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9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满哥来了……”正当方逸把位置让出来的时候,一抬头却是看到满军满头大汗的从外面挤了进来。
  “满哥,吃完了?”胖子嬉皮笑脸的递了一根烟过去,三炮则是拿起打火机在满军嘴边打着了火,两人均是一副狗腿子的架势。
  “你们几个小子,还在摆摊呢?”
  原本一肚子火的满军得到这种高规格服务,那是有火也发布出来了,苦笑了一声,说道:“这摊先收了吧,晚上方逸跟我去趟古处长的家,咱们把这事儿给他解释一下……”

  “凭什么啊?我们又没做错什么……”
  方逸还没说话,胖子先是嚷嚷了起来,算上方逸刚才卖出去的那两串珠子,今儿一天他们就卖了八九百块钱的东西,即使去掉要还给满军的本钱,那还能净赚四五百呢,可是胖子以前一个月工资的一半了。
  而且这会问价的人还不少,如果再能成交几单的话,那说不定今儿一天就能赚个千把块钱,所以胖子哪里舍得现在就收摊走人啊。
  “胖子,你先听满哥的话,我慢慢给你解释……”
  满军哭笑不得的看着撸胳膊卷袖子的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那几个人和古处长有点关系,你们将他们给送进局子里,古处长还能让你们继续在这里摆摊?”
  古处长和那群人有瓜葛的事情,古玩市场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不过以前他们也只是风闻,毕竟谁也没证据,这事儿是不会挑到明面上去说的。

  但是今儿出事的时候,满军正和古处长在喝酒,他见到古处长接到那个电话后,竟然差点和满军翻了脸,直接就说要将方逸这些扰乱古玩市场治安的人给赶出市场,不能再让他们继续经营下去了。
  而且古处长当时这酒就不喝了,他让二刘去市场询问事情经过的同时,自己居然去了派出所,将满军一人留在了饭店。
  见到这一幕,满军哪里还会不明白,以前的那些传闻肯定都是真的,古处长要是没在疤哥那里拿好处,现在绝对不会如此上心的,是以结完账之后,满军就连忙赶回了市场。
  满军虽然是市场的老人了,人脉也挺广,但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他终究只是个商户,如果古处长今儿执意要赶走方逸他们的话,满军那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所以按照满军的想法,就是先让方逸他们收了摊子,然后等到古处长下班之后,直接去古处长家里送上一份厚礼,以满军对古处长的了解,这事儿基本上就能解决了。
  “满哥,古处长可是收了咱们的钱啊……”听到满军的话后,胖子吃惊的张开了嘴巴,而一旁的方逸,也明白了自己心里不安的原因了。
  “哎,这事儿怨我,早知道让他开收据了……”
  满军闻言拍了一记自己的光头,要是有收据的话,古处长未必就会直接赶人,而是会以扰乱市场治安的名义对方逸他们进行处罚,但偏偏自己交代方逸没让古处长开收据,这也就是将刀把子放在古处长的手心里了。
  “满哥,这摊子不能收……”方逸右手在摊位的玻璃上一拂,漫不经心的将三个铜钱给收入到了掌心里。
  “为什么?”满军不解的问道,他以为胖子他们哥三个里面,方逸是最明白事理的,没想到自己把话说透之后,方逸反而是第一个反对的。
  “满哥,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算是古处长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
  方逸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这话并非是无的放矢,而是刚才悄悄的起了一卦,那三枚不起眼的铜钱显示出来的卦象却是水山蹇,坎上艮下,正是易经走的第三十九卦。
  蹇卦,象征陷入困境,难以前进,面对这种情况,利于向西南行动,不利于向东北行动,此时利于出现大人物,只要能够坚守正道,始终如一,就一定可以获得吉祥。
  而此时方逸他们所处的位置,就是西南方向,也就是说,只要固守在这里不动,今儿就会得遇贵人,除了方逸不想再麻烦满军出钱出力之外,这一卦也是方逸不愿离开的底气所在。
  “他是不能把你们怎么样,但是能让你们离开市场……”
  听到方逸的话,满军不知道是该说他傻还是该说他天真,作为这个古玩市场管理处实际上的一把手,找个理由打发一个像方逸他们这样的小摊贩,对于古处长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个事。
  “方逸,要不然咱们听满哥的?往后退一步?”胖子从满军脸上看出了失态的严重性,言语间变得迟疑了起来。
  “胖子,打架的时候没见你往后退啊……”方逸笑了笑,说道:“没事,你们就听我的,今儿哪里也不去,看看那位古处长能把咱们怎么样?”
  方逸很少卜卦,这是因为卜卦是在测天机,而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并非是随便说说的,就像是古人往往只会在出远门的时候预测一下吉凶,天机泄露的多了,会给自己招来灾祸。
  方逸占卜问卦的传承得自老道士,和民间所传的麻衣神相略有不同,受到的天机反噬也会稍微弱一些,而且这一卦不为钱财只问吉凶,对自己的影响倒不是很大,只不过贵人是谁,他却是没那本事占卜出来了。

  “逸哥儿,有什么说法?”见到方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胖子眼睛一亮,用胳膊肘捅了下方逸,低声问道,一旁的三炮也是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从小挂着屁股帘儿一起长大,胖子和三炮可谓是对方逸知之甚深,他们知道,方逸虽然之前和这个社会脱节很严重,还当了十多年的小道士,但做事情向来都是谋而后动,很少去做鲁莽出格的事。
  “哪里有什么说法啊……”
  方逸嘿嘿一笑,却是把右手露了出来,只见三枚被磨的有点发亮的铜钱,在他的五根手指之间回旋转动,方逸的手指就像是一块磁铁一般,不管那铜钱怎么转,都无法脱离开方逸的手指。
  “嗯?起卦了?”
  看见这几枚铜钱,胖子和三炮顿时松了一口气,当年他们村子里无论是丢了什么牲口,只要那老道士起上一卦,就算是牲口摔死在山涧都能找得到,而方逸虽然很少算卦,但却是得到了老道士的真传。
  “你们几个小子搞什么啊?”看到方逸等人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满军不禁有些恼了,要是他们哥几个真的当面被古处长赶出市场,他老满的面子也没地放啊。
  “满哥,你不用担心……”三炮指了指方逸的右手,说道:“他鬼门道多着呢,既然他这么说了,就不会有事的……”
  “靠,方逸你小子会变戏法啊?”
  顺着三炮手指的方向,满军也看到了方逸右手的动作,不由是看直了眼,三枚小小的铜钱简直被方逸给玩出花来了,看的满军眼花缭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