思这么看着啊。”
  文浩说:“谁不是这么看着,我们还能做什么啊。”
  我说:“妈的你们不是号称自己是市里的什么什么人,跺脚整个市都抖三抖吗!你**不懂得找人帮忙啊。”
  文浩说:“贺兰婷不比我有本事吗,她找也没用啊,这些是上面直接下来查,谁找人也没用,人家铁面无私油盐不进。”
  我问:“那怎么办。”
  文浩说:“什么怎么办,只能等了,还能怎么办。”
  我说:“那她爸到底有没有那个?”
  文浩问:“哪个。”
  我说:“犯法什么的。”
  文浩说:“这些东西谁说得清,说你有你也有,说你没有就没有。”
  我问:“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