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07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笑眯眯地说:“听你这意思,是把自己当我大老婆了?比青曼这个准老婆还要更高一级?”高紫萱道:“大老婆?嗯,这称呼倒也挺有意思嘛。”李睿笑道:“那以后我要叫你大老婆了?”高紫萱问道:“有大的就肯定有小的,我问问你,你小老婆是谁啊?是丁怡静么?”李睿道:“我可没那个打算。”高紫萱道:“没有就好,你要敢有那个心思,哼哼,看我不跟青曼姐联合起来把你给阉了?你只许有大老婆跟老婆!”李睿无比开心,哈哈的笑了起来,道:“你要当我大老婆我很欢迎,可是貌似你这个大老婆比青曼这个准老婆年纪要小呢。”高紫萱骂道:“靠,老婆大小又不看年纪,是看谁先过门的。你懂不懂啊……”

  两人在电话里调笑起来,倒也不觉时光飞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蕊的电话打了过来,李睿猜到她是下班并且过来接自己来了,就匆匆忙忙挂掉了跟“大老婆”高紫萱的电话,接了金蕊的。
  金蕊已经驾车出了市政府,问他在哪个门。李睿不想被外人看到自己跟她过于亲密,就让她去迎宾路上等着,自己快步走出宾馆出车的东门,往约见的地方走去。
  五分钟后,师徒俩在车里见了面。
  李睿凝目打量这位小徒弟,见她容颜憔悴、神情极为低落,往日里俏丽活泼的脸庞已经变成了枯槁之木,心里头煞是怜爱,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李婧她凭什么骂你啊?”金蕊叹道:“唉,别提了,郁闷。”李睿道:“先开车吧,不在这儿说,找个僻静地方再说。”金蕊点点头,松了刹车,奥迪Q5便往前驶去。
  没过多久,金蕊已经将车开到北二环的古城墙下。李睿说:“就停这吧。”金蕊哦了一声,将车子停在古城墙下的阴影里面,也没关发动机,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不动了。
  李睿柔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金蕊幽幽一叹,道:“说起来也怪我,被骂也不冤。”李睿嗯了一声,道:“说说呀。”金蕊说:“今天省政府副秘书长隗安槐跟省卫生厅长郭德林来咱们市里调研医改工作,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老板代表市政府宴请他们,让我座陪。我给他们端茶倒酒的忙了一阵,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给走神了……”李睿问道:“走神了又怎样?难道李婧就因为这个骂你?”
  金蕊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我还没说完呢……我正走神呢,就见隗秘书长拿着一根小黄瓜冲我递过来。我还以为他是递给我吃呢,当时那个受宠若惊啊,就没法说了,赶忙站起身去接黄瓜,嘴里连说谢谢、谢谢秘书长……”李睿笑道:“估计姓隗的老色郎是见你长得俊俏,所以故意戏弄你。”金蕊叹道:“哪儿啊,你想差了,我也想差了。你听我说完啊……我不是去接他手里的黄瓜了嘛,谁知道他又给缩回去了,然后半开玩笑半批评的跟我说,‘谢啥呀,我是让你把你面前的酱碟子端过来’。你说他有多讨厌吧,你想要酱碟子你直说不得了嘛,非得让我猜,还故意给我一个很容易误会的动作,唉!”

  李睿闻言有些气愤,道:“堂堂的省政府副秘书长,竟然跟你开这种无聊玩笑?他跟你很熟吗?”金蕊愤愤地说:“熟什么呀熟,头回见面。我当时别提多尴尬了,闹了个大红脸,赶紧把酱碟子递过去给他,坐下的时候就瞧见我老板在瞪我。可是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我走神了是有责任,可他隗安槐更可恶啊,你说他多说一句话会死啊?他就不说,明显是故意让我出糗。”李睿说:“然后你老板就因为这事骂你了?”金蕊气呼呼的说:“她本来就看我不顺眼,这回给她逮着机会,当然要狠狠批评我一顿啦。等回到办公室,就按住我好一顿骂。”

