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0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5-02 21:05:00
  更新线-----------------
  出了赌房,马人圭便往第三层尽头走去——那边,全都是居住的房屋。
  马人圭似乎是知道身后有人跟着,走的极快。
  老爹则似乎是不怕被他知道,也不躲避,只亦步亦趋的紧紧跟着。
  走到尽头,拐进居住区,马人圭快速走进一间屋前,伸手推门入内,我和老爹、叔父刚走到门前,一只手忽然伸了出来,屈指如钩,直去老爹双目!
  正是马人圭!
  老爹也伸出手来,一把攥住马人圭的腕子,推着马人圭进入房中,我和叔父也连忙跟进,把门掩上。
  马人圭使劲挣扎,脸上渐渐现出黑气,青筋暴起,却也不能从老爹手中挣脱。

  老爹轻轻把马人圭的腕子按下,瞥了他一眼,道:“你的左臂断了?”
  马人圭不说话。
  老爹把手一松,马人圭往后退了两步,喘息了几声,才说出话来,道:“你是谁!?跟着我干什么?!”
  叔父站到马人圭面前,道:“马人圭,还认得我么!?”

  马人圭盯着叔父,半天,脸上渐渐现出惊讶的表情,眼神中一抹复杂的神色闪掠过去,迟疑道:“你,你是琪翁?”
  “是我!”叔父冷冷道:“难得你还记得我!”
  马人圭面色涨红,道:“琪翁是在下的救命恩人,在下如何敢忘!”
  日期:2016-05-02 21:05:00
  叔父伸手指着老爹,说:“这是我大哥,麻衣陈家的族长。”

  马人圭吃了一惊,道:“是神断先生?!”
  老爹点头,道:“神断愧不敢当,久仰鸡王大名。”
  马人圭道:“怪不得我在您手中毫无还手之力!”
  老爹道:“受让了。”伸手指指我,道:“这是我的大儿子,陈弘道。”
  我冲马人圭拱拱手,道:“马先生,一直听叔父说您的大名,久仰!”
  马人圭道:“不敢当。”回头又问我叔父,道:“你们怎么也会到了赌城?”
  叔父道:“我正想问你呢,你不好好在开封城中做你的鸡王,来到这种鬼地方,变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做什么?!”
  马人圭叹息了一声,道:“说来话长,我也是有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叔父瞥了马人圭一眼左臂,道:“你的胳膊怎么断了一只?”
  我也看向马人圭的左臂,见那里袖子空荡荡的,又想起来马人圭果然一直是只用一条胳膊,竟真是断臂。
  只听马人圭苦笑道:“这只胳膊是我自愿斩断的。”
  叔父道:“是有人逼迫你么?”

  马人圭摇头道:“没有。确实是我心甘情愿,而且自己动手斩断的。”
  叔父道:“那你为啥斩断自己的胳膊?”
  马人圭道:“为了换一只斗鸡。”
  日期:2016-05-02 21:07:00
  我和叔父、老爹尽皆吃惊,叔父道:“就是刚才你那只杀王?”
  马人圭诧异道:“你们刚才也在赌房?”

  叔父道:“我们一直在赌房,不但看见你斗鸡,还看见你杀人!你啥时候学的这么残忍?杀便杀了,为啥用那么恶心人的法子?!还有,你那斗鸡,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咋还会吃人?!”
  老爹也道:“马先生的斗鸡之上,有股尸气,那不是寻常的斗**?”
  马人圭道:“神断先生好眼力。那只杀王,是在坟地里养出来的,而且是那种没有坟头的坟地——乱葬岗、万尸坑!”
  我浑身一栗,只听那马人圭继续说道:“以死气滋养鸡神,以尸虫填补鸡腹,人肉为佐馔,人血为渴饮,蓄养百鸡,挑逗其相互残杀,百中存十,十中存一,三年方成。养成这鸡,貌不惊人,呆若木鸡,死气沉沉,可它却是天下间最阴毒的斗鸡!”
  日期:2016-05-02 21:07:00
  老爹和叔父面面相觑,我既感觉可怖,又感觉匪夷所思。

