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说呢,刚刚参加工作半年,就被列入科级后备干部行列,应该珍惜才是。可此人在这么重要的培训会上不辞而别,对这么大的荣誉不知道爱惜。充分说明,他没有任何大局观、荣辱观,连最起码的公务人员基本素质都不具备,根本就不配待在公务人员队伍,更不要说是做为科级后备干部培养了。这件事非常恶劣,在培训人员当中造成了非常大的震动,对培训工作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就是县里领导都颇有微词,县委冯副书记也知道了,他指示我们要严惩不怠。”

  魏龙的话很重,这分明是给楚天齐判“死刑”了。
  郑义平脸上出现了怒意,魏龙说话重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魏龙太有些自以为是了。
  “魏龙同志,我要提醒你一下,首先摆正你的位置,你只是一个副部长。众位部务委员都在这里坐着,谁赋予你权利代表大家下结论?还有,我们现在是部务会议,谁也不能随便代表组织发号施令。再说了我也是县委常委,还是主管干部的组织部长。”郑义平说话时,霸气侧漏。
  参会人员都感觉到了郑义平此话的份量,魏龙更是明白了意思。首先就是告诉魏龙不要越位,隐含意思就是“你难道想要夺权”?同时警告魏龙,不要拿冯志国吓唬人,他代表不了组织。并且,我郑义平才是主管干部的领导,副书记还隔着层呢。
  郑义平威严的盯着魏龙,会场充满了“火药”味。
  正在这时,会议室外传来敲门声。得到里面允许后,楚天齐走了进来。
  进入会议室的楚天齐,吸引了所有与会人员的目光,人们的脸上充满惊诧、疑惑。当然也有人幸灾乐祸,那就是魏龙,他正用戏谑的眼神瞅着楚天齐。
  这就是那个上任之初平息上丨访丨、月余时间圆满解决还款、最后成功引入致富项目的楚天齐?这就是两次勇擒“狗二横”、逼着常务副乡长当众道歉、备受县委书记青睐的楚天齐?除了魏龙外,现场众人对楚天齐是“只闻其名,未见其面”,今日一见真是大跌眼镜。笑话,这是什么青年才俊?这活脱脱一个社会盲流嘛!
  楚天齐此时的形象确实狼狈:白半袖皱皱巴巴,上面还有一些绿色的印迹;蓝色长裤上满是泥巴,左边裤腿还挽起半截;黑色皮鞋成了泥疙瘩,几乎看不出本色;蓬乱的头发上,依稀可见小的泥块。

  看到楚天齐这个样子,郑义平气不打一处来。但想到县委赵书记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他看上的人应该错不了,今天肯定是事出有因了,郑义平正要开口询问。
  这时,魏龙突然抢先站了起来,面带着玩味笑容,他用手一指楚天齐,说道:“部长、各位同事,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楚天齐同志,青牛峪乡乡长助理,玉赤县科级后备干部,玉赤县耀眼的政治明星。大家都没有见过他,我和他有过几次接触,这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同志,他……”
  “老魏,你坐下吧,大家都知道了。”郑义平听出了魏龙话里的意思,明摆着是在寒碜楚天齐,但同时也间接削了赵书记的面子。魏龙故意把“有特点”三个字说的很重,后面还不知道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他必须阻止。
  郑义平现在觉得魏龙越来越不像话了,现在是我这个部长在主持会议,你总是喧宾夺主,我的威信何在?他就这样用双眼瞪视着魏龙,魏龙不甘心的坐了下去。
  “楚天齐,这里是组织部部务会议现场,在坐的都是部务委员,今天开会就是因你而起。你做为科级后备干部,在正式培训的第一天就无故缺课,现在还弄成这个样子。你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理由,如果确实事发突然、情有可原的话,部里会酌情处理。否则……先这样吧,说说你的理由。”郑义平看着楚天齐的样子,微皱眉头,说的比较缓慢。
  郑义平的话听起来说的倒也客观公正,但大家都不是傻子,尤其魏龙更是不满。其实郑义平的话就是在引导楚天齐,说其他的没用,只要把没有请假无故缺席培训的事解释清楚了,那就好说。
  如果说不清呢,郑义平用了一个“否则”,后面没有说出来,这也是留了一个余地,给楚天齐也是给自己留一个余地。
  楚天齐当然明白郑义平的苦心,可是他说出的话,却让郑义平很无语:“郑部长、各位领导,我是楚天齐,这次确实是我的不对,我向各位领导道歉。”说完,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接着说:“我没有请假、无故缺席培训的确有原因,而且也确实是不得以的情况下,可是我不能说。”
  “嗡”,听到楚天齐的话,众人都是一楞,然后相互之间轻声问着:“为什么”、“为什么”?
  郑义平拿起水杯,“咚”一声放在桌上,众人都停止了说话。他看着面前滑稽的楚天齐,压着火气说道:“哦,还不能说,难不成还能涉及到国家机密不成?”
  “也差不多吧,是得保密,反正到时候才能说。”楚天齐说的很认真。
  “你,你出去吧,等候处理。”郑义平恨不得给楚天齐一拳,太气人了,为了防止楚天齐后面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干脆把他先赶走再说,其实还是在保护他。
  魏龙不甘心就这样放走楚天齐,正要开口,看到郑义平的脸上阴云密布,嘎巴嘎巴了几下嘴巴,终于没有出声。
  楚天齐听到郑义平的话,顿了一下,拉开门走了出去,里面众人的目光也跟着他移动,只到会议室门再次关上,才收回了目光。
  会议室又一下静了下来,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啪”的一声,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魏龙站了起来,右手抚在桌面上,手臂好像也在颤抖着。停顿了几秒,他才开口:“部长、各位同事,对不起,我不该拍桌子。只是我太气愤了,我生气不是为自己,是替党组织、替我们整个部委生气。

  大家都看到了吧?这是一个什么人?他眼里还有大家吗?还有组织吗?形象邋遢、出口狂傲,还说什么‘保密,到时候才能说’。多会是时候?跟谁说?组织部就是党员干部的家,部里的领导成员又都在这,他不说分明是瞧不起大家,当然了他也没有合理的理由,肯定是出去鬼混、打架斗殴了。
  如果做错了,坦诚承认一下,毕竟是年青人嘛,怎么着我们也得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可现在他错上加错,隐瞒、欺骗、对抗组织,这还够格做一名公务人员吗?组织还能继续容留他吗?我们应该拿出点措施了,否则,人人效仿,那将危急到组织,危急到党的事业,‘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呀。”
  魏龙慷慨陈词后,坐了下来,身体兀自抖动不已,给人的感觉是气的够呛,其实是他故意这么做的。连魏龙都佩服自己演技高超,当然了一开始的手臂颤抖也是真的,只是不是气的,而是因为太兴奋了。他兴奋的是姓楚的给了自己这个打击报复机会,以至于手拍下去的时候用劲太大,自然就疼的颤抖了。
  有魏龙开了头,其他部务委员也纷纷发表意见,都建议严肃处理楚天齐。他们倒不是要和魏龙站在一边,只是他们也觉得楚天齐今天的表现分明就是眼里没有他们,这么狂傲的小子自然要教训一番,只是他们没有魏龙说的那么露骨罢了。
  众人都在等着郑义平的发言,因为他才是在座各位的老大。虽然魏龙的意思很明确,但大家都知道从郑义平嘴里说出的话才为准。时间一下子凝固了,郑义平也在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办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