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逸上桌之前赵洪涛已经喝了好几杯酒了,这会脸色有点红,用手轻拍了一下桌子,开口说道:“酒桌上没领导,小方你要是不嫌我年龄大,就叫声赵哥吧……”
  赵洪涛下午在办公室陪着老师的时候,探过孙老的口风,知道他有意将方逸收为弟子,所以他虽然比方逸大了将近二十岁,但要真论起辈分,也就是方逸的师兄而已。
  “好,那我要先敬赵哥一杯……”
  方逸上桌之后,酒桌上的气氛愈发的热烈起来,孙老更是连干了好几杯,最后在众人相劝之下才把酒换成了茶,一边喝一边聊起了天。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刚和方逸干了一杯的赵洪涛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了一下号码,孙洪涛向众人告了声罪,起身到院子里去接电话了。

  “嗯,洪涛,发生了什么事吗?”孙老发现赵洪涛接完电话回来之后,脸色有点不是很好看。
  “是出了点事……”赵洪涛苦笑着端起了一杯酒,很郑重的站起了身子,说道:“说起这事儿,我要先向方逸你们哥几个赔个罪,在这件事情上,我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赵哥,什么事啊?”方逸嘴上问了一句心中却猜到了几分。
  “还不是那古国光的事儿啊……”
  赵洪涛摇了摇头,说道:“刚才是馆里打电话过来的,他们说接到市局的通知,我们馆的古国光涉嫌收受犯罪分子的贿赂,而且数额比较大,现在已经被抓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赵洪涛也是有点郁闷,虽然他没分管后勤这一块,但是不管怎么说,古国光被抓,他这个博物馆的领导也感觉面上无光,尤其是在老师和方逸等人面前,这种感觉更是很强烈。
  “哪里都有害群之马,洪涛你不用太自责,以后用人的时候多注意一点就行了……”看到赵洪涛自责的样子,孙老出言开解了一句,他当了那么多年的领导,自然知道有些事情是很难避免的。

  “是,老师,我一定注意……”赵洪涛点了点头,说道:“明天开会我就提出来,在博物馆内部进行政风整顿,管理处那边我会让个有责任心有能力的人过去的。”
  凡事都有两面性,虽然说出了这种事让赵洪涛有点没面子,但这其中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古国光是另外一位副馆长的人,而那位副馆长正在和赵洪涛竞争馆长的位置,古国光被抓,对那位副馆长绝对是个不小打击。
  说起来古处长也是个心宽之人,在单位写完了报告就回家了,因为心情不大好,古国光还喝了二两小酒压了下惊。
  但是古处长怎么都不会想到,下午还在派出所信誓旦旦不会供出他来的刀疤脸,在他刚刚转身走了之后不久,就将这几年用盗窃所得行贿古国光的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
  核实了刀疤脸的供词后,市局在某人的推动下,马上对古国光进行了抓捕,直到冰凉的手铐戴在了手上,古处长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轻信刀疤脸的话,等于是信了老母猪都能上树了。
  “又被你小子给算准了……”
  趁着赵洪涛和孙老说话的机会,胖子与三炮很隐晦的向方逸使了个眼色,下午那会方逸还说古处长有牢狱之灾呢,没想到这才过去短短的几个小时,竟然就应了方逸的话。

  “少废话……”方逸一个眼神瞪了过去,胖子和三炮立马就明白过来了,方逸这是不想让人知晓他下午起卦的事情。
  “小方,现在基本上已经能确定,古国光下午针对你们的行为,是在打击报复……”
  正和孙老说着话的赵洪涛发现方逸哥几个脸色有点不大正常,还以为他们在琢磨这件事呢,当下说道:“明天开会的时候我会提出来,给你们的奖励多加一倍,这也算是馆里对你们的一点补偿吧……”
  工作了那么多年能坐到现在的这个位置,赵洪涛心里很明白,如果没有他和孙老的市场之行,就算古国光晚上会被绳之于法,那方逸哥几个下午还是会被赶出市场的,说不定还要吃上一些别的亏。
  “那就多谢赵大哥呢,我们哥几个正穷的发愁呢……”对于赵洪涛所说的奖励,方逸一句推辞的话都没有,死要面子活受罪那种事情他才不会做呢。
  “哈哈,老话说莫欺少年穷,只要你们努力,以后日子会好起来的……”赵洪涛不太熟悉方逸这套路,按理说方逸怎么着也要退让下嘛,当下只能哈哈一笑。
  “好了,洪涛,我和小方谈点正事……”
  一直在在喝着茶的孙老眼睛看向了方逸,开口说道:“小方,我想问一下,你现在是什么学历?不知道你有没有上学的打算呢?”
  这人与人之间,也讲究个缘分,不知道为何,孙连达是越看方逸越是顺眼,他原本还打算多观察方逸一段时间的,但此刻却是借着酒劲将话给问了出来。
  “学历?上学?”听到孙连达的话后,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从小到大十多年他都在山上生活,哪里有什么学历啊。
  至于上学,在方逸七八岁的时候是很向往的,那会胖子和三炮每年都将他们上一学期的书本带给方逸,久而久之,方逸倒是也习惯了自学,胖子当兵之前,方逸还让其给他搞了一套高中的课本。
  “方逸,你现在应该还不到二十岁吧?”
  见到方逸沉默不语,孙老还以为他不愿意呢,当下说道:“你还年轻,多学点知识是没错的,如果你有高中毕业证的话,那可以先报考金陵大学的成教学院,大专第二年我就能收你做我的研究生……”
  孙连达是老派人,他信奉那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话,所以既然想收方逸为弟子,孙连达也是帮他安排好了以后的道路,在孙连达看来,没有个研究生的文凭,日后在这个社会上是很难混下去的。
  “孙老,我倒是想读书,只是……我什么文凭都没有啊……”
  听到孙老的话后,方逸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是个孤儿,由山中的师父长大,这十多年来一直都在山里道观做道士,虽然一直自学到了高中的课程,但毕业证却是没有的……”
  对于自己以前的生活,方逸一直都没给孙老提起过,不过他能看得出来,面前的这个老人是真心想帮助自己的,也就不在忌讳什么,将自己以往的经历给说了出来。
  “什么?你……你真的一天学都没上过?”

  方逸话声刚落,孙连达就吃惊的站了起来,之前在医院的时候他听方逸说过有个师父,但孙连达只是以为方逸在空暇时间跟那老道士学习道家知识,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方逸竟然是个孤儿,当真做了十多年的道士。
  “是,除了师父交的一些东西之外,课本上的知识都都是自学的……”方逸点了点头,修道炼心十多年,他早就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没有上过学更是没有什么好自卑的。
  日期:2016-02-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