  李睿道:“你受委屈了,唉,说起来你也是命不好,怎么跟了这么一个恶心领导呢?我看她完全没把你当秘书看,而是当成了下人、奴隶。从这件小事上就能看出她对你冷酷苛刻、无情无义的态度,也就怪不得关键时刻她可以牺牲你来换取她的个人利益。”金蕊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道:“要是因为我工作没做好,她骂我,我还服气;可是因为这种事骂我,我就太委屈了。我好郁闷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李睿想了想,道:“摆在你面前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是继续给她当秘书,不过要继续忍受这个死女人;另外一条路,那就是不给她当秘书……”

  金蕊截口说:“不给她当秘书……你意思是让我主动辞去秘书职务?那样会不会得罪她?”李睿叹了口气,道:“难说。”金蕊点头说:“肯定会得罪她的,她也肯定会报复我的,要么会不放我走,要么放我走但是以后给我小鞋穿。唉,只要我在市政府办公厅,总归逃不开她。”李睿道:“你可以申请外调啊,走走关系,回高开区任职。”金蕊沉默不语。李睿想着李婧那美艳大气的面庞,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乖张无情的领导。

  过了一会儿,金蕊幽幽的说:“我回去再想想吧,实在不行,就只能忍了。被她骂两句,也不会少块肉,对不对?”李睿点头道:“嗯,你回去再考虑下吧。要我说,你虽然总是被骂,但既然她没提过换你,那你就继续凑合着干。你不可能给她当一辈子秘书的,这段时间就当做人生的历练了。到时候等你级别上来了,或者她要外调了,你就解放了。”金蕊歉意的说:“你看我这……大晚上的找你诉苦,也弄得你心情不好了,对不起你呢。”李睿佯怒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跟师傅还说这种外道话?屁股找打吗?”金蕊嘻嘻笑道:“算我说错了还不行嘛,我收回。”

  李睿感慨的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你师姐日子也不好过呢。”金蕊好奇的说:“她怎么了呀?她工作中也有不顺心的事儿吗?”李睿点头道:“我今天回水利局办事,瞧见她了。她跟我诉苦,说顶头上司局办主任总是骚扰她戏弄她,还对她动手动脚。唉,要不说呢,女人,尤其是美女,在官场很难生存啊。”金蕊蹙眉道:“她比我还惨呀。那怎么办?”李睿道:“我找那个局办主任呆了会儿,旁敲侧击的,把话给他说清楚了。估计他以后会有所收敛吧。”金蕊点头道:“你现在是咱们市里边的大人物,说话管用,他会听的,也不敢不听。”

  两人就在车里闲聊起来,一直聊到九点半。
  李睿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你该回家了吧?”金蕊道:“不着急,回去也没事。好容易逮着你,就跟你多聊会儿,呵呵。”李睿笑着伸了个懒腰,道:“说的好像见我一面很难似的。”金蕊嗔道:“本来就难呀,你可是在市委书记跟前当差,比我还忙呢,抓到你真的很难。”李睿道:“胡说,我再忙也得顾徒弟啊。只要徒弟想见我,我就是没时间也要抽出时间来。”
  金蕊笑了笑,不知道从哪摸出一罐口香糖,从里面摸出一粒,递给了他。李睿接到手里后直接送到嘴里,咀嚼两下,一股哈密瓜的甜香味扑进鼻腔与肺腑,当真是沁人心脾,令人心肺为之一爽。金蕊自己也吃了一粒。师徒俩暂时都没说话,就靠在座椅里面咀嚼口香糖。
  过了会儿,李睿但觉左手一热,被一只柔荑覆上了,不用拿眼去瞧,也知道是旁边座位上的小徒弟抓过来的,心头一跳,就忘了咀嚼口香糖,定了定神,才侧头看去。金蕊正望着他。车里虽然没开灯,但是仪表盘与各种按钮的夜光系统都在亮着,因此车内并不是太黑。两人看着彼此,可以看得到对方的眼神与表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