  叔父问道:“这斗鸡是你用你那胳膊换来的?”
  马人圭点了点头。
  叔父道:“一条胳膊换一只斗鸡,一只斗鸡赢一场比赛,值么?”
  马人圭道:“值,我就是要赢纪大!当初如果不是他赢了我,我——嗐,不说了,反正其人已死,我大仇得报,心中宽慰的很。况且,我舍掉一条胳膊,也不单单是只得到了这一只斗鸡。”
  叔父道:“那你还得到了啥好处?”
  马人圭欲言又止,瞥了叔父一眼,道:“琪翁和神断先生父子来到赌城,是为了什么?”
  叔父正要回答,老爹抢先说道:“我们也是听外人言道,开封地下有个赌城,心生好奇,所以就来看看。”

  马人圭狐疑道:“是听谁说的?”
  老爹道:“是大相国寺里的空山大师说的。”
  “空山?”马人圭思索片刻,“嗯”了一声,道:“他知道赌城倒是不足为奇,不过他好像没有来过……”
  老爹似乎是怕马人圭深问,便又反问道:“马先生当初用胳膊换杀王的时候,就知道那杀王一定能赢得了火天王么?”

  马人圭的嘴角浮起一丝怪笑,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没有比我更了解斗鸡的了。”
  老爹眉头一挑:“哦?”
  日期:2016-05-02 21:07:00
  马人圭道:“当初纪大赢我的时候,用的就是火天王,而我用的斗鸡则是我在伙房中豢养一年之久的‘残血’,至猛至烈,却被火天王活活殴死!后来,有人告诉我,火天王是在砖窑里以鸡肉、鸡血喂养喂出来的,砖窑里久经烈火淬炼,最是阳盛刚烈之地,在那里饲养斗鸡,一旦养成,也必定是性如烈火,嗜杀如命,一般的斗鸡,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所以,我知道,火天王比残血更猛,更烈,是斗鸡中至阳的鸡,如果想要击败它,必须以极阴克至阳!而杀王,恰巧就是这样的鸡。”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是真知灼见。”老爹点点头,道:“不过,小可好奇,是谁告诉马先生,火天王的出处来历呢?”
  马人圭脸色稍微有些变了,勉强笑道:“神断先生难道也要斗鸡?”
  老爹摇头,道:“小可不谙此道。”
  马人圭道:“那神断先生问这个做什么?”

  老爹忽而一笑,道:“为了救马先生。”
  “救我?”马人圭一惊,道:“我怎么了?”
  老爹道:“请问马先生,纪大的火天王是从哪里来的?是他自己养的,还是别人给他的?”
  马人圭愣了愣,道:“这我倒是不知道。”
  日期:2016-05-02 21:08:00
  老爹道:“马先生是此道中的魁首,从前就从未见过纪大,知道纪大么?”

  马人圭摇头,道:“从来没有。”
  老爹道:“一上来就能拿出火天王的人,一出场就能击败鸡王的人,鸡王居然不知道,呵呵……”老爹笑了起来。
  马人圭皱眉道:“神断先生到底想说什么?”
  老爹道:“我想说的是,纪大能击败马先生,和马先生能击败纪大是一个原因。那就是,有人把你的底细告知了纪大,还把火天王给了他,而且,这个人也就是帮你的那个人。”
  马人圭吃了一惊,脸色陡变,道:“这是为什么?”
  老爹道:“因为这人想要你输,想要你输了以后,拿自己的胳膊去换杀王。而这人也想要纪大输,纪大输了以后,也可以拿自己的一样东西去换新的斗鸡。”

  马人圭道:“纪大已经死了。”
  老爹道:“所以,纪大的代价是自己的命。下一次与你赌的,便是另一个纪大。”
  马人圭脸色大变。
  我脑海中一闪念过,不禁脱口而出:“极乐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